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水,波光粼粼,倒映出了早前那人的身影。

不是旁人,正是早前在城门口时,让秦小川一见倾心的那名貌美女舞者。

“看来是我多虑了,她完全足够在水之城自保,只是这一次的危机,不知她能不能顺利化解。”

女舞者看向了前方的那一座主城。

运河的三分之二河段处,罗千澈下完了命令后,就等着那些鲸人战士们们来复命。

想到了帝莘早前对于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罗千澈心底冷笑着,没有人可以藐视水神的后人。

这时,水下一阵波动。

几名强壮的鲸人战士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船只,罗千澈心下一喜。

看来这些鲸鱼人们没有辜负她的期望,那个废物城主一定已经尸沉水底了。

鲸人战士浮出了水面,正当罗千澈俯身,准备盘问那几名鲸人战士时,蓦然间,其中一名鲸人战士猛地挥动了自己手中的三叉戟。

那一柄锋利无比的三叉戟,刺向了她。

罗千澈尖叫了一声,完全无防备的她的眼窝一阵骤疼,血红色遮挡了她的视野。

紧接着,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巨疼,长被鲸人战士们拉扯着,整个人如米袋子似的,摔入了水中。

水上,翻涌起了一片血色来。

罗千澈的惨叫声,惊动了帝莘等人。

帝莘等人,正在谈论着金之城城主已经那个混在了水之城中的妖族的事,没有人留意罗千澈的异常举动。

等到罗千澈落了水,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少城主落水了,快点救她上来。”

五灵城主等人大惊失色,帝莘也留意到了船只四周,游动着大量的鲸鱼人。

那些鲸鱼人,个个充红着眼,出了暴戾的怪叫声,围攻着五灵城主等人,阻止他们下水救人。

谁也没想到,一直对罗千澈敬若神明的鲸人们会突然暴动。

水上,是鲸人们的天地。

它们度极快,犹如飞鱼般,一下子就将罗千澈拉扯到了水底,不见了踪影,罗千澈也不知是死是活。

章全和老城主也不敢贸然下水,无奈之下,他们只得立刻靠岸,通知了水之城的城主。

“老城主,生了什么事?”

没过多久,叶凌月好挽云师姐她们的水箭船也靠岸了。

“少城主被鲸人袭击落水了,现在生死不明,我们正在全力搜捕。”

五灵城主见叶凌月等人没事,松了口气。

那个少城主落水了?还被鲸人给袭击了?

这是什么神转折,那些鲸人不是都是罗千澈的手下嘛?

他们再一想到早前,叶凌月击退那些鲸人时,手上似乎拿了面太鼓,难道说,鲸人们的反常和叶凌月早前的那面鼓有关系?

“千澈怎么样了?”

主城里,一名面相阴柔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干侍卫走了过来。

他的相貌,和罗千澈有些相似,年约四旬,那双浅灰色的眼中,时时闪动着狡猾的光色。

此人就是水之城的城主罗谦,他惊闻爱女落水,丢下了城务赶了过来。

一打听才知道,罗千澈是被鲸人袭击才落水的。

“不可能,千澈自小在水之城长大,水性很好,更何况,那些鲸人从小就听命于她,怎么会袭击千澈,这其中,必定有异。”

知女莫若父,更何况,罗谦还知道,这些鲸人平日都是居住在运河一带的,除非有敌袭或者是得了他们父女俩的命令,才会出现在人前。

光天化日的,哪来的敌袭。

他本人也没有布命令,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女儿召唤了那些鲸人。

至于为何女人由召唤变为了被袭,这一切,只能是等到了罗千澈被找到后才知道了。

罗谦城主命令全城侍卫,沿着运河搜寻,一直到了一刻钟后,罗千澈才被打捞了上来。

人倒是还没死,只是她的模样可就不大好了。

罗千澈的一只眼睛,被鲸人的三叉戟刺中,眼珠子都掉了。

还有她的脸,因为被河底的乱石刮擦,面目全非。

就算是脸能够治好,可罗千澈的那只眼,是废定了。

看到了爱女成了这副样子,罗谦一口气差点咽不下去。

他阴沉着脸。

他的周身,盘旋起了一股可怕的轮回水之力的波动。

一个水蓝色的阵法,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类似的阵法,早前罗千澈也使用过,只是罗谦脚下的这个阵法,比起罗千澈来,无论是范围还是灵力,都要充裕的多。

阵法中,一朵浪花破阵而出。

浪花的顶端,站着一名高大俊朗的男子,那男子,有一双湛蓝色的眼,蓝色的短,他光洁的额头上,有一个水蓝色的印记。

鲛人修长的脖颈上戴着一串贝壳项链,他的下半身,也是鱼人。

“是罗城主的半神兽鲛人王。”

看到了那鱼人时时,挽云师姐轻声在叶凌月耳边说道。

鲛人?

叶凌月是听过这个兽族的,听说鲛人一族,是水系灵兽中,仅次于龙族中最强大的存在。

它们大多居住在远离人群的偏远海域,鲜少和人打交道。

想不到,水之城的城主竟能召唤出鲛人王。

“鲛人王,我的女儿被鲸人攻击,它们是你的部下,我命令你,立刻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罗谦城主质问着鲛人王。

对于罗谦的强硬口气,高傲的鲛人王却没有表露出过多的不满。

它行了个礼,掐了个法诀,河面上,一片波澜,一名鲸人战士出现在它身前。

鲸人战士的眼中,已经没有了血红色,惑心鼓的功效已经消失了。

可怜的鲸人战士跪在了地上,对于罗千澈的事,它们也没法子解释。

它们只知道,等到它们清醒过来时,罗千澈少城主已经受了重伤了。

“下贱的鲸人们,为了你们的愚蠢,我要你们全都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人,把这一套运河里的鲸人们,悉数毒死。有逃跑者,全都斩杀,一个不留。”

罗谦城主想到了女儿的模样,心痛欲裂,他一挥手,身旁的侍卫一刀就斩下了那名鲸人战士的脑袋。

叶凌月一听,下意识就要制止。

“洗妇儿,不要冲动。”

帝莘抓住了叶凌月的手,将她困在了怀中。

在罗千澈被打捞上来时,帝莘就已经知道,罗千澈的事,一定是叶凌月暗中动的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