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让人指的场面,余下的孩童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时,有一名孩童走了出来,大声说道。

“大伙儿都不要慌,水性好的,带着水性差的。我们努力往上游去,那里有个瀑布,也许还有逃生的机会。”

岸上,东方琉璃听到了孩童的话,不由柳眉一杨,多看了那个孩童几眼。

只见那孩童也就十岁上下,衣衫很是普通,小脸也脏兮兮的看不清具体的容貌,可一双蓝蓝的大眼,闪动着一丝丝灵气。

想不到,随便从城里抓来的孩子中,还有个胆识不错的。

这条河的最上游,的确有条瀑布,而且距离这里并不远。

瀑布下,水流虽急,但是有一片可以落脚的滩涂,里面还有一个洞穴,如果能躲进去,也许还真能逃过一命。

只是,这些孩童真以为,他们能坚持到瀑布下?

东方琉璃抱着玩笑的心思,看着那些孩童。

孩童们年龄小,什么都不懂,忽有人在这时候站了出来,无疑就是指路明灯,他们不再犹豫,就跟无头苍蝇随着那孩子的身后,一起往上游游去。

他们忍着冰冷的河水和巨大的恐怖心理,艰难地在河水里跋涉着。

人的气息,就如罂(粟)的花香,对于水底的那些危险生灵而言,这些活生生的孩童比妖兽的血肉还要可口。

原本已经趋于平静的河面,一头头妖鳄又浮出了水面。

孩童们看到了水中的妖鳄,吓得大哭了起来。

青龙鳄,为什么还没有出现!

东方琉璃看到那些被妖鳄群渐渐包围的孩童们,没有半点同情之色,反倒是愈的不耐烦。

她要的是青龙鳄,难道说是诱饵还不够?

快吃了这些小家伙,用他们的鲜血和肉,引出青龙鳄来。

东方琉璃两眼光,迫不及待着。

看到了那些妖鳄。一名孩童吓得腿软,扑通一声就跌进了水里,眼看一头妖鳄快游了过来。

早前话的那名蓝眼男童,踏水跑了过来。

他那双婴儿蓝色的眼睛,一下子迸射出了两道森冷的光来,只听得他小小的身子里,一阵骨头咯咯做响声。

脏兮兮的看不出肤色的额头上,浮成了一个犹如血滴子般的印记。

小男孩的咽喉里,出了一阵低吼声。

原本扑杀而来的妖鳄,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张开的嘴一下子定格了下来,它打了个激灵,一甩尾巴,连人都不吃了,惊慌着游开了。

不仅是那头妖鳄,那些尾随着孩童,准备饱餐一顿的鳄群,也都察觉到了什么,它们齐刷刷的,往后撤退了一里开外,浑身还抖个不停。

就像是前方有一道天然的屏障,阻隔着,不让它们去伤害那些孩童。

“我背你。”

蓝眼男童二话不说,把那名吓得腿软的孩童背到了身上,大步往前追赶。

“怎么不吃了他们!”

东方琉璃眼看那些孩童居然越逃越远,那些妖鳄也一下子跟变了性子似的,全都的躲得远远的。

“来人,把他们全都给我杀了,我就不信,这样还引不出青龙鳄。”

东方琉璃咬牙切齿着。

今天无论如何,她也要引出青龙鳄。

“队长……这么多都杀了?”

琉光代表队队伍里,所剩不多的几名方士这时也都流露出了不忍之色。

一个孩童到也罢,可这有十几个孩童,全都是活生生的性命啊。

他们终究不是那些东方琉璃用破煞丹训练出来的半兽人猎妖者,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未免也太残忍了些。

“你们是要忤逆我不成!谁要是不动手,我就第一个杀了他!”

东方琉璃目露凶光。

那些队员们只得举起了箭,对准了那些渐行渐远的孩童。

“东方琉璃,你个蛇蝎妇,居然用活人做诱饵!”

正欲射杀之时,就见唐天颂带着十几名唐城代表队的队员怒气冲冲,奔了过来。

唐天颂早前投放活妖兽,没能引出青龙鳄,失望之际,现附近的妖鳄也全都不见了。

他觉得不对头,循着河道往前,哪知就看到了东方琉璃意欲射杀活人的场景。

“唐天颂,我用什么做诱饵,那是我的事,公开任务,各凭本事,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们队的决定。”

“谁他娘的有空干涉你这疯女人的决定,我是替那些孩童鸣不平。来人,给我下河把孩子们救上来。”

唐天颂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具最早被射杀的,在河水中沉浮的孩童尸体。

他一身的血性都被激出来了。

他从没像现在这么仇恨一个人。

不,东方琉璃根本不配称之为人。

“咯咯,唐天颂,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你要救人,我偏偏不让你救。”

东方琉璃大笑着,只见她衣袖一扬,人凌空而起,

只见她的指间,忽有多道黑色的精神力凝聚在一起,就如无数的冷箭,对准了那些孩童的背脊射去。

唐天颂也冷哼了一声。

只见他目光骤变,一咬牙,体内的轮回之力也是毫无保留,爆而出。

想不到唐天颂那般看似威猛的人,修炼的也是轮回水之力。

但是细细一看,会现唐天颂的轮回水之力有些不同,他的水之力里还夹带着一丝变异的轮回风之力。

两股灵力结合在一起,让河面兴起了一道道巨浪,形成了一片水墙,挡住了东方琉璃的精神力偷袭。

嘭——

哪知那黑色的精神力很是怪异,碰上了水墙时,那水墙竟是一下子溃散开了。

唐天颂身躯一震,万万没想到东方琉璃的精神力破坏了如此惊人。

“唐天颂,你以为那是普通的精神力?”

东方琉璃冷笑着。

她这种特殊的黑色精神力,乃是鼎息。

是她获得了半片鼎基碎片后,经过了近百年的修炼后得来的。

她替它取名为“阎罗之息”,这种阎罗之息破坏力惊人,融合了精神力后,可以随意操控。

眼看那黑色的鼎息已经迫近了那些孩童。

唐天颂赤目欲裂。

可就在这时,河底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凶兽吼叫声。

只见河中,河水如同断流般,一下子分开了两截。

~过瘾没~还要不要~这话好污,捂脸~月票今天好勇猛,继续求月票~明后天的更新,添加关注公众微信号ms芙子,顺便瞅瞅傲娇帝莘q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