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出去!”

赤烨一把拎起了舞悦,二话不说,把她丢了出去。

舞悦被丢出了营帐的一刹那,眼角忽然瞥见,赤烨的里袍衣襟里,露出了一个书角。

功名簿?

不等舞悦看清,她已经被丢出了赤烨的营帐,为了防止被识破,她甚至不敢用元力护体。

本以为这次又要屁(股)扎扎实实落地,摔了个七荤八素,可一落地,却半点也不疼。

舞悦正纳闷着,一件汗津津的衣服从营帐里甩了出来,盖在了她的脑袋上。

“洗干净了。”

舞悦恼火地扯下了衣物,在心底又问候了狒狒祖宗十八代,这才气鼓鼓着,抓起了那件衣服,离开了。

营帐内,赤烨也是一阵烦躁。

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居然会担心把那女人给摔坏了,运起了妖力?

也对,这女人收拾起来还算是麻利,摔坏了,谁帮他洗衣服收拾。

赤烨想了半天,才找出了一个合适的借口。

舞悦拿着那件脏衣服,回到了自己的营帐。

她住的是下人的营帐,又小又窄,但是因为是水幺幺的侍女的缘故,不用和其他妖族混在一起。

为了方便随叫随到,营帐就在水幺幺的营帐的附近。

她一进营帐,就见了水幺幺等在了里头。

舞悦心下一惊,下意识将那件脏衣服丢到了角落里。

“少族长,你怎么来了?”

水幺幺从来不来下人的地方,她今日来……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

水幺幺睨着舞悦,意图不明。

“赤烨大人的营帐里很乱,奴婢才刚收拾完。”

舞悦小声回道。

“只是收拾?小舞,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当我的侍女?”

水幺幺起了身,走到了舞悦的身旁。

她的个头比舞悦高半个头,身形也比舞悦高挑健美,站在了不敢释放元力的舞悦身旁,很有些压迫感。

舞悦心底一紧,想起了早前在侍女中听来的传闻。

少族长水幺幺虽然长得很美,可实则心如蛇蝎,尤其是对待她心仪的赤烨大人的事上。

听闻,早几日,赤烨大人在外巡查时,有几名妖族的少女多看了赤烨几眼,结果就被水幺幺暗中挖去了眼睛。

“小舞蠢笨,还请少族长教诲。”

舞悦依旧是低垂着头,只是声音微微颤抖,似乎很是害怕。

“傻丫头,你那么怕干什么,我留着你,自然是因为你为人老实,也不多嘴,手脚还很勤快。我听说了,你今天将赤烨哥哥的营帐收拾的很干净,父王的意思是,赤烨哥哥在通天部落接下来几天的衣食,都由你去伺候。”

水幺幺见了舞悦的懦弱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早前父王告诉她,要将舞悦调到赤烨的营帐下,伺候赤烨接下来的衣食住行,赤烨竟然还不反对。

最初,水幺幺还有些不开心,觉得赤烨对舞悦的态度与众不同,难不成是看上了舞悦不成。

可回头一想,她和赤烨自小一起长大,知道赤烨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胆小懦弱的女人。

况且舞悦长得虽然还算能入眼,可和妖族那些妖娆动人的女子相比,简直就是营养不良,像个小男孩似的,这样的清粥白菜,根本没法子入口,赤烨怎么会看得上眼。

没准,赤烨哥哥之所以不排斥她,就因为她看着育不好,像个小男孩的缘故。

想到了这些,水幺幺就释然了。

让她去伺候那个狂躁症红毛狒狒?

舞悦心底一沉,纠结了起来,这不就意味着她接下来的日子要如履薄冰。

但是一想到赤烨身上的那本功名簿,舞悦又动摇了。

“怎么不吭声?你不乐意?”

水幺幺见舞悦一副被吓坏了样子,更加断定了,舞悦不可能去勾引赤烨。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只是自己笨手笨脚,伺候不好赤烨大人。”

舞悦言不由衷地说道。

“你放心,赤烨哥哥虽然讨厌女人,但是人并不坏,只要你本分做事,他最多不理你罢了。”

水幺幺对赤烨再了解不过,赤烨对女人,退避三舍,连说话都懒得多说。

若是真的如此就好了。

舞悦想着方才那男人冲着自己咆哮的模样。

“明日一早,你就去赤烨哥哥营帐里伺候他的衣食住行,我这里自然有其他人照顾。另外,这瓶药,你想法子混进赤烨哥哥明日的晚膳里。”

水幺幺说罢了,递给了舞悦一瓶药。

舞悦惊了惊。

“少族长,这药是?”

“放心,这可不是毒药,而是安神补眠的药。我看赤烨哥哥这几天一直操劳奔波,听他的手下说,他夜间都睡不好。这药绝对无害,你照着我说的去做了就是了,这药无色无味,任凭谁也不会现的。事成之后,你只管离开,余下的事,由我来处理即可。”

水幺幺抿嘴笑了笑。

舞悦犹豫了下,还是接过了药,她的心底,隐隐有种不安感。

天渐渐亮了。

赤烨腾地一声,从床榻上翻身坐了起来。

脑海中,一幕幕画面闪过。

比羊乳还白皙的皮肤,女人柔软的腰肢,修长的腿如藤蔓一般勾在了他的腰上,哀求的声音犹如魔音般,让他的浑身战栗不已。

最要命的事,在他将女人狠狠地蹂躏之后,看清的那张泪水朦胧的脸,居然是……

赤烨的头疼得要命。

身下,有些异样。

赤烨低头一看,脸整个都僵了。

一滩可疑的污渍留在了床榻上。

活了几百年的赤烨,人生第一次……

“赤烨大人,你该起身了。”

那个骚扰了赤烨一整晚,让他近乎抓狂的魔音,阴魂不散的飘了过来。

舞悦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盆水。

刚一进门,就听到一阵声响,像是有人从床榻上摔下来的声音。

再仔细一看,赤烨铁青着脸,脚下都是破碎的布条,他的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滚出去!”

又是这句,舞悦也懒得与他计较,转身就往外走,临走不忘放下那盆水。

一走出营帐,又听到了一阵水盆被踢翻的声响,舞悦无奈地摇了摇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