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女人丢到我的营帐去,让她把衣服清洗干净,不洗干净,不许放出来。”

说罢,赤烨脱下了身上的外袍,甩到了舞悦的手中。

舞悦慌忙接住,赤烨身后的一名赤狱军士走了出来。

水幺幺冲着舞悦点了点头,后者忙低头乖巧装,跟着赤狱军士朝着赤烨的营帐走去。

见赤烨脱去了外袍,蜀白色的内袍,衬得他蜜蜡色的肤色更加醒目,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阳刚味。

水幺幺看得面红耳赤,一颗春心蠢蠢欲动。

“赤烨哥哥,你今日是要去视察吧,我随你一起去。”

赤烨一听,冷嗤了一声,倒是没拒绝。

“你跟得上,那就来吧。”

说罢,他长腿一跨,如风驰般向前走去。

水幺幺忙跟了上去,可是跟了没一会儿,赤烨和他的手下就走的连人影都没了。

水幺幺气得不轻,在原地狠狠地跺了跺脚,犹不甘心,去找自己的族长爹爹去了。

赤烨的营帐旁,舞悦跟随着一名赤狱军,走到了营帐前。

总算是摆脱了那个红毛狒狒。

舞悦脚下轻快了起来,不由为自己方才的急智点了赞。

若是没记错的话,那本妖族部落的功名簿可不就在赤烨的营帐里嘛。

恰好可以借着这次洗衣服的机会,混入对方的营帐。

“舞悦姑娘,这就是大人的营帐。除了要清洗的衣物,大人不喜欢别人碰触他的东西,希望姑娘不要乱碰。”

带着舞悦过来的兵士,二旬开外,脾气也好,许是不经常接触女人的缘故,一直不敢正眼看舞悦。

舞悦长得好看,也不像其他妖族女人一样,喜欢打扮得妖里妖气,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

“多谢兵士大哥。”舞悦甜甜地笑了笑。

她本就是个和善的性子,虽然身在妖族,但是和妖族的人打过一阵交道后,也现了,妖族也不是全都是天性残忍之人,有不少妖族,都是好人。

“姑娘不用客气,那就麻烦你了。”

那兵士红了红脸,略带同情地看了眼舞悦,就匆匆离开,追上赤烨等人去视察去了。

赤烨的营帐乃是客帐,但因为身份的缘故,他的营帐布置的很是大气,大小堪比王帐,只是无人看守。

听方才那名侍卫的意思,那红毛狒狒的脾气很是古怪,用人只用自己的部下,衣食住行也全都是由手下的人来处理。

至于侍女什么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真是个怪脾气的人。

舞悦掀开了帐布,一股典型的男人汗水的气味扑鼻而来。

舞悦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这……还是人住的嘛。

营帐里,凌乱地洒落着大量的衣物还有书籍。

还有一些兵器,笔墨,也都是丢得乱七八糟。

这一看,至少有好几天没有人清理过了。

由于赤烨没有侍女,他手下的大老爷们也伺候不好,赤烨索性就把衣物随意乱丢,换了一套,就丢一旁。

他早上穿身上的那一套,其实已经是赤烨随身携带的衣物里的最后一套干净的衣物了。

赤烨又懒得叫人来清理,更不愿意让那些身上有乱七八糟气味的侍女来他营帐里,嗅过舞悦的气味,觉得闻着还不错,就打她来当免费的“洗衣工”了。

这么乱,一眼看过去也不知道功名簿到底在什么地方。

最厌烦的事,舞悦还得把这里收拾干净了。

“该死的红毛狒狒!”

舞悦气得咬牙切齿,可最终还是无奈地挽起了衣袖,一边诅咒着“红毛狒狒”,一边收拾了起来。

好在舞悦自小就有几位不修边幅的师兄,尤其是四师兄秦小川的懒散程度,堪比赤烨,她一身收拾的本领也算是锻炼出来了。

偌大一个营帐,又洗又刷,又是打开通风,足足忙碌了一整天,才算是收拾干净了。

舞悦忙碌一整天,也是腰酸背痛,比和人打架还累,算算时辰,那红毛狒狒视察应该没有那么快回来。

她干脆就沏了一壶茶,喝了几口,顺带翻翻有没有功名簿的下落。

哪知喝着喝着,不知不觉趴在了桌案上睡了过去。

赤烨回到营地时,天还没彻底黑下。

他面色不悦,一整天,水幺幺都阴魂不散跟在他转悠,不用说,也是水羿暗中透露了他的行程。

方才,赤烨实在被缠得不耐烦了,就索性丢下了水幺幺和赤狱军的一干兵士,先行回来了。

这一挑开账布,赤烨愣了愣。

营帐里,焕然一新,整洁如新。

衣物洗过了,书籍也整整齐齐的。

早前那件弄脏了的武袍也挂在了架子上,衣袍底下歪歪斜斜的针脚,也变得整整齐齐。

赤烨还一度以为,自己进错了营帐。

这时,他留意到了桌案上,摆放着一壶茶,茶水的香气弥漫开,让赤烨烦躁的心情一下子平复了下来。

再仔细一看,桌案上除了茶壶,还趴着的个小脑袋。

那个白天里,凶巴巴的下等侍女,睡得正香,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回来了。

赤烨皱眉,上前就准备把那女人丢出去。

可一走近,他的目光却不由被舞悦的睡颜吸引住了。

白皙近乎透明皮肤上,泛着一片淡淡的红晕。

长长的睫因为呼吸,一颤一颤的。

几根黑亮的长,因为睡姿的缘故,从脸颊上滑落到了脖颈间,蜿蜒着落到了胸(口)处,胸前虽不甚丰满,却大小刚好,让赤烨忍不住有种抚摸上去丈量的冲动。

在女子白皙的肌肤映衬下,竟是多了几份旖旎的味道。

这场景,就如一幅画面,暗香浮动,一时之间,让赤烨的呼吸困难了起来。

他只觉得身上没来由的一阵燥热,想也不想,一把抓起了那壶沏好的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这才缓解了身上那股莫名的燥热。

“砰”的一声,茶壶重重丢回了桌上。

正在睡梦中的舞悦,一下子被惊醒了。

舞悦睡意正浓,忽听到了一声巨响,慌忙睁开了眼,正对上了赤烨那双怒气冲冲的眼。

“你怎么在这?”

舞悦还有几分迷糊,话一出口,才现自己还在赤烨的营帐里。

她就如火烧了眉毛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