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月那怨毒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拜你所赐,洪家只剩我一人了。”

洪明月的脑海中,倒影般闪过了一个个人影,以她为荣的爷爷、疼爱她的爹娘、双胞兄姐,全都死了。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眼前的叶凌月。

如果没有叶凌月,那她洪明月这一生将会是一帆风顺,她还会是青洲大6上那个顺风顺水的天之骄女。

可这一切,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出现,一切都不同了。

“洪明月,你口口声声说,洪府的人是我害死的,我不否认,那是因为他们本就该死。但洪玉郎,却是因你而死。你不顾兄妹之情,坐看他被同伴击杀,你早已没了人性。”

虽然厌恶洪玉郎,但看他活活被离火蛛烧死,叶凌月也觉得很是替他不值。

叶凌月的话,让洪明月不禁恼羞成怒。

月沐白得了神通技离火蛛,也是一脸的跃跃欲试。

“何必与她多说,这女人,我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联手,杀了她。”

付堂主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暂时离开了。

至于神通池里的其他人,都只顾寻找自己的神通技,压根不会留意旁人的死活,他们倒是巴不得叶凌月等人自相残杀,少一些人和他们争夺神通技。

这时候不杀叶凌月,更待何时。

一想到杀了叶凌月,紫堂宿就会痛苦不堪,月沐白的心中,就多了一种报复的喜悦感。

她的精神力一动,离火蛛再度显形,用精神力凝聚而成的离火蛛,口中的獠牙探了出来,圆鼓鼓的肚子里刚出了一阵咕哝怪响,口中就吐出了一条条红色的离火蜘蛛丝。

蜘蛛丝化作了数道红光,就如无数条火蛇袭向了叶凌月。

洪明月见状,身形一瞬,口中吐出了一道道的幽绿色的雾鳞。

两人如附骨之蛆,如影随形,紧追着叶凌月不放。

可怪异的事,叶凌月就如一条抹了油的泥鳅,虽对两人的夹击的有些手忙脚乱,可每到了危急关头,叶凌月都会滑溜的躲闪开。

而且这叶凌月也狡猾的很,她仗着身子灵敏,尽往人多和神通鱼多的地方蹿,躲开了攻击不说,还连带着给月、洪两人拉了不少仇恨。

好几次,月沐白和洪明月都险些误伤到了别人,引来了众怒激愤。

有了洪玉郎的前车之鉴,两人也不敢放开手脚,这样一来,三人在偌大的神通池里你追我赶,斗的不亦乐乎,可足足耗费了半个多时辰,愣是叶凌月的一根汗毛都没碰到。

这让月沐白和洪明月恼怒之余又很是摸不着头脑。

你说气人不气人,分明对方连个神通境都不是,倒是把他们两如假包换的神通境高手给累得气喘吁吁。

他们哪里知道,叶凌月因为得了薄情的神通技祝福之力的加持,此时的运气,比起一般人好了不下十倍,仗着这一份加持的祝福之力,叶凌月虽被追逐的有些狼狈,可却不至于陷入危急之中。

虽是没有性命之危,可叶凌月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她心知,靠着薄情的祝福加持,躲避追击,也只是权宜之计。

她能感觉到,身上薄情给予的那股祝福之力,随着她数次躲避开月、洪两人的攻击,正在缓慢地流失。

想来薄情的这种辅助类的神通技的持续时间,也是有限的。

叶凌月的猜测没有错,薄情的祝福神通技,用在了他人的身上,持续时间为六个时辰,六个时辰之后,祝福之力就会消失。

而此刻,距离祝福之力消失余下的不过一个多时辰。

“这月沐白和洪明月也没有多大能耐嘛,追杀一个废物城主,居然都用了大半个时辰。好在,本少爷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奚九夜那家伙这会儿应该也差不多时候,进入神通池了吧?”

金三少旁观着,暗骂着月沐白和洪明月不中用,另一方面,却在想着,答应了自己出手相助的奚九夜,怎么还没有到。

却说看守神通池的付长老此时又去了哪里?

原来,在付长老对池中的众人出警告时,他忽察觉到,有人正闯入神通池。

而且,闯入者还不止是一人。

意识到了这点时,付长老当即收回了自己在神通池里的神识。

付长老一番查看后,现闯入者并非是真身,而是两股气息不定的元神之力。

不过那两道元神之力的波动并不是很强,以付长老的修为看,这两名闯入者修为估摸着也就只有小神通境罢了。

一般而言,小神通境就算是炼成了元神,那也微弱的很,根本不足为道。

想到了进入神通池的通道里,设下的重重机关还有阵法,这些机关和阵法,其中有一些,还是针对元神的,付长老就没有太将这两名不知所谓的闯入者看在眼里。

他镇守神通池也已经很多年了,每年神通池开放时,总有一些没有神通碟的宵小之辈妄想闯入神通池。

无一例外,那些人都会被阻隔在通道里,而且下场极其悲惨。

就在付堂主准备收回神识,再度进入神通池看看里面的情况时,他浑身一震,脸上浮现成了惊慌之色。

“破了!”

机关、阵法,竟在短短的半个多时辰里,全被破解了。

那两股元神之力,就像是两只驰骋沙场的军队,呼啸而来,气势锐不可当。

这还他(娘)的是小神通境的修为嘛。

付堂主有些坐不住了,可他又不能擅离了神通池,因为神通池的存在,还需要他来维持。

“必须通知陈堂主,有人要硬闯神通池。”

付堂主诧然,正欲出讯号。

可就是这时,两道黑影暴掠而至,只听得“嗤嗤”两道指风,几乎是同一时刻,付堂主身后的影子,一下子被固定住了。

他的身上,凝聚起了一层层冰冷冰霜。

正盘腿坐在了院落一角的付堂主,顿时浑身僵硬。

付堂主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一个帝莘的妖神通,影缝之术,再就是奚九夜的一个凌霄冰指,直接把付三石给封住了,连看清两个闯入者的真容的机会都没有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