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离海上,叶凌月等人面带不忍,他们没想到,鲛人王会为了一个无力的承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没了鲛丹,鲛人王一生修为散尽,他将不再是海中的王者。

“你们还是赶来了。”

看到了叶凌月和帝莘等人,鲛人王并不意外。

他望着站在了船头的叶凌月。

少女漆黑的脸在阳光下,明明是那么的不起眼,却她身上恍惚又有一种说不出魅力,动人心魄。

也就是这种力量,让她身后,跟随她的人越来越多。

“我非常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正如你们所见,这是墨离海的事情,就应该由我来处置。我希望,我无论做出了什么决定,最后还请你们能够带着千澈返回水之城。她是水神血脉,水之城需要她。”

鲛人王平静地说道。

他指间的鲛丹落到乐罗千澈的眉心处。

随着鲛丹的融合,罗千澈觉得自己体内的轮回水之力不再溃散,慢慢稳定了下去。

可当她以为,自己的容貌也会随之恢复时,她却现,自己衰老的容貌没有半点变化。

“我的脸,鲛人王,为什么我的脸没有恢复。”

欢喜没有持续多久,罗千澈看着水中,自己的容貌依旧是那般的丑陋,了疯似的抓着鲛人王不放。

“罗千澈,你适可而止吧。鲛人王已经将一身的修为给了你,你还不知足。你还残害无辜的镇民,契约人作为仆从,你这般的行径,根本没有资格称之为水神血脉。”

叶凌月见了罗千澈如此不讲理的嘴脸,气不打一处。

“叶凌月,你少在那里说教。我成了这副模样都是你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嫉妒我的容貌,现在好了,我变得和你一样丑,你就幸灾乐祸了。”

罗千澈没有半分愧疚。

哪怕是鲛人王献出了他的鲛丹又如何。

那是他应该做的,他当初答应过,会照顾她周全,可她还是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家洗妇儿,什么时候需要嫉妒你了。”

帝莘听得眉头一挑,他可以容许罗千澈骄纵狂傲,但是却不能容许她对自家洗妇儿有半点不敬。

“说得对,你哪来的勇气认为叶城主需要嫉妒你。叶城主,事到如今,你就别遮遮掩掩了。”

光子难得附和了下帝莘。

看到罗千澈如此厚颜无耻,光子恨不得抽她几个耳光,挫挫她的锐气。

不得叶凌月开口,光子变戏法似的摸出了一瓶药水,在叶凌月的脸上抹了几下,叶凌月脸上的妆容立刻融去,露出了真容来。

却见海风下,露出了真容的叶凌月长如瀑,映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她的肌肤如上好的白壁洁白无瑕,眉目口鼻,却如造物主最神奇的作品般,展颜之间,恍若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风华绝世。

罗千澈看到了叶凌月的真容时,本就摇摇欲坠的身子,重重一震。

那丑女,竟是假扮的,这才是叶凌月的真貌?

那般的容貌,难怪帝莘会为她倾倒。

“哈哈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你们一个个,都早就已经知道了不是嘛?你们都在笑话我,笑话我盲目自大,活该落到了今时今日的下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水神,什么水神之力,全都是假的。”罗千澈觉得自己就是个最大的笑话。

她以为只是水神血脉,尊贵无比。

却连一只水鬼都契约不了。

她自认容貌出众,可在叶凌月面前一比,她简直就是掉光了毛的丑小鸭。

她活了二十年,构架起来的那一份骄傲,在这一刻轰然塌下。

“水神并没有抛弃你,水神之力也是真实的,你不能契约她,那是因为,水神血脉的拥有者是不能契约水神血脉的拥有者的。”

看到了罗千澈悲痛欲绝的模样,鲛人王目光中,闪动着激动之色,颤声说道。

“什么?你疯了不成,什么水神血脉,你是说这怪物也拥有水神血脉!”

罗千澈一听,惶恐不安地睁大了眼。

这怎么可能,父亲罗谦明明就说过,这世上,只有她和他两个人才是水神的血脉。

“我说的,句句属实。她拥有的水神血脉,甚至血统的纯正度还要过了你。我也是刚刚才现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变成这副模样?”

鲛人王失魂落魄地走向了沉浮在海面上的海底水鬼。

水鬼见了鲛人王,有一瞬间的迟疑。

可旋即,它就出了一声怒吼,一根藤条挥向了鲛人王。

“鲛人王,小心!它会杀了你的。”

叶凌月见状,担心鲛人王的处境,她一声令下,只见囚天落到了水中。

身为太古生灵,囚天无论是在6地上,还是在海洋上,都有着极其可怕的生命力。

藤蔓迅往海底蔓延开,深扎在海上。

两强对持,面对同样强大的灵植,囚天半点也不肯相让。

只见它花盘上,那张流淌着毒涎的大嘴呲开,肥大的叶子犹如手掌般伸了出来。

叶片一卷,一道太古之力如雷闪般劈出。

那水鬼也是毫不示弱,它张开了触角般的藤条,狂暴着抽向了囚天。

两股截然不同的灵力,就如两股飓风,撞击在一起。

整个海平面,就如海底火山陡然间喷似的,一阵剧烈的波动,灵力化为了掀起了巨大的海浪,将整个墨离海搅得天翻地覆。

生活在墨离海中的那些水兽们,纷纷惊慌失措,四处逃散开。

可即便是如此,还是有大量的水兽遭了秧,几番交手之后,海面上浮起了一具具水兽的尸骸,看上去触目惊心。

“住手!我说过,这是墨离海的事,我不希望有任何外人插手。”

就在囚天准备动第二次攻击时,鲛人王挺身拦住了囚天。

“鲛人王,你这又是何苦?”

叶凌月不明白鲛人王为何要这么做。

他没了鲛丹,又怎么会是这海底水鬼的对手。

“凌月,由着他去。”

同样身为男人,帝莘出于直觉制止了叶凌月。

他看得出,鲛人王一定是现了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