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涅槃的失败,对于老族长而言,是一次沉重无比的打击。

也同时让他明白,以他的资质,有生之年是无法再承受第二次大涅槃了。

九涅峦也不是适合凤凰一族修炼的最佳地点。

若是九曲火山再爆一次,恐怕整个九涅峦都会灰飞湮灭,甚至波及周边的其他村落,伤及无辜。

这些都不是老族长愿意看到的。

可老族长的希望,并没有完全破碎,他在孙女小乌丫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天生的幻影凤凰,又拥有古凰之血,最重要的是,小乌丫有着一群可以陪伴着她走下去的伙伴。

若是说,有人能冲击大涅槃,那就只能是小乌丫。

“父亲,小乌丫才刚回到我们的身边,我求求你……”

冰凰一听女儿才刚回来,就要离开,不由肝胆欲裂。

“妇人之见,真正的凤凰,能翱翔于九天之外。小小的九涅峦,怎么能困得住最强大的凤凰神鸟。”

老族长的呵斥,让冰凰不由眼神一黯。

火凤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娇妻。

其实,他们的心底也都很明白,小乌丫的天赋过了他们夫妇中的任何一人,她有更广阔的天空。

小乌丫也红了眼,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爷爷看破了她的心事。

从她回到了九涅峦的那一天开始,她的心就是忐忑的。

一方面,她沉浸在和父母兄长团聚的喜悦中,另一方面,她又担心着和老大、小吱哟的分别。

她甚至不知道如何抉择。

可爷爷的决定,却给她指出了一条明路。

这个看似严苛,毫无人情可言的老者,已经用他睿智的双眼,看透了一切。

他恐怕也早已看透了,小吱哟并非是普通的兽族。

能够在丹火明凰的重击下,顽强地存活下来的兽族,一定是凌驾于凤凰血脉之上的顶级兽族。

可这一点,骄傲的老族长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亲口说出来的,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爷爷,孙女谨遵你的教诲,无论将来孙女儿身在何方,一定会记得我身上肩负着的使命。”

小乌丫哽咽着,宣誓般做出了承诺。

“老族长,岳父岳母大人,我答应你们,一定会陪着小乌丫。不成神鸟,誓不为人。”

小吱哟握住了小乌丫的手,两个人的眼中都带着对将来的无限憧憬。

看到了女儿脸上,又洋溢出了幸福的微笑,火凤冰凰夫妇心中,就算是有再多的不舍,也只得压了下去。

“诸位,这一次的大涅槃,亏了你们的鼎力相助,九涅峦才得以保存。只是你们终归是异族,不宜在这里久留,还请你们尽快下山。”

老族长得了小乌丫和小吱哟的承诺后,很是无情地下了逐客令。

分别的时刻,还是到来了。

小乌丫满脸的不舍和火凤冰凰以及自己的兄长们一一道别。

黄泉代表队的众人也开始整顿行李,准备启程。

这时候,叶凌月却被老族长单独叫住了。

“叶队长,还请留步。”

老族长遣退了下人,单独和叶凌月共处一室。

“老族长,你让我留下有何指教?”

叶凌月和这位面容严肃的老族长几乎没有私下说过话,看得出,对方并不喜欢人族。

反之,她也不喜欢这位老族长。

对方虽然说是凤凰,可叶凌月总觉得,他那双茶褐色的眼睛犹如鹰隼一般,看着让人很不舒服。

“江山代有人才出,想不到,叶队长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一个。”

老族长意味深长地说道。

叶凌月微微一怔,面色不改半分。

“老族长这话是何意,凌月愚昧,不知道老族长话中具体是什么意思。”

“叶队长手中握有至宝,却不露半分,若非是这一次大涅槃,只怕老夫都要看走眼了。想不到,尘世之间,还有人握有神界才有的宝鼎。”

老族长话音一落,叶凌月浑身的神经骤然绷紧,身子蓄势待,就如一头扑食的猛兽。

她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眼看破了她身有乾鼎的秘密!

脑海中,万千念头一闪而过,叶凌月权衡着,是否要和老族长撕破脸。

只是这老家伙的实力,堪比大神通境的强者,她若是狙杀,必须一击得手。

叶凌月只是权衡了下,心中就有了决断。

在叶凌月思忖之际,凤皇也在打量着叶凌月,有一瞬间,他能感觉到,叶凌月的身上有一股凛然的杀机。

可那杀机很快就消失了。

老族长的嘴角弯了弯,不苟言笑的脸上浮动着一片欣赏之色。

这是个很会审时度势的人,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的应变能力,看来,他的乖孙女儿的眼光,可比他这个老古板强多了。

“叶队长,不用担心。老夫不是你的敌人,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何能现你的秘密。”

老族长一脸的平和。

他告诉叶凌月,他之所以现了叶凌月身上的秘密,正是因为叶凌月在最后关头,为了保护小吱哟用了乾鼎攻击丹火明凰。

凤凰一族最初乃是看守方仙丹鼎的护鼎神兽,即便是被驱逐出人界,但是作为丹火明凰的后裔,它们对于神界丹鼎的辨认度高于常人。

老族长当时身受重伤,可他却感觉到了一股媲美神界丹鼎的宝气。

“你也许不知道,早前被你们击溃的丹火明凰,乃是第一任凤凰族长陨落前,将自己的神力封印在九曲火山下后形成的,若非是有宝鼎重创,将其击溃,恐怕无人能敌。这一次,却是老夫和整个凤凰部落欠了你一个人情。”

老族长虽没亲自看到叶凌月的乾鼎,但大致已经猜出,叶凌月身上应该藏有了重宝,因此才会有此一问。

“老族长客气了,您是小乌丫的爷爷,也就等同于我的爷爷,帮助凤凰部落,不过是举手之劳。”

叶凌月听罢,稍宽了些心,嘴上也客套了起来。

“小丫头,你就别和我假惺惺了,方才是谁想出手杀老夫灭口的?”

老族长一针见血指出了叶凌月的意图,后者尴尬地很,用力地咳嗽了两声。

“老夫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原本你救了小乌丫,我就欠你一个人情,如今又欠下了更大的人情。老夫也没什么可以报答的,姑且就告诉你一个消息吧,兴许对你有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