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在渔寮镇又逗留了几日,直到渔寮镇彻底恢复了日常秩序,一行人才启程返回水之城。

在离别之前,渔寮镇的镇民拖家带口,无论是老少,都到了镇口送别叶凌月等人。

对于这些缜民而言,虽然只是和叶凌月等人相处了半个月的时间,可若是没有他们,只怕渔寮镇早已成了一座死镇。

对于所有渔寮镇的镇民而言,他们世世代代都会记得这位来自黄泉城的城主以及她的伙伴们。

镇民们送出了老远,直到看不见众人的影子后,才返回了小镇。

与来时的忧心忡忡不同,这一次踏上旅途,众人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四哥,你怎么鼻青脸肿的?”

上路时,叶凌月留意到秦小川的怪模样。

秦小川苦着脸,偷偷看了眼光子,后者压根没鸟他,只是跟在叶凌月身边就如一只花蝴蝶似的飞来飞去。

“不小心摔着了。”

这厮那一日在酒楼里被光子黑了一顿,储物袋丢了不成,还因为霸王餐被酒楼的伙计们海揍了一通。

秦小川不明白了,光子明明那一日对他那么亲热,怎么一回头,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哎,女人心海底针,这话还真没错啊。

“凌月,你留意到没有,蒋策那小子也不见了踪影。”

帝莘一夹马腹,策马跟上了叶凌月,将光子那厮给拦到了安全距离范围之外。

虽说知道光子和叶凌月是血亲,可那一日光子暗算帝莘的事,帝莘可是记得牢牢的。

在绮雪夫人被叶凌月炼化新生后,蒋策等人身上的冤煞之气也消失了,加之罗千澈离开后,蒋策的奴仆契约也被解除了。

可他一声不吭,就不见了,那会儿叶凌月等人正忙碌着镇上的事,谁都没有多注意。

“不过是个挑梁小丑而已不足为惧,倒是罗千澈不知去了何处?”

叶凌月一直都对罗千澈看不顺眼,她担心罗千澈也仅仅是因为绮雪夫人的缘故。

就在叶凌月等人赶着返回水之城时,水之城内,城主罗谦与多位新手城的城主也正在等待渔寮镇的结果。

城主府内,罗谦设宴款待几位城主。

“叶城主等人去渔寮镇也有好些时日了,不知近况如何?”

杨城主和五灵城主议论着。

自从众人去了渔寮镇后,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杳无音讯。

水之城又是罗谦的地盘,两位城主也不好的擅自打听。

“诸位,今日宴请大家来,是要宣布一件事,黄泉城城主的选举已经有了结果,获胜者正是蒋巡逻使。”

罗谦端着一杯美酒起身突然宣告。

众城主俱是一惊。

只见蒋策从门外走了进来,他一身城主府,看上去威风凛凛。

原来这蒋策也是地地道道的小人,他恢复了神识后,非但没有对叶凌月等人的搭救感恩,反倒心生歹念。

他知自己在渔寮镇的考核中,已经失了民心,就趁着叶凌月等人未离开前,先行返回了水之城。

他仗着罗谦是自己的姐夫,心想姐夫一定会扶持他,只要抢在叶凌月之前成了黄泉城的城主,到时候叶凌月就算是回来了,也是无济于事。

蒋策将渔寮镇的事和罗谦一说。

罗谦震惊之余,心中又嫉又恨。

想不到,罗绮雪那女人居然没死,这么多年了,她还心心念着鲛人王,最后竟还和鲛人王双宿双栖。

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他这个水之城主必定会成为千夫所指。

罗谦当即就决定,支持蒋策成为黄泉城的城主,同时他还剩了一条毒计,那就是立刻派人,在叶凌月等人返回的途中,沿途狙杀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返回水之城。

“罗城主,结果已经出来了,那叶城主等人又去了哪里?”杨城主骤然起身。

“叶城主,哪来的什么叶城主,蒋巡逻使才是真正的新城主。至于叶凌月那帮人,她们根本就是卑鄙小人,蒋策已经查明了渔寮镇的事就是叶凌月等人故弄玄虚。那光子也是和她们一伙的,他们祸害镇民,奸计被识破后,就逃匿了。本城主已经下令将他们列为通缉犯,上报九洲盟,不日将在整个古九洲通缉他们。”

罗谦眼眸冰寒。

叶凌月等人包藏祸心,要被列为通缉犯?

杨城主和五灵城主面色骤变,两人都觉得不对劲。

“罗城主,此事有些蹊跷,以老夫看需要仔细调查。”

五灵城主提议道。

“还需要什么调查,蒋策就是最好的人证。考核结果已出,我和九洲盟一致认定,革去叶凌月城主一职,由蒋策继任她的城主之位。”

罗谦蛮横无比。

“罗谦,你这分明是独断专横,我不服!”

杨城主怒着拍案而起。

“罗城主,老夫也以为此事不宜立刻下定论。”

五灵城主也表示不赞同。

“两位城主,赞同不赞同,可不全由你们说了算。别忘了,九大新手城各有城主,意见不合时,赞同人数多的一方通过,罗某赞成废叶凌月,立蒋策。”

罗谦早就有所准备,他一提议,九大新手城城主分裂成了两派。

除了金之城城主和五灵城城主之外,其余五大新手城的城主,俱是站到了罗谦那一方。

“看到了没有,加上罗某,一共是六比二,这回你们还有什么人敢反对。”

罗谦狂妄地笑道。

“我反对!”

就在罗谦得意之时,忽听到一声娇叱打破了宴席上的一面倒的局势。

罗谦大怒,正欲看清什么人敢反对他。

仔细一看,却见一鹤皮老妇走了进来。

“放肆,来人,你们都干什么用的。居然放了这老太婆进来。”

罗谦怒声训斥着。

城主府的侍卫连忙上前,他们不敢正眼看罗谦。

“城主饶命,可这人说她是少城主,她身上还有少城主的令牌。”

罗谦听罢,虎躯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当自己的娘都嫌太大的老太婆。

她居然是千澈,自己那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罗千澈?

“千澈,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成了这副模样?”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