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重物落地的声响,红袖馆里乱成了一团,却见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女躺在了地上,口鼻耳处满是鲜血。

“花夏!”

琳心越过了横栏一看,见了小姐妹的模样,一阵天旋地转,疯了般冲了下去。

叶凌月等人越过了人群,也赶了上去。

“花夏,你别吓我,快来人,找医师过来。”

琳心满脸苍白,她不顾满地的血污,抱起了重伤的花夏,泪如雨下。

琳心和朝花夕拾四女,都是一起来到红袖馆的,彼此姐妹情深,平日,也是亏了四姐妹,她才有时间去学武。

“老板娘,不成了,她筋脉尽断,又被人……只怕保不住了。”

红袖馆的馆医立刻赶来了,可他查看之后,摇了摇头。

“在场的诸位,谁能救花夏,只要能保住她的姓名,我愿意出十万中级灵石。”

琳心泪眼婆娑,环顾四周,目光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红袖馆里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贵,不排除有一些医术高明的方士。

那些人一碰触到琳心的眼神,都退避三尺,先不说他们有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这女人可是得罪了金三少,为了一个下贱的红袖馆的女人,耗费体力又要得罪金三少,就算是十万中级灵石,也是得不偿失。

琳心绝望了,她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像今日这般体会到人情人暖。

她惨笑了一声,看了眼已经不能言语的花夏,凄然说道。

“花夏,姐姐没用,救不了你。你放心,你先去,我杀了金三少那禽兽后,就去下面陪你。”

她的眼中,怒火熊熊燃烧,咬了咬牙,抬起了掌来,一掌就要拍向花夏的天灵盖。

“慢着!”

一只手牢牢抓住了琳心的手。

“不要拦着我,她活着也只会更痛苦。”

琳心想要挣脱那只多事的手,却现手一阵无力,对方巧妙地制住了她的几处穴道,定睛一看,抓着自己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叶凌月。

“琳心姑娘,你先不要激动,我就问你一句,救下她的性命,你真的愿意给十万灵石?”

琳心愤怒地瞪了眼叶凌月,都什么时候了,这废物城主还提这些?

就连薄情也觉得叶凌月这问题问得很不是时候,扯了扯叶凌月。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薄情,你收钱,我干活。”哪知叶凌月咧开嘴,露出了一口白晃晃的牙来,撩起了衣袖,也不管琳心是什么反应,从琳心的手中抢过了花夏。

“你干什么,花夏她都已经……”

琳心刚要训斥,却见叶凌月很是熟练地替花夏诊脉、止血。

只见叶凌月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只是用手指在花夏的身上戳了几下,就迅止住了血,再接着,她扶起了花夏,手掌贴在花夏身上。

叶凌月的掌心,乾鼎滴溜溜地转动着,肉眼看不见的白色鼎息就如泊泊流动的溪流涌入了花夏的身体。

鼎息一入体,花夏体内的情况叶凌月看得一清二楚。

脏腑重创,筋脉也多处碎裂,还有花夏的体内有一股很猛烈的虎狼之药,下身也是一片狼藉,一看就是被人侮辱过,叶凌月越是诊断,越是对那个什么金三少感到不耻,如此对待一个弱女子,那帮人简直就是畜生。

也亏了她有鼎息,否则花夏死定了。

见叶凌月迟迟“不动手”,一旁的琳心更急了。

“她到底行不行,花夏快不行了。”

“琳心,你不用担心,医术是叶城主的看家本领,她一定能救。”

薄情见叶凌月对于叶凌月的怪异医术也是见怪不怪了。

其实方才的比试时,薄情就想说,叶凌月啥都不用卖弄,只要露一手她神乎其技的医术就行了。

医术是叶城主的看家本领?

琳心和司徒等人都看傻了眼,再看看叶凌月,却见在她的治疗下,花夏的体内,散出了一片白色的烟雾,她的皮肤如同煮红了般,大量的黑色的汗水流了出来。

大约是一刻钟后,叶凌月才撤回了鼎息,她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起身第一句话就是。

“人我救回来了,酬劳可一分都不能少。”

救回来了?

琳心还有些不信,忙让馆医上前查看,这一查看,就连行医几十年的馆医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神乎其技啊,真的救活了,不仅是救活了,花夏姑娘体内的筋络和脏腑也都完好无损。真是……真是神医啊。”

那馆医大呼小叫着,一时之间,周围的人都沸腾了起来。

早前嘲笑叶凌月是废材的司徒和澜风也是大眼瞪着小眼。

他们没耳聋吧,这个废材城主居然是神医!

“我……我,”琳心张口结舌着,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她忽地觉得自己很是好笑,她还要比试什么呢,她已经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再高明的武学,再厉害的攻击力,在一名能够救死扶伤的神医面前,那都是浮云。

光是凭着一手神秘的医术,叶凌月足以招徕到全古九洲最好的猎妖者。

“老板娘,你快救救拾冬她们。那些人不是人,是他们把我从楼上推下来的。”

花夏已经醒过来了,她睁开眼,现在自己没死,第一反应就是求着琳心,快去救其他的好姐妹。

“花夏,你别慌,我这就去救她们。”

琳心这才记起,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去办,她目光一厉,看了眼花夏血色全无的脸,再看看一旁吓得都不敢吭声的客人们,冷笑了两声,就往出云阁走去。

“薄情,我们也跟着上去看看。”

叶凌月推了把薄情。

“你就不怕引火上身?”

薄情记得,到宣武城前,可是叶凌月自己说的,让他们不要闹事。

“这不是琳心还差我十万块灵石嘛,再说了,对方姓金,听上去应该是我们的‘老朋友’,见了老朋友,怎能不打声‘招呼。’”

叶凌月说着,美目落到了最高层的出云阁上,眼底有浓郁的戾气一闪而过,她在花夏体内现的虎狼药,药效非比寻常,似乎是用紫火炼制的。

金家,紫火,这让她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早就该死去的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