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光子在客栈里,也憋了五天。

这可比他给憋坏了。

偏他又不能擅自离开歧玉城,否则以他对阿姐的了解,阿姐这次一定会生气,而且没准还会直接把他赶走。

一想到要回神界,回浮屠天过那种看病呆看病再呆,无聊到让人指的日子,光子就怂了。

这天晚上,光子百无聊赖着,躺在床上。

“一只羊、两只羊……”

光子眼巴巴着,照着娘亲小时候传授的催眠数羊大法,已经数完了一万多头羊了。

可是这厮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这时,他忽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那香气很微弱,旁人闻到了,不会有半点反应。

可是光子不同啊,身为浮屠天的掌控,光子自小对各种药草毒草都是烂熟于心。

而且他自小就有服用各种毒药的习惯,一般的毒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一闻到那香气,就知道了,那是一种迷香!

闻到了迷香时,光子就如打了鸡血似的。

有情况!

难不成他是遇到了神马采花大盗了。

太好了,总算是被他给遇到了,这种只有娘亲小时候睡觉前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老掉牙情节终于让他等!到!了!

光子决定,将计就计,不揭穿对方。

他甚至还暗中比了个手势,让那些躲藏在旁边的暗卫们不要出手。

他都要无聊死了。

迷香的香气,很快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只不过,让光子有些诧异的事,这采花贼不是个无大老粗的男人,居然是个女人?

光子勉强用眼皮子撑开了一条缝,看到了一个影子靠了过来。

而且这香气?

光子心中警铃大作,这又骚又臭的胭脂水粉的味道,除了东方琉璃那女人之外,又还能有谁!

“要怪只能怪你是叶凌月的队员。”

东方琉璃取出了一颗丹药,就往光子的嘴里送。

可就在丹药送进去的一刹那,光子猛地睁开了眼,他口中“噗”的一声,吐出了一股暗针之力。

光子武学不成,可保命的法子可是不少。

否则他也不可能在神界赢得一个笑弥勒的称号。

那暗针之力不偏不倚,正中东方琉璃的眉心。

东方琉璃乍还想反抗,可是才一动,就觉得眉心犹如虫咬般,一股麻意迅蹿遍全身。

东方琉璃这才现,对方根本没中迷香。

“你究竟是谁!你没中毒!”

“我是谁?我就是你家二大爷!”

光子坐了起来,咧开嘴,抓起了一件衣服蒙住了东方琉璃的头,朝着外头嚷嚷道。

“抢劫啊,小偷啊,有人夜半偷袭啊!”

住在客栈里的老板、小二和其他客人全都听到了动静,一下子全都奔走了出来。

只见光子“泪水涟涟”,指着地上那蒙着头一动不动的“小偷”。

“好个不知死活的小偷,大伙一起打。”

大伙一窝蜂冲了上去,拳打、脚踢,就如雨点般落下。

噩梦再度来临,东方琉璃仿佛回到了被帝莘从楼梯上丢下去的那一次。

东方琉璃被用衣服蒙住了头,身子没法子动弹,甚至连鼎息都没法子使用,嘴里不停地喊着。

“别打,别打,我是东方琉璃!你们谁敢打我。”

可这时候,谁还会听她话,任凭谁都不会相信,这个半夜鬼祟来偷东西的女小偷,会是琉光阁那个不可一世的女老板。

只把东方琉璃打得气息奄奄,鼻青脸肿,变成了个女猪头。

光子才千恩万谢地送了那些“好心人”离开,临走前,还有人主动提议,想帮光子把人送到城主府去,被光子给好言谢绝了。

把门碰的一关。

光子嘿嘿了两声。

把人送城主府,那未免太便宜东方琉璃了。

说起来,这女人怎么突然杀了个回马枪,照理说,她不该还在城外猎杀青龙鳄的嘛,还是说,公开任务出了什么变数?

光子索性就把东方琉璃给五花大绑了起来,再扯开了那件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

一顿狂扁之后,东方琉璃原本溃烂开的伤口和衣服黏在了一起,一扯动衣物,东方琉璃就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血肉连着皮肤,直接被撕了希腊爱。

光子冷笑着。

“再吵,信不信我割了你舌头,我的刀法很好,割下来时保准不疼。”

东方琉璃打了个哆嗦,眼前这个美丽异常的女人,虽是嘴角含着笑意,可眼底的那股阴狠劲,连东方琉璃这么个作恶无数的女魔头,也不由胆战心惊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谁?”

东方琉璃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煞星一个接着一个遇到,叶凌月、薄情,还有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疯子。

“我是谁?嘿嘿,不如我送你下去问问斩月代表队的人,也许他们能告诉你答案。”

光子眨巴着一双眼,东方琉璃听得浑身一僵,目光无意识地就落到了光子那双美丽的眼眸上。

她这才看清,这个浑身上下,透着让人恐惧气息的女人,有一双诡异而又充满诱惑力。

无论什么人,只要看上一眼,都会被那双眸彻底吸引住。

更惊人的是,那眸正从黑色渐渐化为了金色。

这是光子在动杀念时,特有的一种表现。

只不过,能见到他这一面的人并不多,而且见过的人,十之八九都已经死了。

光子也没打算留下东方琉璃,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东方琉璃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被人吸走了般,眼中只有一双金色的瞳。

东方琉璃在彻底陷入浑噩的一瞬间,就如回光返照般,东方琉璃想起了一件被她遗漏了很久的事。

浮屠天来的那人,竟会是她?

神界,浮屠天!

原来黄泉代表队的这个女人,就是浮屠天的人了。

她寻觅了那么久,没想到人就躲在黄泉代表队。

东方琉璃后悔莫及,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一个富有磁性的,犹如天籁般的声音,绵绵不断地传到了她的耳中,她的意识像是被剥离了般,一点点离开了。

“东方琉璃……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为何会懂得炼制破煞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