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小邪的本命火乃是绯红色。

本命火中,白、蓝、青、红、紫、黑。

若是光论火的颜色,红色的火比起早前的月沐白还要低一筹。

但是念小邪能成为念无的关门弟子,又在九洲大本营里占有一席之地,他的本命火自然不会太差。

叶凌月细细一看,很快就现,念小邪的赤蝎火和一般方士或者是方尊的本命火不同,绯红色的火焰如同一朵盛开的怒莲。

而在赤火之中,有一团蝎形的魂魄,释放出灼人的热量。

说起念小邪的这赤蝎火,也是有些渊源的。

念小邪早年,原本只有本命红火。

但他是师父念无偶然一次,抓住了一头炼狱火炎蝎。

那火炎蝎的本命火魂被念无给取了出来,再融合进入了念小邪的本命火中,几经炼化,这才有了念小邪如今拥有的赤蝎火。

赤蝎火,兼具本命火和火炎蝎魂,其威力,宜攻宜守,具有一定的灵性,看上去和月沐白曾经的紫火,威力也是不相上下。

自是话虽如此,但是和月沐白交手过的叶凌月很清楚,月沐白的紫火,已经能化为火灵紫嫣,论起真正的控火能力,只怕月沐白还要更胜一筹。

“好漂亮的本命火。”

唐天琪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本命火焰,很是喜欢,伸手就想去碰触。

哪知那赤火之中,那火焰蝎猛地扑探出了蝎尾,尾巴迅猛一扫,那带了火毒的蝎尾眼看就要蛰中唐天琪。

“唐姑娘小心了。”

念小邪忙收起了赤蝎火,怜香惜玉道。

眼前这位可是唐家的千金,可不能伤着了。

唐天琪心有余悸着,方才念小邪收赤蝎火收得及时,可她还是感觉到了,那火里挟带着惊人的火之灵,若是她不小心碰到了,即便是她这样的小神通境初阶的武者,也要皮开肉绽。

一想到这里,唐天琪对念小邪更加钦佩。

她挑衅味十足地问叶凌月。

“念方尊的本命火如此厉害,丑八怪,你的本命火又是什么?”

数双眼睛一起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她之所以不喜欢承认自己的方士身份,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火种的缘故。

手中,一抹灰白色的火,极其寒颤地冒了出来。

尽管已经吞噬了好几种火焰,但叶凌月的小灰火变化并不大。

颜色已经是浑浊不黑不白的灰色,一眼看过去,只要是认识异火的,都会认定它是最次等的火种。

“白火,哈哈哈,区区一个白火方士,居然敢和我比,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滚出城主府,和你这种级别的方士比试,简直就是有损我的名声。”

念小邪一看叶凌月的灰火,放肆大笑。

白火级的方士,还真罕见。

不错,在中原地区,还真是万中无一的。

听着念小邪刺耳的笑声,薄情和唐天颂都不由握紧了拳,若非是叶凌月用眼神制止,两人只怕都已经把那性念的给打趴下了。

其余人也都是嗤之以鼻。

唯独万象城主还有奚九夜,看到了叶凌月的灰火,都面有诧色。

万象城主可是听闻叶凌月能炼制出金刚战兵和高级灵液的人,她的火种,怎么会只是灰火。

至于奚九夜,他见识过叶凌月的精神力。

一个精神力可以控制地煞狱的地煞大君王,怎么可能只是一名白火拥有者。

“不管黑猫还是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姓念的,信不信,你的赤蝎火在实战上,还未必比得上的我的小灰火。”

叶凌月没有半点被羞辱的觉悟,反倒向念小邪出了挑战。

“笑话,就你那破火,用来烧柴取暖都嫌点不着,居然敢拿来和我的赤蝎火相提并论。”

念小邪果然中招。

“既是如此,你敢不敢和我比拼一场?”

叶凌月挑眉。

“有何不敢,你想比什么?”

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师出名门的念小邪都深信,那四流代表队的队长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就比它。”

叶凌月说罢,手指指向了万象城主……手中的一幅画。

那幅画虽然小了许多,可叶凌月过目不忘,一眼就认出了,那幅画就是早前封印了森罗鬼果王的画阵。

“好(不可以)!”

几乎是异口同声,念小邪一愣。

在场其他人也是一愣,奚九夜冷着脸,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叶凌月。

这女人,是脑子进水了不成。

前天夜里,她险些丧生在那暗黑魔植的手中,今日她居然自寻死路。

“你又是谁?我和她比试,岂容你反对。”

念小邪一看,对方不过是金三少座下的一名队员,不由训斥道。

这骂还没骂完,念小邪迎上了对方的目光。

只觉得周身,寒意逼人。

奚九夜的眼神,就如刀刃般,足以将他凌迟千百遍。

金三少忙站起了打圆场。

“咳咳,我说奚兄弟,这念方尊和黄泉代表队的比试,也不管我们的事。这里又是城主府,行不行,除了当事人双方之外,还得城主大人说了算。你说呢,城主大人?”

金三少到底比唐天琪有脑子些,还懂得看场合行事。

万象城主似也在思考,他想了想,再看看叶凌月,只见小丫头一脸的淡定,再看看不可一世的念小邪。

念无啊念无,你平日嚣张跋扈,养了个弟子也是嚣张跋扈。

今日若是不给他几分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万象城主怕了你们师徒俩不成。

万象城主也是有心教训念小邪,于是干笑了两声。

“既是两位都想比拼,那就索性比一场。想来有些人已经知道这次任务的具体内容了。那老夫就当场宣布下,这次护送任务,就是将这幅洛书山河图送到九洲大本营。”

说着万象城主扬了扬手中的画卷。

众人的目光都一致看向了那幅画。

画还未打开,众人也看不清楚上面的内容,唯独叶凌月心知肚明,那画,她早就看过。

只是乍一听画的名字时,叶凌月不由一愣。

洛书山河图,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