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凤,你胆敢戏弄本妖,你言下之意,你今日前来,就是听命于此人?”

青煞妖见对方既无倾国倾城的容貌,又没有过人的实力,如此的人物,怎么可能驱使得了眼高于顶的凤凰族落。

不用说,一定是火凤在戏弄他。

“真真假假,你一试便知。”

火凤倒也不否认,,也不是第一次领教叶凌月的狡猾了。

他心底已经开始替青煞妖默哀了,凡是小看了叶凌月的人,后果都是凄惨无比啊。

“你就是青煞妖?”

就在青煞妖气得只差七窍生烟时,那看着毫不起眼的人族女子,开了口。

就在她开口的一刹,青煞妖忽是现,对方身上的气势,变了!

依旧是没有半点轮回之力。

可少女的声音冰寒彻骨,竟让杀人如麻的青煞妖有种如坠冰窑之感。

她的身上,陡然爆出了一股力量。

那不是轮回之力,却更胜轮回之力!

只见叶凌月足下虚空一踏,一道剑光载着她到了半空中。

她的身影骤然一动,一股无形的压力,顷刻压境而来。

十重天,已然动。

青煞妖在内的众妖,忽觉体内妖力一窒,就好像身上背负了一座山岳,无形中多了负荷,身形也暴减了几分。

“这是什么武学?”

青煞妖和火凤不由惊诧。

两人都不约而同,感受到了这股奇异的力量。

“装神弄鬼,吃我一记。”

青煞妖身上,妖纹迭起,一股浑厚的妖力瞬息而至。

他那锋利更甚刀刃的妖爪,直轰向了叶凌月的面门。

青煞妖这一招,本是夺命一击,讲得是快狠准。

可奈何在了十重天的作用下,他的身法愣是被压缩了大半,力道也骤减。

叶凌月轻啸了一声,纤腰一拧,竟是轻轻松松闪过了青煞妖的致命一击。

她方才闪过,身后忽有数十道暗芒爆射而出。

却是几把天剑麻。

那些天剑麻都是灰火锻炼而成,来势凶且猛。

“啧,雕虫小技,还想杀得了本妖。”

青煞妖也是有几分能耐,只见他狼爪内猛地生出了一股妖力,隔空一抓,那些天剑麻被阻在了半空。

可就在这时,叶凌月衣袖一挥,又有数十把天剑麻爆射而出。

青煞妖狼脸抖了抖,忽是意识到,对方不仅是一名武者,还是一名方士。

他面色僵硬,不得不撤离疾退了几步。

一道剑风从他手臂上擦过,手臂上就一阵剧疼袭来。

青煞妖用手一摸,那小小的伤口居然迅溃烂开,散出了一股铁水生锈般的烂臭味。

再一看,青煞妖那一身糙皮居然腐烂了,里面的肌肉流脓,里面的白骨也露了出来。

“有毒!”

青煞妖哇啊着大叫了起来,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正派人士,居然会使用毒这么下三滥的计量。

最惊人的是,对方的这种毒,居然对妖煞之体的他也极具伤害。

“有毒又怎么了。就准你们挖密道搞偷袭,就不准我们用点毒。”叶凌月却是脸不红气不喘。

以多对少,以男对女,在这种不利于己方的情况下,她会想尽一切法子获胜。

只因她心知,若是她不胜,那给她一起陪葬的就是房阿县和整个黄泉代表队的性命。

“老大,打得漂亮。”

小乌丫和挽云师姐也加入了混战中。

两人也是势如破竹,击杀了数名妖兵。

火凤见了叶凌月无所不用极其,一时也是语塞。

再头疼着看看自家的宝贝女儿,内心有点小纠结,不知道把女儿交给叶凌月,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叶凌月的冰凝毒极其厉害,青煞妖只是沾染了一点,一只手臂就报废了。

即便是在中原地区,而从未遭遇过这种境况的青煞妖,双眼血红。

他抬起了右爪,用力一撕,竟是将整只中毒的左手臂撕扯了下来,

他这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人族,你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青煞妖身上的妖纹,妖光大作。

右臂的爪出了怪异的响声,空气中,妖力凝聚。

“小心身后!”

火凤一惊,出声提醒之时。

叶凌月只觉得身后,一股可怕的妖力波动。

“妖爆击。”

一团凭空生出的妖力,在叶凌月身后炸开了。

妖力之巨,叶凌月被震得浑身气血大乱,险些难以控制身形。

她的咽喉里,一股腥甜味涌了上来。

青煞妖一击不得手后,空气中,又迅凝聚起了多股妖力。

那妖爆击来无影去无踪,凭空生成。

叶凌月也是防不胜防,好几次,都险些被击中。

一番躲闪之后,叶凌月的黑脸上,已满是疲乏之色。

小乌丫见状,也是按耐不住,就要上前帮助。

“小乌丫,不可!”

火凤拦下了小乌丫。

“父亲,让我去帮忙。”

小乌丫气得握紧了拳头。

“你觉得,你比你们家老大强?”

小乌丫哑然。

在她心目中,老大是无人可及的。

火凤瞥了眼自家女儿,说他自私也好,护短也罢,可就算是小乌丫上前,也很难对付毫无踪迹可循的妖爆击。

“可是再这样下去,老大会受伤的!”

小乌丫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她不需要任何人帮忙,眼下能帮她的只有她自己。”

火凤按住了小乌丫的肩膀,制止她妄动。

这是一场艰难的战斗,旁人难以插足,叶凌月若是没法子击杀青煞妖,那她如何在中原地区立足。

对阵青煞妖,是她的第一战!

是一战成名还是兵败如山倒,在此一举!

“说的不错。”

带了几分疲乏,却依旧清凉悦耳的女声,不期然传来。

叶凌月抹去了额头的汗水,眼眸异常的明亮。

若是连一个大妖巅峰的青煞妖都没法子对付,她怎么立足于中原地区。

“这时候还要说大话,也罢,就让我送你上西天!”

青煞妖不耐地打断了叶凌月的话,他狞笑着,又起了新的一轮疯狂的进攻。

漆黑的夜空,黎明即将结束。

这个时辰,天本该亮了,可属于天亮之前的那一份光明却迟迟不肯降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