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长老虽是派兵去追杀叶凌月等人,可一想到自己以后都当不了真正的男人,就余怒难消。

“杀了叶凌月和黄泉代表队的人还不足以让老夫泄愤,我要上报九洲盟,就说那姓叶的谋害本长老,让她身败名裂,成为整个九洲盟的公敌。”

荆长老越想越是恼火,直接拿出了一头方兽,在上面写了些字后,就准备上告九洲盟。

那是一头隼形方兽,一破空而出,就如箭矢般,直入天空。

可是就在这时,天空传来了一阵长唳。

有一道黑影,朝着那头方兽欺去,将荆长老的那一头方兽直接给撕成了两半。

“哪来的畜生,居然敢伤本长老的方兽。”

荆长老面如寒霜,身形一拔,就往高空掠去。

这时那黑影从天而降,径直落到了荆长老的面前。

只见黑影却是一头老鹰,那老鹰的个头比荆长老还要高大些,金眸灰羽,金色的喙和利爪,浑身上下,散着一股凛冽的气息。

忽的,荆长老眼眸一缩,膝盖一个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中……中原侯大人!”

原来荆长老看到了老鹰的脖子上,挂着的一物。

那一物,是块令牌,那令牌看似和他身上的那一块荆州令长得一模一样,可仔细一看,令牌的正中雕刻的乃是“中原”两字。

整个古九洲,只有一块令牌上雕刻有“中原”的字样,那就是五百多年前,九洲盟铸造的中原令!

荆长老吓得连舌头都打结了。

中原侯那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凌驾于九洲盟盟主之上的巅峰存在。

一直以来,九洲盟内都是众说纷纭,说是中原侯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可如今看来,中原侯还健在。

只是,这头老鹰和中原侯是什么关系?

难道它就是中原侯本尊?

荆长老暗暗吞了口口水,关于中原侯的传闻中,可没有那位大人的具体相貌。

还是说,中原侯那般修为的人物,一身的元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可以换化于无形,变成老鹰也不奇怪。

“中原侯大人,不知您老今日到来,所为何事?有什么忙是小的可以帮得上的?”

荆长老见“中原侯大人”不话,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一声尖锐的唳声,荆长老的耳朵险些没被震聋了,再看看前方的地面上,多了一行字。

字深刻入石,赫然是老鹰用了爪留下的。

“妄动叶凌月者,死!”

荆长老面色一变,难道说,中原侯大人今日前来的目的,居然是为了叶凌月。

这这这……叶凌月居然认识中原侯?

他早前居然想用一个大城池的城主之位,诱骗中原侯的人加入自己的阵营?

荆长老这时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几个耳光。

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了。

只要中原侯乐意,整个古九洲都是他的!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啊。小的绝不敢为难叶凌月。”

荆长老头如小鸡啄米状。

他刚话一说完,头顶啪的一翅膀拍了过来。

荆长老猛地一头撞在了地面,摔得一口老牙都飞了。

地上又多了一行字。

“叶凌月也是尔等可以叫的?”

荆长老苦着脸,好艰难才爬了起来,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小的该死,叶大人尊贵无比,小的怎么能直呼她老人家的大名。小的誓,从今往后,再也不敢和叶大人作对了。”

荆长老捂着嘴,一口断牙只能往肚子里吞。

“记住,今日之事,决不能有第三人知道。”

荆长老哪里敢反驳,只得狂点头。

老鹰见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才傲娇地掸了掸翅膀,仿佛方才拍了一下荆长老弄脏了它似的。

这才振翅直入云霄,那声势,竟是比雷闪还要快几分。

荆长老跪在了县衙里,半天没有反应。

直到他的侍卫将他扶了起来。

“长老你没事吧,难道是有敌袭?”

那侍卫见了荆长老的狼狈样,吓了一跳。

长老最近是怎么了,先是狂拉肚子,这会儿又头破血流的。

可不该啊,县衙外明明是层层把守,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才对。

“敌袭个屁,快点派人去把聂方士和那一千名精锐找回来。”

不问还好,这一问,正戳在了荆长老的痛处。

“追回来?可是长老,你不是让他们去杀……”

侍卫更加不解。

“给我闭嘴,以后谁也不许在我面前提叶凌……提杀叶大人的事。罢了罢了,还是本长老亲自去把人给追回来,还不给我去准备车马。”

荆长老哭丧着脸,在前去追回之前,荆长老左思右想,觉得还不稳妥。

他当即就写了一封信,上报九洲盟。

当然,他是不敢提中原侯的,要不让九洲盟知道他遇到了中原侯,还让人给走了,那他这个长老也就不用当了。

荆长老只好只字不提房阿县的事,又重新草拟了一封信件,上奏给了九洲盟。

信中不用说也是歌功颂德,将叶凌月和黄泉代表队的功勋大大地赞美了一番。

而此刻,冒充了一回中原侯的三界鹰,刚刚回到了自家主人紫堂宿的身旁。

苍茫的天空之巅,云海之上。

紫堂宿孑然而立。

三界鹰不解地看看自家主人。

主人这什么怪癖好,明明已经到了叶凌月身边,明明那么想念她,怎么就不亲自去见她一面呢。

非要等到荆长老准备暗算叶凌月时,才出手。

而且还鬼鬼祟祟的,不自己出面,非要它出面。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那人族长老的挫样,三界鹰还是此行很是值得的。

“她身边有人了。”

紫堂宿淡淡地说道。

他找到叶凌月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有人?”

三界鹰不明白了。

三界鹰想了想,猛然想起,在宣武城时,叶凌月身边有个帝莘。

而在房阿县的时候,叶凌月身边有她的伙伴。

难道说,主人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和叶凌月见面?

额……它怎么就给忘记了,自家主人和人相处的能力有待加强。

再或者说,除了叶凌月之外,他其他人一个都懒得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