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角蛇的破坏力惊人,公孙窒浑身的骨头,被角蛇一点点碾碎,他能感到,自己体内的生机正在一点点流失。

就当他绝望之时,身后的某个方向,噗的一声,有一道金光射来,正刺入了黑色角蛇的“七寸”上。

黑色角蛇痛嘶了一声,松开了公孙窒,迅游回到了叶凌月的身侧。

夜色之下,一个高大的人影缓缓踱了出来。

看到了来人,叶凌月惊了惊。

公孙窒大口喘着气,见了来人,如见了救命稻草,狗爬般爬了过去,连声求道。

“奚大人,快,快救救我,这老妖婆要杀我。”

公孙窒也现了,和叶凌月的鼎息比起来,自己的阎罗之息简直是沧海一粟,根本不算什么。

这女人,一定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他和师妹用了数百年的时间,才修炼出来的那么一点点鼎息。

奚九夜看也不看公孙窒。

在他的眼中,公孙窒的性命,连蝼蚁都不如。

他的目光,落在了叶凌月的身旁,黑色角蛇虽被奚九夜所伤,却没有立刻溃散开,而是冲着奚九夜愤怒地嘶鸣着。

这是什么怪物?不是妖兽,也是灵兽,身上挟带着一股不容小觑的威力。。

看到了奚九夜,叶凌月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你没有中毒。”

叶凌月也不知道,奚九夜到底在暗处看了多久,她和公孙窒的话,奚九夜又听取了多少。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奚九夜根本没有中赤蝎火的毒!

昨夜,她亲眼看着奚九夜吃下了那些烤肉,却不知道,奚九夜乃是天赐身体。

所谓天赐身体,乃是诸神庇护,百毒不侵,哪怕是赤蝎火也不例外。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叶凌月没想到,素来都是充当黄雀角色的自己,会成了别人手下的螳螂。

“让开。”

叶凌月冷声喝道。

“他是金家代表队的的人,由不得你说杀就杀。”

他说罢,身影一骋,眨眼之间,暴掠而来,手法凌厉,嘭的一声,一掌震碎了叶凌月身旁的黑色角蛇。

叶凌月正欲抬手,这一次奚九夜却是没有给她半分机会。

她浑身一僵,只觉得身子如坠冰窖。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奚九夜的指掐在了叶凌月的脖颈间,冰冷有力。

想起了昨夜,这女人利用赤蝎火来害他。

奚九夜的心底,就腾起了滔天的怒气。

没有人,在两次冒犯了他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就算是压制了实力,他依旧是神尊。

在了神的面前的,人就是尘芥。

奚九夜的手指碰触到了少女细腻的皮肤,手微微一顿。

奚九夜凝视着叶凌月的脸蛋,那双眼,愤恨仇视的眼,让他的心头生出了异样来。

“真像。”奚九夜低喃着,不知是在和叶凌月说,还是自言自语。

原本掐紧的手,不由松了几分,轻柔地从叶凌月的脖颈上,移到了她的脸上,那动作像极了情人之间的爱抚。

叶凌月面色一变,奚九夜的手指,一寸寸往上移,可她的身子却依旧不能动弹,他身上的元力,就如吐丝的蚕将她困得死死的。

头疼得厉害,奚九夜每一次轻轻的碰触,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却犹如重击一般,重重敲在了她的头上。

脑子像是要炸开般,痛得厉害。

一个一个的片段,划过了叶凌月的脑海。

“奚九夜,兰楚楚,上穷碧落,我夜凌月绝不会放过你。”

女人恨之入骨的声音,不断地回荡着。

那女人是谁……到底是谁?

影像越来越模糊,头疼正在往全身蔓延开,叶凌月只知道,这

奚九夜没有现叶凌月的异常。

他的手最终停在了叶凌月的唇上,他的脸已经近在咫尺,近到他已经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你在怕我?”

奚九夜凝视着她的眼。

“不要碰我,我嫌脏!”

叶凌月头疼欲裂。

她只知道,奚九夜每次一碰触她,她就如刀剐般很是难受。

奚九夜身子一僵,心底的怒意更盛,嘴角掀起了一抹残酷的笑来。

“嫌我脏?那个叫做帝莘的男人就不脏?我今晚还就要把他碰过的每一处地方都碰上一遍,我倒是要看看,谁更脏?”

奚九夜的目光,落到了叶凌月的唇上。

仔细一看,现这女人,不仅一双眼美,唇色亦很红润。

不似唐天琪洪明月那样喜欢用胭脂水粉涂抹,这女人的唇色,就如三月蔷薇,不点儿朱,红艳欲滴,反倒更加可口。

女人的身形比他矮了不少,他索性俯下身来,一点点靠近。

见到了她眼底终于有了惊慌,心底,眼中报复般的快感腾了起来。

奚九夜那雕刻般的脸,越来越近。

叶凌月的背后,冷汗涔涔。

她宁可被狗啃一口,也不愿这男人碰她。

体内,天地之力疯狂地涌动着,试图冲破奚九夜的元力对自己身体的束缚。

可是每一次,都是徒劳。

又是这种该死的挫败感,实力上的差距。

脑海中,瞬息万变。

进入鸿蒙天?

可如此一来,鸿蒙天的秘密很可能被窥破。

还是……帝莘……我该怎么办?

“主人!快,将鼎基碎片吸入乾鼎内。”

千钧一之际,叶凌月听到了鼎灵的声音。

叶凌月猛地想了起来,那两块二分之一的鼎基碎片。

碎裂的鼎基碎片一下子被她吸入了乾鼎内。

在鼎基碎片被吸入乾鼎的一瞬间,叶凌月只觉得掌心内,一下子滚烫了起来。

白色的鼎息一下子浓郁了起来,冲入了她的体内,原本用天地之力也没法子冲破的神力桎梏,就如被洪水冲垮的堤防,一下子垮塌下来。

而此时,奚九夜的唇就要落到了她的唇上!

叶凌月想也不想,一脚狠狠地蹿向了奚九夜的下身。

奚九夜神情骤变,身下一闪,人已经狼狈地躲闪开。

就算他是天赐神体,可也不是每个部位都是金刚不坏的,这一脚下去,他不断子绝孙才怪。

“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叶凌月啐了一口,趁着奚九夜不留神时,身影一逝,闪入了夜色中。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