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冲开了他的神力禁制。

奚九夜一双鹰眸里阴云密布。

虽没有用全力,但他布下的神力禁制,他很清楚,就算是人族大神通境的强者,遇上了也不可能挣脱得了。

这是第三次了。

这个女人,第三次出了他的掌控。

指尖,还残存着触碰女人肌肤时,良好的手感,就像是上好的绸缎,让人流连忘返。

方才,差一点点,就尝到了她的滋味了。

他是疯了嘛,居然要去吻一个对自己感到厌恶的女人。

他有过女人,并不是初涉风月的毛头小子。

可对那些女人,他只有生理上的欲望,却从未碰触过她们的唇。

就算是他放在了心尖上的兰儿,他也从来只是浅尝即止,从未真正与她唇齿相依过。

可就在方才,他却恨不得,入侵那女人的唇,让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自己的气味。

若是方才他真的吻下了,尝到了她的滋味,那怕是万劫不复,怎么也不肯放手了。

那种暴戾的,近乎淹没理智的疯狂冲动,连奚九夜自己的把控不住。

他明明一次次的告诫自己,不该对那女人一味的忍让。

可一次次的,他都下不了手。

他心悸着,这个完全陌生的自己。

“奚大人,谢谢你救了小的。”

背后,被奚九夜救下了性命的公孙窒瑟缩着走上前来。

他方才也是吓傻了,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窥探。

他只知道,奚九夜背对着他,与那黄泉代表队的队长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但总觉得,两人的气氛很是怪异。

像是情人,又像是仇人。

可不等公孙窒反应过来,就见奚九夜铁青着脸退到一边,而那黄泉代表队的队长迅离开。

奚九夜如梦初醒,这才记起,身后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你是神界中人?”

叶凌月现了公孙窒的不同寻常之处,奚九夜也现了。

只是一句话,公孙窒就吓得腿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奚九夜的面前。

“大人……您您是?”

公孙窒再看眼前这位,才现,此人身上气息飘渺悠长,那一身气度,根本不是寻常人族身上可以具有的。

公孙窒也知今日是遇到了个厉害的主了,哪敢再瞒,竹筒倒豆子全都抖了出来,就连九洲鼎的事,也没有隐瞒。

奚九夜听罢,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来到人界数月,一直在努力寻找九洲鼎和鸿蒙方仙的下落,一直没有消息,他早前还以为是自己找错了方向,哪知道,九洲鼎竟已经四分五裂,化为了九块。

难怪他没有半点线索。

只是如此一来,他想用九州鼎炼制新的神域的计划,不就落空了。

一个鼎已经很不好找了,如今又化为了九块碎片,在偌大的一个九洲,根本无从下手。

在森罗万象城时,他收到了兰楚楚的来信。

这是两人那一次吵闹之后,兰楚楚写来的第一封信。

信上,她情意绵绵,细说着自己和肚子里的骨肉的点点滴滴,还提起了小时候,在古村落时,她与他患难与共的场景,只字不再提早前的不快。

奚九夜看了,不免有些愧疚。

他那阵子,因为神丹之事,与兰楚楚闹不快。

她虽有些小性子,但一直善解人意,如今又身怀六甲,再过月余,她就要临盆了,那是他与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北境的第一个继承人。

他是该回去的。

只是,九州鼎破碎,北境的艰难处境就无从改善。

兰楚楚和她的孩子,都必须在寒冷的北境生活,夜凌光那小子更不会把掠走的十万记神民还回来。

眼看九洲鼎寻找无望,奚九夜面色森冷,周身的气息更加凛冽。

但他还没有完全绝望。

九洲鼎乃是方仙实鼎,这种鼎,大多吸收天地灵气,已经有了灵识。

只要能找到九块碎片,再找了神界八大扛鼎方仙级别的存在出手,九洲鼎依旧又恢复如初的可能性。

“照你所说,你身上也有九洲鼎的碎片?”

“不瞒大人,小的和小的师妹身上,原本各有半块鼎基碎片,可是……可是如今都被黄泉代表队那个队长给抢走了。”

公孙窒提起了叶凌月,一脸的咬牙切齿。

他再看看奚九夜的脸色,心知此人必定也是为了九洲鼎而来,公孙窒顿生了一计。

“大人,你救了小的一命,小的感激不尽。我你对九洲鼎也有兴趣?那可是神器级别的神鼎,造化通天。方才那女人,身上不仅有鼎基,应该还有其他的九洲鼎片。”

公孙窒事后回想,叶凌月的鼎息太强了,这绝不是一块鼎片可以达到的,所以他料定了,叶凌月身上一定还有很多其他的鼎片。

既是他自己没法子从叶凌月的手中抢到,他就想利用奚九夜去找。

“哦?她身上有多快鼎片?除了黄泉代表队的队长,你还知道其他鼎片的下落嘛?”

奚九夜淡然问道。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叶凌月能够一次次从他手下逃脱了。

虽是没和鸿蒙方仙打过交道,可对方终归是差一点就成为神界扛鼎方仙的人物。

神界八大扛鼎方仙,虽没有位列神尊,但无一不是素手乾坤,翻云覆雨之辈,听说就连四大神帝,都要避讳几分。

公孙窒听奚九夜如此一问,迟疑了下。

可一想到对方已经识破自己的身份,叶凌月又时时刻刻可能杀了他灭口,公孙窒明白,眼下至于眼前这一位,才能庇护他。

没准,这位大人心情一好,还可以带着自己返回神界。

“大人,据小的所知,在古九洲世外天唐家的手中,也有一块鼎片。不过,那具体是什么鼎片,小的就不知道了。小的知道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

公孙窒献媚道。

“唐家?”

奚九夜沉吟了下。

“不错,就是唐家,大人,我看唐天琪那小妞对大人钟情的很,大人只需要稍微给点好脸色,没准她就会告诉大人唐家鼎片的下落了。”公孙窒自作聪明道。

“很好,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上路了。”

公孙窒一愣,忽觉一股元力没顶而来,他还未来得及反抗,身子就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神界叛徒,死不足惜。”

奚九夜冷笑了声。

~三天的大爆结束了,大家还满意不,两个月的稿子全部光了,已经累得不想动弹了,大芙明天开始,终于可以踏实地去睡觉了。还是那句老话,今天支持下正版订阅、投下票,有余力的打赏下,这本书不定还有下次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