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森罗万象城,才行了不到一里路。

“站住,把洛书山河图交出来。”

唐家和金家两只代表队的人,拦在了黄泉代表队的前头,唐天琪走了出来。

“唐天琪,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天颂怒目而视。

“唐天颂,你算什么东西,我在和你们的队长说话,小心我让宋大人收拾了你。”

唐天琪轻蔑道。

她可不怕唐天颂,等到她到了九州大本营,第一个就让二哥收拾了唐天颂。

“唐大哥,你先退下。”

叶凌月看了眼唐天琪身后,虎视眈眈的那名大神通境强者。

“你想要保管洛书山河图?”

叶凌月看看唐天琪,再看看一旁的金三少。

很显然,两人早前都已经商量好了。

“除了我们唐家,谁还有这个资格。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们唐家代表队的实力是最强的,”

唐天琪仗着有大神通境强者撑腰,愈猖狂。

“你想要,那就拿去好了。”

叶凌月居然二话不说,就将洛书山河图丢给了唐天琪。

只是她丢出洛书山河图的一瞬间,悄然将一缕黑鼎息注入了进去。

黑鼎息迅融入了洛书山河图里。

唐天琪一愣,没想到叶凌月居然那么轻而易举就把画给她了。

“算你识相。”

唐天琪愈看不起叶凌月,很是宝贝地抱着洛书山河图走了。

金三少等人原本还以为有热闹可看,哪知道叶凌月居然服软,于是意兴阑珊,也各自赶路去了。

奚九夜凝视了叶凌月一眼,一语不,走在了前头,洪明月亦步亦趋,跟在了奚九夜的身旁。

“老大,你还真把图给那个讨厌的女人了?”

秦小川和黄俊不满了。

虽说这次任务是五只代表队一起护送,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手持洛书山河画的那只代表队抵达九洲大本营后,功劳一定是最大的。

没准还能得到九洲盟主的额外奖赏,将这么好的机会拱手让人,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们也认为是好机会,那为何身份地位不下于唐天琪的金三少那帮人不主动请缨?”

叶凌月可不认为,金家和唐家的关系有那么好。

她可是听说了,世外天彼此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

“功劳越大,风险也就越大,若是半路上有什么敌袭,你们觉得,当其冲的会是谁?”

叶凌月含笑,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早在上一次,她和念小邪进入洛书山河图时,她就现,洛书山河图上的封印有所松动。

森罗鬼果王吸食了念小邪的魂魄,成熟期只会提早。

此去九洲大本营至少也有十天半个月,路上会生什么,无人知晓。

这一点,和叶凌月一起闯入过地下宝库的奚九夜必定也是知道的。

所以金三少这一次,才会这般礼让唐天琪。

黄泉代表队众人,兼是一片缄默。

唐天琪得了洛书山河图之后,嫣俨然一副领的嘴脸。

一路上,她说走就走说停就停。

其余几只代表队虽有些怨言,但顾忌着唐天琪背后有那名大神通境的强者,无一人敢多说什么。

不知不觉,护送森罗鬼果王的队伍已经走了三天。

这三天里,沿途时有妖兽出没。

唐天琪总是以保护洛书山河图为由,差使其他代表队的人上前对敌,好在最厉害的妖兽也不过是的大妖巅峰级别的妖兽,根本不成气候。

除了碧玉狐的人受了点轻伤外,其余的代表队都是相安无事。

在治疗途中,叶凌月现,金家代表队的那名公孙方士的医术很是高明。

到了第四日傍晚,众人路程过半,已经到了一条叫做狮吼丘陵的地方。

“诸位,前面就是狮吼丘陵了。这地方老夫早前来过,出没一种叫做狮吼雕人的妖兽,这种妖兽,具有操控变异轮回风之力的能力,实力不容小觑,好在它们大多在白天才出没。这个时辰,狮吼雕人应该都已经归巢了。今夜大伙就辛苦一下,彻夜赶路,只要通过了这片丘陵,就安全了。”

挽云师姐早年在九洲战场时,曾经经过这一片狮吼丘陵,对此地印象很是深刻,她提议众人赶路,避开狮吼雕人。

“不行,大伙赶了一天路,都已经累了,必须休息一宿。”

唐天琪却嚷嚷着。

不就是一些雕人嘛,有多大能耐,她的队伍里可是有大神通境强者。

“唐队长,雕人擅长控制风力,尤其是它们的雕人祭司,有一定几率能召出元力风暴,那风暴的力量,很是惊人,人力很难抗衡。”

挽云师姐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你也说是一定几率。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来过狮吼丘陵。这里早前我也来过,雕人祭司是很厉害,可一千头雕人中,最多就一个祭司,整阁狮吼丘陵的雕人不过两千,而且大多分散居住,你觉得我们会背运到遇到雕人祭司?”

唐天琪抨击道。

她可是世外天唐家的人,早前也跟随父亲兄长外出历练过,自认为见识不凡。

她这几天一直赶路,一只没机会和奚大哥套近乎,这片狮吼丘陵风景优美,夜晚繁星满天,是每个少女梦寐以求的恋爱之地。

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她自然不愿意如此的美好夜晚,用来彻夜赶路了。

挽云师姐还从未被小辈这般顶撞过,面色一沉,说了句“不识好人心”后,就拂袖而去。

见唐天琪已经命人扎营休息,其余几只代表队也没了主意,最后只得是纷纷扎营。

“早晚被这女人害死。”

黄泉代表队的几人暗暗骂道。

“唐姑娘,既是要在狮吼丘陵夜宿,那在下有个要求,我要把营地驻扎到南坡。”

叶凌月看了看地势,狮吼丘陵一带,坡地众多,若是处在低谷处,视野不阔,一旦被夹击,后果不堪设想。

“谁管你驻扎在哪里。”

唐天琪没好气道。

五只代表队虽说是一起护送,可唐家和金家有心排挤黄泉代表队,一路上,都是各自驻扎营地,井水不犯河水。

叶凌月倒也是很乐意如此,免得看到一些碍眼的狗男女老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