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不知所谓,唐天颂,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其他人。这世上,还没有人可以对付得了我的鼎息。你和那小家伙,都得死!”

东方琉璃见唐天颂的脸色剧变,咯咯笑了起来。

那笑声,很是刺耳尖锐。

小乌丫一听,再低头一看小吱哟。

小吱哟的脸色也不大好,原本红润的脸色,犹如金纸般,他的额头,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不断地流淌下,看得出,他很痛苦。

小吱哟被东方琉璃击中时,也被一股黑色的鼎息入体。

脏腑,像是被一只大手抓住,不停地撕扯着,小吱哟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要炸开了。

“小乌丫,带着那些孩童,你先走。”

小吱哟强忍下了钻心的疼痛,他生怕自己在那股黑色的气息的作用下,做出伤害小乌丫她的举动来。

小吱哟强忍下了体内的疼痛,将小乌丫往身后一推。

小乌丫粉脸白,大大的眼里,弥漫起了泪水来。

她看到小吱哟因为痛苦,身子蜷缩在一起。

看到他的唇,因为剧烈的疼痛,咬出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疼的是他,可她的心更痛。

这一幕幕,让她的心底,有种锥心的痛楚。

身后,那十几名孩童早已被吓傻了。

小乌丫咬了咬牙,只见她衣袖间,抖出了一根凰羽。

那凰羽不断地变大,化成了一根五彩的羽毛。

“你们全都上去,坐上这根凰羽,找到一个叫做叶凌月的女猎妖者,告诉她,到这里来救我们。”

小乌丫衣袖一拂,那些孩童就坐着那一根凰羽飞上了天空。

做完这一切后,小乌丫抓住了小吱哟的手。

“你怎么……哎……小乌丫,听我的话,快走,不要任性。”

小吱哟已经被体内的那股痛楚,折磨的神识不清了。

他只能勉强运起了体内的元力,保护住自己的脏腑。

这时,他的手间,多了一阵柔软。

小乌丫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我不走!小吱哟,上一次……你已经推开我一次了。这次,你还要我一个人离开嘛。我离开九涅峦时,你答应过我爹娘什么,你说过,无论生了什么,你都会保护我的。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小乌丫红着眼,死死抓住小吱哟的手。

“快走!你不能留……”

“你给我闭嘴!”

生怕小吱哟的口中,再说出一些驱赶她的话,小吱哟点起了脚尖,不顾一切,如花瓣般柔美的唇,一下子压在了小吱哟没了血色的唇上。

小吱哟浑身一僵。

一刹那间,一股甜蜜的滋味,自他身上席卷而来,瞬间淹没了一切,包括他体内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

女孩清甜的气息,从口腔里传来。

小吱哟的眼里,清澈地倒映出了小乌丫的脸来。

那张满是泪痕的脸,是那般的近,她长而卷的睫,不停地颤抖着,就如调皮的蝴蝶。

心底,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充盈着。

那幸福感越来越强烈,小吱哟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

不能,他不能让小乌丫哭。

他不能屈服在这股神秘的黑色气息之下。

他答应过,要好好保护小乌丫。

不让她落泪,不让她担心!

若不成神,誓不为人。

他还没履行他的承诺,怎能被一名蛇蝎妇打败了。

小吱哟的身体里,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在叫嚣着。

那是压抑在他的身体的最深处的,来自鬼餮大帝的声音。

小东西,作为我鬼畜一脉的传人,你怎能输给一缕微不足道的鼎息。

吞噬!

吞噬!

管它是天是帝,是神是魔!

一切一切终将被吞噬!

小吱哟的丹田里,鬼餮之力化成了一个无底的黑洞。

在他体内疯狂肆虐的黑色鼎息,一遇到了那个黑洞,居然全被吸食了进去!

在小乌丫鼓起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紧紧抱住了小吱哟时,她能感到,小吱哟的身子一僵。

他一定疼得很厉害。

小乌丫越想越难过,她恨不得能够代替小吱哟承受那种痛苦。

若是小吱哟被那坏女人给害死了,她该怎么办……她也不想活了。

泪水不断地滑落,小乌丫生涩地啃咬着小吱哟的唇。

可这时,她忽觉得自己的生涩得到了回应。

滑腻腻的什么东西,深入了她的口中,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

一股说不出的酥麻感,迅蹿变了全身。

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小乌丫觉得自己浑身烫,身子也变得软软的,如同一滩水似的。

小乌丫被这种怪异的滋味,吓得连哭都忘记了,睁大了眼,恰好对上了小吱哟蓝汪汪的眼。

难道说!

小吱哟受的伤,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来了!

小乌丫那小脑瓜子里,神逻辑般的,闪过了这个念头。

她把这种心跳失常,脸红耳热,全身软的症状认定为了小吱哟的伤。

是不是把一部分的伤转移到她身上,小吱哟就不会难受了!

看他的样子,好像的确不那么痛苦了!

小乌丫本还想推开小吱哟,可一想到可以帮小吱哟分担伤痛,她又舍不得了,只得是任由小吱哟对自己又啃又舔的。

小乌丫单纯,不知道自己被小吱哟占便宜了。

可无良吱哟可不单纯。

它平日也偷看过自家老大和帝莘在一起时,帝莘有时候忍不住就会对老大啃啃咬咬的,尤其是喜欢啃老大的嘴。

那时候,他还觉得嘴多脏啊,有什么好啃的,可这会儿啃小乌丫,他现,滋味还真不赖呢。

无良吱哟无疑是个无师自通的料,他一亲就亲上了瘾,差点连眼下面临的险境也都给忘记了。

就在小吱哟从地狱到天堂,吞噬了鼎息,啃着入口即化的小乌丫时,东方琉璃最初还在一旁看好戏,可看到后来,她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共释放出了两指鼎息,一指在唐天颂身子里,一指在小吱哟身上。

唐天颂这时还在苦苦抵挡黑色鼎息的破坏力,那是因为他实力深厚。

可小吱哟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小家伙,非但没被黑色鼎息爆体,相反还和自己的小情侣亲热了起来,看得东方琉璃差点没眼冒火花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