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问题就价值四五千功勋值?

阿姐这是怎么了,这可不像是阿姐平日精明的作风。

光子不时地瞄着叶凌月,只是叶凌月没让他开口,他也不好多问。

“哦?叶队长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尽管开口。”

与叶凌月的一番谈判,就解决了他眼下面临的最大的两个问题,唐天颂可算是大获全胜,他心情自然是大好。

况且,叶凌月也说了是问题,能答就答,答应不了,她也不好反悔,唐天颂索性就答应了下来。

“我想知道,诛心草到底是谁提供给琉光阁的?”

叶凌月脱口而出。

琉光阁最大的问题就是破煞丹,可没有诛心草就炼制不成破煞丹。

归根究底,提供十年以上诛心草给琉光阁的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叶凌月也想知道,对方是怎么栽培诛心草的。

唐天颂既是安插了人手在琉光阁,或多或少总是知道一些的。

一听到诛心草,原本面带喜色的唐天颂微微一愣,他的神情变化表明,他的确知道诛心草的来源。

“叶队长,很抱歉。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没想到,唐天颂居然拒绝了叶凌月的提问。

难道说,提供诛心草的那人,连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唐天颂都要顾忌?

“哎,姓唐的,你还是不是男人,凌月那么干脆,你倒是婆婆妈妈了起来。凌月,他不说,我们就不给功勋值。你说人是我杀的,那就我杀了好了,大不了我回老家去,看你们怎么找得到我。”

光子的无赖脾气又上来了。

事实上,他离开浮屠天也有一阵子了,就怕一不留神被人现了,尤其是爹娘,要是现他偷偷来找阿姐,准少不了一阵敲打。

没准还会逼着他娶妻,找个女人来管教他。

一想到这些,光子打了个哆嗦。

他真想和凌月说,不用和姓唐的多说,不如一棍子把他打晕了,然后自己再入梦搜搜他的脑子,最好把他弄成个白痴,看他还说不说。

见唐天颂不肯松口,叶凌月已知,诛心草的事只怕关系甚大。

“唐队长,既然你有苦衷不能说,那我也不再多问。那我换一个问题,你可知道,这块令牌是谁的?”

叶凌月取出了一块令牌,就是早前她在河边现的那块“金雕”代表队的那一块,递给了唐天颂。

后者看了几眼,面有愕色。

“这不是楚天狂的队长令牌嘛,他是歧玉城里的一只中型代表队的队长,听说前阵子出城去了,后来就不知所踪了。金雕代表队也因为群龙无,下面的猎妖者都66续续加入其它代表队了。叶队长,你是从何处找到这块令牌的?”

唐天颂在歧玉城呆过一阵子,和这里的不少队长打过交道。

楚天狂是个性情中人,唐天颂和他喝过几次酒,还算有些交情。

早前楚天狂失踪后,唐天颂还找过,只是没有半点下线索,再后来,九洲荒狩开始了,唐天颂也就放弃了。

叶凌月就将在河边的树下,现尸体,尸体的特征以及令牌的事,也详细地说了一遍。

这一说完,唐天颂的面色就变了。

他大概也猜出了,楚天狂失踪必定是凶多吉少,但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死了。

而且不是被妖兽击杀而是……

“该死!我早就该想到了,一定是东方琉璃那妖妇,一定是她害死了天狂。楚天狂是东方琉璃的爱慕者,他在失踪之前,一直在追求东方琉璃。”

唐天颂气得额头青筋跳动,手落在了桌案上,那桌案却是一下子化为了齑粉。

“唐队长,此话从何讲起?为何你一语断定,杀害楚天狂的就是东方琉璃?”

叶凌月心下一惊。

楚天狂的身份确认,对于叶凌月而言很重要。

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楚天狂体内有鼎息的痕迹。

对方没有在楚天狂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而是直接绞碎了他的脏腑。

若是真的是东方琉璃做的,那就意味着东方琉璃手中,一定有九洲鼎片!

这个消息,可比四五千功勋值值钱多了,毕竟只要身在歧玉城,叶凌月就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妖兽肉。

“这很明显,东方琉璃那女人阴险的很。早前她一直让天狂服用破煞丹。我当时就警告过,那破煞丹有问题,可天狂被那女人迷得团团转,不听我的劝告。破煞丹里含有诛心草。那诛心草服用多了,人会神识不轻,慢慢的骨骼脏腑也会生变化,轻则化为半兽人,重则会因难以承受,身体爆裂而亡。”

唐天颂似是回忆起了什么痛苦的往事,眼眶慢慢红了起来,他的双拳紧紧握着,几欲捏碎了。

“半兽人?”叶凌月脑中灵光一闪,“且慢,唐队长,你说的半兽人可是像宣武城那样的半兽人?”

叶凌月这才想起,马城主下面就握有一只战斗力惊人的半兽人军队。

难道说,那些半兽人并非是传说中的,马城主培养成的,而是东方琉璃和马城主等人勾结,一起用了破煞丹孕育出来的?

“叶队长果然是心思细腻。若非是和马城主以及更高层的某些人勾结,凭东方琉璃一介女流,又只是名普通方尊,她怎能在歧玉城只手遮天。”

唐天颂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秘密,他其实知道也没多久。

是他前往宣武城,参加九洲荒狩的报名时,无意中现的。

东方琉璃以歧玉城为据点,利用破煞丹,培养出半兽人军队,再高价卖给马城主甚至是一些大型城池,提升他们的战斗力。

可是考虑到事情关系到九洲盟的城主们,他虽知道真相,却一直不能说出口。

若非是叶凌月这次现了楚天狂的尸体,只怕他还会将这个秘密一直隐瞒下去。

看来,九洲鼎片真的在东方琉璃手中,只是不知道,她手中握有的到底是哪一部分鼎片,那鼎片是不是也包含了鼎息?

叶凌月不由握紧了右手,那乾鼎鼎片微微一颤,似乎也为了新的九洲鼎片的出现而感到激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