夜色,微凉。

公孙窒的尸体已僵。

几道身影迅闪过,正是奚九夜身旁的北境十三骑。

“神尊,为何要杀了此人?”

公孙窒虽是神界叛徒,可并非是北境的叛徒,他又是方仙座下的徒,这样的人留下,还有其的用处。

“想杀便杀了。”

奚九夜似是懒得解释。

“那,黄泉代表队的队长?”

“多事!”

十三骑于是不再问。

他们是奚九夜最忠心的护卫,不该听时,他们就是聋子,不该看时,他们就是瞎子。

所以,今夜神尊大人的反常,他们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公孙窒的尸体,被丢弃在了野外。

用不了多久,连他的尸骨都会消失。

公孙窒到死都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的坦白,害死了他自己。

他一死,这世上就再无人知道九州鼎片的事,也没有人知道,叶凌月的手中很有几块鼎片。

奚九夜说不清,杀了公孙窒,到底是为了保守九州鼎的秘密,亦或者是保守她的秘密。

在奚九夜看来,即便是要对付那地煞女君主,也是他与她的事,由不得第三人插手,公孙窒哪怕仅仅是提议,也不行。

“周围有神界的人出没,去查查。”

奚九夜沉吟道。

就在方才,他隐约感觉到有神力的波动。

那波动,一度很激烈,可就在叶凌月摆脱她的神力禁制时,那波动又消失了。

对方,也不知是冲着他来的,还是也来寻找九洲鼎的。

北境十三骑众人大惊,他们竟是一点都没有现,当即领命离开。

奚九夜也身影一骋,返回金家的营地。

三界鹰出了一阵急促的叫声,拦在了自家主人的身前,它不安地瞅瞅紫堂宿。

紫堂宿恍若天人的脸上,在夜色中,犹如完美的无瑕白壁,可方才那一颗,他的脸上,分明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

那双鲜少兴起波澜的眸里,清晰可见怒色。

就在方才,奚九夜要欺上叶凌月的唇时,紫堂宿险些出手。

什么誓约不可破,什么逆天不可行行,在那一刻,全都是成了屁话。

他想杀了奚九夜。

哪怕那人是神界神尊,哪怕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那人是天赐神体。

那个男人,生来就是宝贝徒弟的梦靥。

可又是徒弟浴火重生的关键,即便早就知道如此,可紫堂宿依旧无法忍受。

他只知道,在自家徒弟的眼中,看到了抵抗和愤怒。

她一受委屈,他的心,乱如麻。

好在,徒弟没有让他失望。

但是,他依旧是泄露了一丝丝的神力波动,那男人已经现了。

紫堂宿深知,他不能太过靠近,可是……

紫堂宿望了眼天空,漆黑的苍穹上,似有什么东西,越迫越近。

罢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身影一瞬,紫堂宿和三界鹰都消失了。

悉悉索索--

一阵响声。

从营帐的另外一个方向传来。

“我说傻大个,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光子和秦小川朝着营帐的方向走了过来。

秦小川死猪不怕开水烫,对于光子的呵斥,他只是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在意。

两人同一组巡逻,光子四处看不到叶凌月,就来找找。

“怎么没人,光子,你是不是看错了,六弟妹还没回来?”

秦小川看看空旷的四周。

秦小川没有留意到,光子的眉头,蹙了蹙。

他那双狐狸眸,机敏地在四周扫了一圈。

尽管血迹和尸体早已被处理过了,可是光子还是敏锐地嗅到了鲜血的气味。

难道说,阿姐遇到了什么事?

“周围都巡逻过了,也没什么可疑的,我们不如在营帐里守着。”

秦小川担心光子累着。

哪知光子根本不听他说话,顾自就往篝火的另一边走去。

“光子,你要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去。”秦小川困惑着。

“解手,你也要跟着不成?”

光子没好气着,撇下了秦小川。

“那你可要小心了,要是有事,尽管出声。”秦小川的声音还在后头回荡。

一离开了营地的范围,光子就快移动了起来。

他不擅长武,可自小在浮屠天修炼,经常外出到险峻的地势采药,身法比一般人要好许多。

循着空气中极其微弱的血的味道,光子找到了公孙窒的尸体。

看到了尸体不是阿姐时,光子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光子一直提心吊胆。

虽然阿姐已经改变了容貌,可是光子依旧担心,奚九夜会认出她来。

若是奚九夜认出了阿姐,必定不会放过阿姐。

万幸的事,奚九夜还没有认出阿姐。

只是,光子记得,这死尸原本是金家代表队的随队方士,怎么会被奚九夜杀了。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公孙窒和奚九夜为何会出现在他们的营地附近。

“这时候暗卫不在身边,还真是麻烦。”

光子嘟囔了一句。

自打离开了森罗万象城后,考虑到奚九夜的缘故,为了防止暗卫被现,光子只能是让自己的暗卫全部先到九州大本营那等待自己。

这样一来,光子就没法子知道,方才营地里到底了什么。

光子探了探公孙窒的脉搏,现公孙窒全身筋脉骨头全无。

这分明就是奚九夜亲自下的手。

人族武者下手,最多只能让人筋脉尽断,可奚九夜的神力,可以让人浑身的筋脉和骨骼震成了粉末,瞬间就能致命。

即便是光子出手,也没法子救治。

除此之外,光子也找不到其他的线索了。

光子正欲起身,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声响。

有人?

光子警觉。

方才,光子循着血腥味招来,不知不觉已经偏离了正常的路线,这时候他落脚的地方,距离黄泉代表队的营帐已经很远了。

只是稍作迟疑,光子就迅藏到了一旁。

“可都布置妥当了?”

“启禀妖王大人,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妖王?

光子吃了一惊,他循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只见黑暗之宗,有多名妖族战士,为的却是一名形貌奇特,长者金角的妖族强者。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