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府的这间院落很大,约有一亩地大小。

里面没有修建房屋,只有一片开阔的校场。

四面都是漆得白的墙,每面墙上各写着一个“武”字,周围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灵器,有刀、枪、锤、矛等等。

看来万象城主也是个精通十八般武艺的,这里应该是他平日练武的地方。

奚九夜走进去后,也不知碰触到了哪个机关。

校场正中,传来了阵突突突的响声。

一块地砖沉了下去,出现了一张下沉的扶梯。

奚九夜和叶凌月拾阶而下。

一个偌大的宝库出现在了叶凌月的眼前。

万象城不愧是整个古九洲排名前三的级大城池。

这座地下宝库,修建的很是牢固。

它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异珍阁,包罗万象,宝库也分为了几大区域。

在宝库的正中区域,叶凌月还看到了一口四方的鱼缸。

鱼缸内,几条光彩斑斓的神通鱼正在欢快地游动着。

每个区域,都摆设着一个个足有成年人高矮的架子,用了名贵的寒冰玉雕琢而成。

架子上分别储存了各种丹药、灵器和一些武学。

换成了是以前,叶凌月一定会好好品鉴,没准还顺手拿上几样。

可这会儿她只有半个时辰,必须尽快找到森罗鬼果王。

叶凌月停在了一堆玉匣子前。

天才地宝,乃至灵植类,一般都必须保存在特制的匣子里。

这里光是类似的玉匣子,就有五六百之多。

玉匣能隔绝精神力,她只能耐着性子,一个个翻看查找。

五百年的血参王、六百年的鲛珠……没打开一个匣子,叶凌月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丢。

都是当城主的,万象城主和她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叶凌月小脸皱巴巴着,用了老大的毅力,才放下了那些个玉匣子。

一旁的奚九夜抱臂站在了那里,不动声色,看着叶凌月的神情。

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两眼光,偶尔嘴角还有可疑的,疑似口水的光亮出现。

这小女人……到底有多少副面孔。

奚九夜不由看了眼叶凌月依依不舍放下的那些天才地宝。

她喜欢这些玩意?

在神界,这些破烂东西压根没人看得上眼。

“你到底在找什么?”

奚九夜早前已经翻看过了这里的每一个匣子,里面有什么他清楚的很。

“森罗鬼果王,一种灵果,长在一株藤……”

叶凌月随口说道,心想,奚九夜这种神界来人,应该不知道这种灵果,和他多说也没用。

正说着,忽的,她记了起来,叶流云画的那幅画像中,森罗鬼果王是长在了藤上的。

叶流云没有生命乾坤袋,她若是想保存森罗鬼果王,恐怕只能整株挖掘。

难道说,那森罗鬼果王压根没有被采摘下来,而是长在了森罗母藤上?

活的藤条,必定是栽种在了什么地方。

这地下宝库,有什么地方是可以栽种灵植的?

叶凌月放下了手中的匣子,目光如炬,迅打量起四周来。

只是她很快又再次失望了,地下宝库里,只有几盆装饰用的灵花,并没有看到形状独特的森罗母藤。

“时间不多了,若是再找不到,我们得离开了。”

奚九夜算了算时辰,他不是阵师,不能损毁外面的阵法,时间一到,那中级阵法会恢复运作,到时候想离开地下宝库,可就不容易了。

他暂时不想和万象城主撕破脸。

“再等等,一定就在这里。”

叶凌月没有气馁。

她有预感,森罗鬼果王一定就在这个地下宝库里。

难道说,这宝库还有其他什么暗阁或者是密室。

叶凌月用极快地度,扫视着四周的每一个角落。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过,就当叶凌月差不多准备放弃时,她目光一滞,留意到,在地下宝库东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

之所以留意到那幅画,是因为整个地下宝库里,就只有这么一幅书画。

从地下宝库的收藏以及地面上的校场来看,万象城主是个典型的武夫。

既然是武夫,自然不会去附庸风雅的收藏什么画。

那画,约莫有叶凌月两个身量高矮。

画上,既不是花草虫鱼,也不是什么牡丹国色图,亦不是什么锦绣河山图。

画的却是几头蛇、狼、熊形的妖兽与一株丑陋的藤条。

那藤和一般的花藤也不同,它呈暗红色,在藤条的最顶端,挂着一颗果实。

也就是那一颗果实,让叶凌月不有精神一振。

太像了。

这一棵藤果和早前叶流云按照记忆里画出来的森罗母藤的形状一模一样。

原来,森罗母藤居然藏在了这里,她险些就要错过了。

见叶凌月忽地盯着一幅画猛看,奚九夜也不由看向了那幅画。

早前他在宝库里的时候,也看到了这幅画。

只是他当时并没有过多的留意,只当那是一幅寻常的画。

叶凌月快步走到了那幅画前,伸出手就要去触碰那幅画。

“小心!”

奚九夜留意到,就在叶凌月靠近的那一刹那,那幅画上,原本静止的画像,忽然动了。

他连忙出声喝止。

哪知那幅画内,一股强大的吸力生了出来,叶凌月的半边身子就被吸入了画里面。

奚九夜没有半分迟疑,一把抓住了叶凌月的左手。

叶凌月的半边身子,已经进入了画像内。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可怕的景象。

一株足有数十尺高的可怕花藤,正挥舞着犹如触角一样的藤条。

两根藤条卷起了一头妖兽,那妖兽的身子,被强行撕成了两半,一缕妖魄从它的体内飞了出来,被吸入了森罗鬼果王的口中。

每吞噬一缕妖魄,森罗鬼果王的果实,就会鲜红一分。

数头凶猛的妖兽,没过一会儿,就被完全吞噬一空了。

森罗母藤却像是没有满足般,它嗅到了叶凌月的气息,那藤条嗖的一声,就要着叶凌月的半边身子卷来。

就在这时,叶凌月的身子,被猛地一扯,从那幅画里,被强行扯了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