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奚九夜的目光下,叶凌月有种无所遁形之感。

叶凌月心底一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即便是逃了,可黄泉代表队就要暴露了。

“你是怎么现的?”

叶凌月对自己的隐形丹还是很有些信心的。

“气味,你的气味很好闻。”

奚九夜眼眸一暗,接下来,他却是做了个让叶凌月很是诧异的动作。

这个平日看上去很冷漠的男人,如同小狗一样,极其暧昧的低下头来,在她的脖颈间嗅了嗅。

一般的女人,身上都会用各种胭脂水粉,兰楚楚和洪明月也不例外。

唯独这个似母老虎般的女人,她从不用脂粉。

奚九夜和她近身两次,一次在地煞狱,一次就是今晚。

她身上那股介乎于水和药草的香气,却是如同梦靥般烙在了他的记忆里。

方才城主府有刺客,他甚至比万象城主更早一步,就现了隐匿了身形的刺客。

在他看来,这刺客也是有够愚蠢的,居然敢在这种地方,用精神力搜索。

他本不欲多管闲事,就准备离开。

可是微风里,吹来的那一股淡淡的香气,去让他一下子止住了脚步。

那香气,他可以确定就是那地煞女君主的。

奚九夜和叶凌月靠得太近,他鼻间的气息喷洒在了叶凌月的脖颈间。

叶凌月顿时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底一团火腾了起来。

没有半点迟疑,她的掌间,一股天地之力凝聚,集起了鬼门十三针之力,就要拍下。

“你就那么想杀我?”

奚九夜却是如同生了眼般,松开了禁锢着叶凌月的腰,将她的两手手腕牢牢握住。

这是第二次了,这女人,他命名和她无冤无仇,见面不过寥寥几次,她就三番两次要出手杀她。

奚九夜都不知自己哪来那么好的脾气,换成了别人,他早就杀了她了。

“不想被杀,就放了我。留我在这里,对你也没好处。没猜错的话,你留在城主府也是有目的的吧。”

叶凌月冷笑了两声。

这男人的气力真该死的大,在她说出“杀”字时,她的手骨都差点被捏碎了。

奚九夜留在城主府,却有他的目的。

他之所以答应当城主府的客卿,是因为他听闻,万象城主的城主府内有一座地下藏宝库。

他想知道,藏宝库里是否会有九州鼎的线索。

手中的那两只不安分的手,还在不停地挣扎着。

女子滑腻的皮肤,碰到他生了茧的手掌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感觉。

奚九夜一时之间,竟舍不得松开这母老虎的手了。

“那你呢,到城主府来有何目的?”

那双挣扎的手,顿了顿。

“不管你的事。”

叶凌月很讨厌奚九夜的碰触,她也说不出,为何会那么讨厌奚九夜。

确切地说,这男人也没真正招惹过她。

可她只要一听到他的名字,一看到他这个人,就不舒坦,恨不得将他从记忆里剔除得一干二净。

“若是我能帮助你呢?你也知道,以你的能耐,今夜是没法子离开城主府的。”

奚九夜老神定定地说道。

方才,如非是他用自己的气息掩盖了叶凌月的气息,她早就被万象城主现了。

聪明如她,应该也知道,城主府如今所有的通道都已经关闭了,今夜她是插翅也难以离开城主府的。

她必须求他。

哪知叶凌月却是极其轻蔑地冷嗤了一声。

她是没法子离开,但也有绝对的把握被现。

“信不信,没有你,我也能全身而退。”

大不了她躲进鸿蒙天一晚,等到风头过去了,再想法子离开。

只是她无端端失踪,若是光子等人找不到她,只怕要着急了。

“你!”

奚九夜听到了叶凌月的嗤声,手间不由握紧了几分。

这该死的,她就不能稍微像个女人,乖乖服软一次。

若是换成了洪明月,只怕这会儿早已一脸柔弱的样子,轻声喊着奚大哥,恳求他了。

叶凌月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

许是察觉到了自己太用力了,奚九夜皱皱眉,低头一看,现女人那黑黑的手腕上……肤色如常。

可他明明感觉到,女人那纤细的犹如一折就断的骨头,已经咯咯作响了,照理说,她的手腕早该青肿一片了。

难道说……

“你易容了?”

奚九夜像是现了什么,右手扣住了叶凌月的下骸,强迫着她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

平平无奇的五官,在明亮的灯光下,暴露无遗。

可那双月眸之中,闪耀着的倔强之色,竟是一下子让奚九夜呼吸困难了起来。

两人怔怔对视着。

那一刻,时光如同静止了般。

这一看,才现叶凌月因为忍耐疼痛,唇上已经多了一排齿痕。

饱满的唇上,泛起了血痕的压印看着尤其刺目。

奚九夜瞳孔一缩,无端端心头一痛。

脑海中,某个画面闪烁着。

一刀一刀,当血肉从“她”的身上,被一片片剐下来时。

“她”早已冷汗淋漓,可她却咬紧了唇,没有出一声的求饶。

直至“她”的唇被咬烂,鲜血淋淋。

叶凌月的脑海中,同样也划过了一割破碎的片段。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影。

男人的怀里,依偎着一个柔弱的女子。

那男人的脸,最初还是模糊的,可越来越清晰。

他冷漠地看着“她”,嘴巴阖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是她听不清,也看不清。

她努力想睁大眼,想要看清那个人的脸,可一切都是徒劳。

她唯一能看清的,就是那男人的眼眸。

那冷漠无情的眼神,就如一把利刃,直刺入了她的心脏。

心,好疼。

奚九夜深吸了一口气,脑中的那个“她”的影像,不断地和眼前的地煞女君主重合在一起。

他握着她的手,力道弱了几分,沙哑的声音里有几分犹豫。

“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指碰触到了叶凌月的唇,那温热的血,刺疼了他的眼和心。

“不要碰我!”

叶凌月只觉得脑子疼得厉害,她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