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背影,看上去似曾相似。

“帝……”

罗千澈刚要开口,声音哽在了喉间。

张狂而又肆意的银灰色长,及至脚踝,如同瑞雪般,在刚刚崭露了头角的晨光下,形成一圈圈的波纹,熠熠生辉着。

银?

此人不是帝莘。

待那男子抱起了凌月,徐徐转过身来。

罗千澈不禁屏住了呼吸,风声、晨曦,仿佛一切都在刹那间停住,一时间词穷了。

罗千澈在遇到帝莘时,曾以为他是造物主最奇妙的创造物,可遇到了眼前这人,她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足以和帝莘媲美的人。

男子有双紫罗兰色的眸。

那眸淡然的,冷漠的,仿佛世间一切东西都不在那双眼底,可直到落到了叶凌月身上,却变了。

紫眸的主人俯身,凝视着怀中的人儿。

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就好像她一碰就会碎。

他抱起了叶凌月,看到了她黑漆漆的脸。

眉头不由打结。

“丑。”

这笨徒弟,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副样子。

算了,他不嫌弃。

目光再往下移,不知觉落到了叶凌月身上,因为战斗多出来的密密麻麻的大小伤口。

眉不知拧地更紧了。

“笨。”

算了,他也不嫌弃。

舍不得嫌弃,却是满满地无奈和心疼。

他小心地将她搂在了怀里,见她蜷缩在他的怀里,如同一只找到了避风港的猫。

取出了一瓶伤药,他细致地涂抹在她的伤口上。

男人的指,修长而又精致,光是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落到了叶凌月被药水浸泡过的黑皮肤上,一白一黑,有种说不出的旖旎感。

一旁的罗千澈看得不觉心跳加。

“等等,你是谁?男女有别……她身上的那些伤口还是我来涂比较好。”

罗千澈看着看着,忽觉得不对劲了。

这个长得让人“词穷”的男人是打哪里冒出来的,还有……他怎么一句话不说,就对叶凌月动手动脚了起来。

叶凌月不是帝莘的双修伴侣嘛,这怎么能和其他人动手动脚!

罗千澈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可三界鹰就如门神一般杵在那里,她稍一靠近,三界鹰就一扇翅膀。

罗千澈被迫又退了回来。

可罗千澈犹不死心,还想上前。

“吵。”

紫堂宿吐出了一个字。

三界鹰了然,二话不说,一爪揪起了罗千澈,不顾对方的怒骂声,毫不客气,把人拎着,来了个高空自由翱翔,终于耳根子清静了。

男人手下的动作依旧,只是手到了叶凌月的衣襟处时,却不觉顿了顿。

眸光落到了少女已经颇具规模的胸口上,不觉黯了黯。

他的呼吸有一丝丝的急促,脸上浮起了一抹尴尬。

想了想,紫堂宿还是停下了手来。

也不知他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叶凌月身上的伤口在瞬息之间就恢复了。

只是她没有立刻苏醒过来,她的眉心紧蹙着,像是在做着什么噩梦,拳头还时不时挥动着,嘴里嘀咕着。

“妖路……小九……”

乱七八糟的话,不断地从她红嘟嘟的唇里迸出来。

紫堂宿忍不住伸出了手来,在她的眉心揉了揉,想将那几根小褶子揉平了。

只是好景不长,她的眉头又顽固地拧巴了起来。

欲生念,念生靥。

紫堂宿无奈着,指间忽是多了一片翠色的叶子,他将叶压在了唇下,清亮悠长的叶笛音,从他唇下流淌而过。

怀中,那人儿的眉宇间,渐渐松弛开。

那一日的清晨,整个河谷都沉浸在一片乐曲之中。

妖兽蛰伏,万籁俱寂。

手中沾满了妖兽血的猎妖者们,不由停下了手来。

他们茫然地听着乐声,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待到日正高空时,叶凌月被明晃晃的阳光照醒了。

她睁开了眼,看到的却是罗千澈独自一人。

意识有一刹那间的游离,叶凌月猛地想起了什么。

“罗千澈,怎么是你?三界鹰呢,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我师父?”

她记得自己和青龙鳄对战时,明明看到了三界鹰,好像恍惚间还听到了师父惜字如金的声音。

三界鹰和师父紫形影不离,难道师父紫也到了古九洲?

叶凌月先是一阵窃喜,可是看了看四周,没有旁人,不知觉又有些沮丧。

“你说那头大鸟?它帮了你我之后,就离开了。不过它给你留了瓶丹药还有一张九洲卡。”

罗千澈撇开了脸,有些心虚地撒着谎。

原来那人是叶凌月的师父。

罗千澈被三界鹰拎出去在万米高空“遨游”了一番回来后,脸煞白煞白的。

那男人将叶凌月交还给了她,临走之前,只丢了一个眼神。

那眼神,罗千澈秒懂。

简单直白点讲,就是不该问的别问,不要说的别说。

老实话,叶凌月的这师傅真可怕。

前一刻还是阳光灿烂,下一刻就变成了冰冻三尺。

罗千澈可不敢忤逆他。

虽然罗千澈也不明白,师父来看徒弟那也就罢了,干嘛还要瞒着藏着?

叶凌月居然有个那么厉害的师父,她怎么不早讲。

不说其他,光是那头瞬息之间,就能飞行上万里,举鹏坤之利的神鹰就可见一斑。

太多的疑问,埋在心底,罗千澈也不敢多问。

只因为那个男人给她的震慑力实在是太强了。

谁知道人家师徒俩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叶凌月接过了那张九洲卡,也没细看收了起来,但是那个瓶子,引来了她的注意。

叶凌月打开了瓶子,闻了闻,可是这一闻之下,叶凌月的脸色微微一变。

她悄然运起了鼎息,将丹药的成分仔细分析了一遍。

这药……她原本以为是师父紫炼制的,让三界鹰送来给自己的。

可是如今一看,并非如此。

这丹药,不是师父紫炼制的。

据式神炼妖鼎说,紫堂宿炼器,但是极少炼药。

显然,他让三界鹰不远万里送药来,目的并非是真正治疗她的伤。

非但如此,这瓶能让伤口迅生肌活肤的丹药里的药草成分,竟都和早前的诛心草一样,出了既定的年份。

这些药草,竟和鸿蒙天里出产的灵草相差无几。

难道说,这世上除了她之外,还有人拥有鸿蒙天那样的洞天福地?

叶凌月翻看了下丹药瓶,按照古九洲大6的惯例,一般的丹药的丹内或者是瓶底,都会留有专门的印记。

在丹药瓶的下方,叶凌月看到了一个字。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