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煞女君主,是个狠角色,当初在地煞狱时,她就抱着玉石俱焚,险些要和奚九夜同归于尽。

奚九夜明白,他们插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这女人有分寸,若是他不出手,唐天琪只会被折磨一下,但若是他出手,以对方对自己的仇视程度,只怕唐天琪的小命都要没了。

“唐天颂,你快让这疯女人放开我,你忘了你爹娘的性命还在我手里。”

唐天琪疼得两眼泪汪汪,再看看连奚九夜都不敢出手,气得一口银牙差点咬碎了。

又是一阵惨叫声,叶凌月就如捏核桃似的,又捏断了唐天琪的第二个根手指。

“队长,你还是放了她吧,没必要为了我这种人,得罪了唐家的人。”

唐天颂听得那一阵阵的惨叫声和骨碎声,也是一阵阵头皮麻。

“唐大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以前也被这样对待过吧?”

叶凌月看了眼唐天琪,她的眼神里,有一抹抹的惊慌。

在外头都敢这般对待唐天颂,可想而知,当年唐天颂在唐家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唐天颂抿紧了唇,不一语。

可他脑海中,过往的一幕一幕,如倒带般闪过。

“对付那些心狠手辣的,就要比她更狠才对,这样她才能记得欺负人的下场。看她下次还敢不敢狗仗人势,敢不敢胡作非为。”

叶凌月巫婆笑了两声,手下再一用力,又是一下子捏碎了几根手指,竟是将唐天琪双手十根手指全都给捏碎了。

唐天琪疼得牙齿都差点咬碎了,到了最后,一口气提不上来,竟是生生疼死了过去。

见唐天琪昏死过去了。

叶凌月眸光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色。

她悄然运起了鼎息……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去报告巡逻队的人,有人打架滋事。”

月沐白见了,暗中让人去城主府报讯。

这个叶凌月,还真以为古九洲是孤月海不成?

以前在孤月海,她仗着自己是紫堂宿的弟子,又是帝莘的双修伴侣,无法无天也就罢了。

现在居然连唐家的人都敢动。

叶凌月,这可是你自己往刀口上撞,看你这次怎么死。

森罗万象城的巡逻队很快就赶了过来。

“让开,全都让开,是谁敢在城中闹事。”

十几名巡逻侍卫赶了过来。

叶凌月已经站到了一旁,月沐白和唐家的人连忙上前,又是掐人中,又是喂丹药,好不容易才把唐天琪给救醒了。

唐天琪一醒来,想起了早前那一幕,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侍卫大人,就是那女人违背森罗万象城的城规,当众殴打唐姑娘。”

月沐白指着叶凌月,一脸的怒不可遏。

“姓月的,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殴打唐天琪了,我只不过是好心扶她下马。”

叶凌月一脸的无赖样。

“你还敢狡辩,你当众捏碎唐姑娘的手指,所有人都看见了。”月沐白说罢,就看向了唐天琪。

“不错,那个疯女人,她捏碎了我的十指,可疼了,她……”

唐天琪哭得鼻涕眼泪一把抓,正欲把叶凌月的恶行控诉一遍,可是哪知她神情突地变了变,再看看自己的手指。

早前她被叶凌月捏碎的十根手指,这会儿居然好好的,一点都不疼。

唐天琪整个人都吓傻了,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唐姑娘,你怎么了?难道那女人还暗中对你下了什么毒手不成?你不要怕,巡逻队在这里,有什么委屈,你全都说出来,他们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月沐白一脸的关切。

“我……我的手指,没事了。”

唐天琪嗫嚅着。

真的没事,纤细白嫩的十根手指,完好如初,别说是捏碎骨头,连皮都不曾蹭破一点。

“这怎么可能。”

月沐白忙替唐天琪检查了一遍,手指的骨头好好的。

他还不相信,还让公孙窒也检查了一遍,结果也一模一样。

“呵~诸位大人,你们可听清楚了,我可没打唐姑娘。”

叶凌月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

月沐白面色,一阵红一阵白。

唐天琪也是一脸的懵逼样,连她自己都要以为早前经历的一切是幻觉了。

可一想到叶凌月捏碎自己手指骨时的狠劲和的那股痛楚,唐天琪就不由打了个寒战。

邪门,太邪门了,这个黄泉代表队的队长,难不成会邪术不成?

“真是岂有此理,就算是唐家的人,也不能在森罗万象城内肆意妄为。两位,若是再有下次,别怪城主府责罚。”

那些巡逻队的侍卫也是一脸的不满,怒气冲冲着走了。

唐天琪整个人还恍恍惚惚的,惨白着一张俏脸,早前的气焰一下子全都没了。

“唐姑娘,希望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痛才对。记住,唐天颂从今往后,和唐家没有半点关系,要打要骂,都由不得你们唐家的人做主,更轮不到你做主。”

叶凌月冷嗤了一声。

唐天颂听罢,不由一愣,再看看叶凌月,心底充斥着满满的感激之色。

唐天琪没有吱声,她这次,可真是被叶凌月给吓惨了。

一想对方让自己浑身不能动弹,又能瞬息间治好自己的伤,唐天琪再没有脑,也知道唐天颂这次,真的攀附上了一只了不得的队伍。

短时间内,她是不敢再欺负唐天颂和他的爹娘了。

唐家代表队的人只得扶着她,先行送她回去了。

见唐天琪走了,奚九夜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他也不再多说,顾自离开了。

“姐姐好手段。”

洪明月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跟着奚九夜离开了。

月沐白也没好气地瞪了眼叶凌月,催促着那名公孙窒一起离开。

公孙窒则是一脸深意,瞥了叶凌月一眼。

能瞬间将捏碎的骨头治好?

看来,他要找的那人就是黄泉代表队的队长了。

公孙窒与叶凌月擦身而过。

叶凌月皱了皱眉,在公孙窒经过她身旁时,她有种不是很舒服的感觉。

那人看着她的眼神,就如毒蛇一般。

出云楼外的这场闹剧就此落下了帷幕,被唐天琪这么一闹,时辰也不早了,叶凌月只得打消了去异珍阁的念头,她和唐天颂约定了,明日一早再去异珍阁逛逛。

~一口气更了五万字,眼皮都粘住了,还要么还要么,还要的月票推荐票砸过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