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小吱哟要和睿比试的消息后,黄泉代表队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派。

一派是反方,以小乌丫一家人、薄情、澜风、挽云师姐等人为的理智派。

“小吱哟,你这次实在是太鲁莽了,你怎么能擅作主张和睿比试,他可是中级阵师。”

中级阵师的战斗力,不下于小神通境,若是搭配了中级阵法,甚至能达到小神境巅峰。

另一派则是正方,乃是光子、秦小川、司徒三人组成的冲动派。

“小吱哟,干得好,这才有男人气概。中级阵师怎么了,敢和你抢女人,揍得他分不清东西南北。”

两方人马各不相让,吵得天翻地覆。

只有一个人保持沉默。

小吱哟脑子也乱轰轰的,它前去向老族长求亲,被断然拒绝。

恰好这时睿也来了,它也知道自己的实力比不过睿,可对方言语挑衅,它热血一涌上脑,忍不住就接受了对方的挑战。

可它也不后悔,它绝不容许小乌丫和那种人在一起。

“都别说了,小吱哟,我尊重你的决定。但自己做的决定,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必须承受。你若是败了,就必须放弃小乌丫。”

叶凌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

从知道小吱哟要挑战睿那一刻起,叶凌月就没表过意见,这是她第一次表态。

小吱哟迎视着自家老大的眼神。

从老大的眼神里,它看到了鼓励还有信任。

小吱哟重重地点了点头。

它一定会赢!

小吱哟和睿的比试,约定在了十五那一晚,地点就在九涅栾入口处的那一片古木林。

是夜,夜色正好。

玉盘似的圆月悬挂在了天空。

叶凌月和小吱哟赶到时,古木林外人头攒动。

几乎是九涅栾里大半的鸟族们都赶来了。

“人是我叫过来的,打败你之后,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小吱哟和我的婚事。”

睿在一群年轻鸟族的簇拥下,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做梦,小吱哟不会输给你的。”

小乌丫咬了咬牙,如果不是老大说,要尊重小吱哟的决定,她宁愿自己和睿打一场。

“小堂妹,别嘴硬了。很快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

睿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他提起了一口元力,脚下一跃,不愧是凤凰之身,睿的身法很是卓绝,修长的身形立于近五十尺高的一棵古木上。

小吱哟见了,额头的那一抹麒麟血亮起,巴掌大小的身形骤然变大,雪白的毛变得犹如钢刺般,根根分明。

它踏风而起,在一阵惊呼声中,几个纵身也稳稳的落到了睿对面的一棵古树上。

小吱哟眼底,涌动着嗜血的红光。

它前掌挥动,体内的麒麟之力化为了劲猛的掌风,掌风呼啸在半空中,无数的掌影朝着睿的头顶砸去。

睿身形一快,噗的数声,衣袖间射出了一根根凤凰羽翎。

那羽翎破空而出,变成了一枚枚羽形的飞镖。

嘭嘭——

飞镖刺穿了掌风,睿面有得色,可身后忽又有一道疾风袭来。

睿急退了数步,后背衣衫被撕开了一个大洞。

身后,小吱哟步步逼近。

这下等小兽的身法居然这般快,比起凤凰一族来也好不逊色!

睿大吃了一惊,早前的轻敌之心顿消。

他双臂一张,就如一头大鸟般,滑开了百余尺。

两人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已经交手了近百招,可睿没有讨到多大的便宜。

这让骄傲异常的睿很是恼火,他眼角余光一扫,只见地面上,小乌丫满脸的紧张,紧紧盯着小吱哟,一颗心全都在了小吱哟的身上。

睿眼底的凶光已经转为了杀机。

“倒有几分能耐,可惜了,遇到了我,你只有死路一条。”

睿眼底,凶戾之光一闪而出,他的指间掐起了阵诀。

血红色的血滴子自他的指尖浮出,他的脚下氤氲起了一个蓝色的灵阵,灵阵之中,那条足有水桶粗细的冰蟒显露出身影来。

“不好,是中级阵法-蟒噬冰灵术。”

蟒噬冰灵阵乃是水灵阵的进阶阵法,能形成威力惊人的冰噬蟒,这种巨蟒实力堪比大妖巅峰的妖兽,残暴凶戾。

在下方观战的火凤冰凰夫妇不由替小吱哟捏了把冷汗,他门早前是反对小吱哟和女儿在一起。

但看到了小两口已经是情根深种,也不舍得拆散他们。

如果小吱哟真的出了什么事,女儿一定会伤心难过。

那水蟒周身翻滚着浓郁的水灵之气,它吞吐着信子,口中喷出了一团冰雾。

冰雾寒冷异常,树木枝叶一遇到冰雾就迅凝结挂霜,生机全无。

小吱哟见状,不敢轻敌,几个疾闪,灵敏地躲避着冰蟒的冰雾攻击。

天空之上,只见一团白影在庞大的冰蟒四周蹿动。

“无用的鼠辈,除了躲闪你还有什么能耐。”

见冰蟒久攻不下,睿更加不耐,他眼神一厉,催促着冰蟒快击杀了这碍眼的小子。

冰蟒身上,蓝光一烁,冰雾迅积聚,形成了无数细密的冰棱。

轰的一声,尖锐无比的冰棱疾驰而去,笼罩住了小吱哟各处的要害。

眼看就要刺中小吱哟,它的皮毛在感受到了冰寒之气时,凝结起了一层白霜。

小吱哟的眼中,闪动着异样的红光,鬼畜之力蠢蠢欲动。

它的身形,化为了一道残影,竟在那无数道见血封喉的冰棱之间,见缝插针,躲闪穿梭。

那矫健的身影,转瞬就到了冰蟒面前,它的眼底满是不屑之色,一口咬在了冰蟒的七寸之处。

一股粘稠冰冷的蛇血,从冰蟒的七寸中喷了出来。

睿的脸色大变,如遭重击,身下的阵法光芒一黯。

怎么可能,他的蛇噬冰灵阵被破了!

睿的手指,紧紧握在了一起,几欲捏断。

不可能,他是高贵的凤凰血脉,怎么可能会败给一头杂种狗。

他还没有输,他要让下等的兽族付出惨重的代价。

睿胸口内一阵气血翻涌,作势就要拼死最后一搏。

可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响声,地面猛地一颤,整个九涅峦摇晃了起来,从天的那一边,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