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主~”一看到叶凌月,光子就如得了腥味儿的猫,飞扑了过来。

哪知眼前一花,黑着脸的帝莘挡在了他的面前,活脱脱就是个翻版夜凌日。

光子立马就焉巴了。

“为什么你们也在这里?”

帝莘很是不快,瞪着光子。

“帝大哥,你吓到光子了。我这不是来带路的嘛,那渔寮镇我经常去,再熟悉不过,有我在,你们会更加方便。”光子满脸的委屈,一副被丢弃的小狗样,可怜兮兮地冲着叶凌月求救。

“帝莘,别吓到光子。她一个弱女子,要跟着我们舟车劳顿,也是不容易,一路上要多照顾她。”

叶凌月不满道。

帝莘这家伙,最近是越来越离谱了,之前是薄情在内的男人,现在连女人都要吃醋。

“对对对,光子很需要人的照顾。”

光子那叫一个激动,他已经开始自行脑补,阿姐一路上像以前那样,对他关怀备至了。

“所以,我打算让四哥照顾光子。光子,这位是我四哥,一路上,他会和你坐一辆车,你要是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他。”

叶凌月说罢,就如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拽出了个秦小川。

“!”

光子那双笑得都眯起来了的狐狸眼,垮了下来。

脑中,美好的姐弟相处的各种景象,一下子幻灭了。

“光子姑娘,你好,我是秦小川,很高兴认识你。”

秦小川见到了光子,就如做梦似的,整个人云里雾里的,他的脸红的不可思议,一双眼不敢抬头看光子,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女神啊,他都期待了那么久的女神,居然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昨晚,六弟妹告知他,光子就在城主府时,他整个人都飘飘然了起来。

六弟妹还告诉他,让他多加油,接下来的月余时间里,他多的是机会亲近光子姑娘。

“你你你!谁要你照顾了。”

光子郁闷了,心里小人版的夜凌光仰天长啸,阿姐是大笨蛋。

见了光子一脸“娇羞”,秦小川满脸的期盼样,叶凌月这个当红娘的,可乐呵了,只是下一刻,她有些笑不出来了。

“帝大哥,我们又见面了。我是代表爹爹,陪同蒋策大人去渔寮村的。”

只见罗千澈满脸欢欣的走了过来。

她右眼的伤还没彻底好,还用纱布包裹着。

由于她的额前特意放下了一些刘海碎,所以这副独眼龙的打扮,并没有给罗千澈的美貌带来多大的影响。

昨夜,罗千澈听说了叶凌月和蒋策要进行城主考核,前往渔寮村,帝莘也会随同前往后,就央求着罗谦,也要一同前往。

罗谦对于这次在自己领域内的考核,本就有些不放心,担心叶凌月在暗中动什么手脚,被罗千澈这么一央求,就索性答应了她的要求。

可考虑到女儿身上的伤势,他也不大放心,所以这才派遣了鲛人王,陪同罗千澈一同前往。

罗谦派鲛人王前去的另外一个目的,却是为了帮助蒋策。

叶凌月个人的实力姑且不论,光是她早前展示的黄泉军,就已经让罗谦有些避讳了。

但若是有鲛人王在,那就另当别论了。

综合了各种因素,才有了眼前这一只极其怪异的考核队伍。

对于罗千澈的热络,帝莘表现的不冷不热,只是颔,算是打过了招呼。

一行人这才启了程。

大概是一天半时间之后,众人已经处于渔寮镇的附近。

在快到了渔寮镇时,叶凌月留意了下周围的环境。

渔寮镇的周边,是一条主干河汉水。

渔寮镇本身就是一座港口,紧邻着汉水而建,这样的城镇一般而言,都是重要的港口,大多数都很富裕。

可为何,光子会说,这渔寮镇眼下的情况很糟糕。

到了晌午时分,叶凌月一行人终于到了渔寮镇。

渔寮镇,一个中等规模大小的古镇。

它看上去和南方的水乡没什么两样,建筑白墙青瓦,很是整洁,除了没有水神瀑布那样壮观的景色,这里看上去和水之城似乎没什么两样

“这镇不是看上去好好的嘛,哪里的什么问题?光子姑娘,你不会是讹传吧。”

罗千澈下了马,看着眼前那一座城镇,有些不满。

身为女人,她最讨厌的就是比自己漂亮的女人。

那光子长得妖里妖气的,而且她也听洪明月说过,父亲罗谦有意想娶这个叫做光子的舞女为城主夫人。

一想到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人,会成为自己的后娘,罗千澈就没什么好语气。

身为水神血脉的罗千澈,一向自视甚高,一个舞女哪来的资格当城主夫人。

这要是传出去,她的脸面就丢光了。

她心中甚至盘算着,也许可以趁着这次在渔寮镇的机会,把光子铲除掉。

“少城主,我可没骗人,等你进到镇里面就会真相大白了。”

光子撇嘴,这对姓罗的父女,还真是一个德行,同样讨人厌。

“确实有些不对头。”

下了马后就一直没说话的叶凌月,开口说道。

“看吧,叶城主就比你有眼力多了。”

光子笑眯眯着,给了叶凌月一个赞许的眼光。

不愧是他家的阿姐,就算是不通武学,依旧是五感敏锐。

“哦,哪来的问题,你倒是说说。”

九洲盟的那位巡逻使一脸的不信。

他和罗千澈一样,都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人太少了。”

叶凌月一行人站在了街口上,被她这么一提醒,众人才留意到,过往的路人,的确有些少。

作为一个港口城镇,应该一年四季都人来人往才对,但是渔寮镇的大街上,人数稀少。

“这个季节,是港口的淡季,人少点也不足以奇,我们进镇看看。”

罗千澈不以为然着,觉得叶凌月说的理由完全不成理由,说罢就命令侍卫们一起进镇。

“鲛人王,怎么还不走。”

罗千澈一回头,看到了鲛人王正望着镇口的大河汉水,不满地嘟嚷了一句。

鲛人王若有所思地收回了视线,随着罗千澈进了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