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城?

看帝莘那眼神口气,就好像水之城是个旮旯地似的。

话落到了水之城的这帮人的耳里,岂止是不中听,简直是刺耳。

这要是其他新手场的人说了还好,可偏眼前这几个人,说是从黄泉城来的。

水之城好歹也是九大新手城中,景色优美程度仅次于五灵城的,先不说你是个冒牌货,就算不是冒牌货,难不成黄泉城还会被水之城更好?

在帝莘的逻辑里,天大地大洗妇儿最大。

只要有洗妇儿在的地方,地狱都能变仙境,要不是叶凌月要到水之城,他才懒得来这个破城。

听帝莘这么一说,叶凌月的心情大好。

洗妇儿?这两人,真的是双修伴侣。

只是,不是只有凡夫俗子才会称呼自己的妻子为媳妇儿嘛。

一想到自己被公然拒绝,罗千澈的脸上挂不住了。

她嫉恨地瞪着叶凌月,恨不得把叶凌月瞪出一个窟窿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把你们全都关进大牢,听候落。”

说罢,罗千澈眼眸一沉,她的手间,再度凝聚起了一股元力,只是和早前的水之灵鞭不同,

这一次,罗千澈的手中,水之轮回之力凝聚成了一根权杖。

只听她口中念念有词,在她的身下,浮现出了一个阵法,那阵法出现时,一股强大的元力波动在不断增强。

“这是?”

叶凌月和帝莘都是一惊,尤其是叶凌月,看到了那根权杖时,她总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也见过与人用过类似的法子作战。

上善若水,在五行之中,轮回水之力是可塑性最强的,但是像是罗千澈这种运用轮回之力的方式,叶凌月和帝莘都是第一次看到。

而且随着罗千澈的元力波动越来越强,她的脚下,一头庞大的灵兽,正呼之欲出。

“少城主,且慢。”

听到了那一声喝阻,罗千澈气息一顿。

就是这时,只听得城中匆匆走来了几人。

那为的一人,白须拂面,身后还跟着个熟人章全,却是五灵城的城主。

“帝莘啊,你小子可算是来了。少城主,误会一场,你眼前的这位,的确是黄泉城的新城主,方才冒犯了少城主的乃是我的忘年之交帝莘,也是我们五灵城这五十余年来,最快成为猎妖者的新人王帝莘。”

五灵城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众人之间的误会。

原来,五灵城主在接到了城主会晤的消息后,就收到了帝莘的信。

信中帝莘告知了五灵城主,叶凌月成为黄泉城主的经过以及他们会途经金之城。

只是按照信上所说,帝莘一行人也应该早就抵达水之城,他们迟迟未到,想来在金之城遇上了什么事,这才会有了杨城主的那封信。

“原来是五灵城的新人王,难怪如此了的。既然老城主都做证了,我就姑且相信,这个女人就是黄泉城的城主。”罗千澈尽管心中不愿意,可五灵城主德高望重,乃是众城主中的长者,就连九洲盟,都要给老城主几分面子。

她一个晚辈,自然不敢太过放肆。

听说了帝莘是新人王后,罗千澈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她早前也曾耳闻,五灵城今年出了个厉害的新人,此人是五灵涅槃体,资质过人,罗千澈一直想要见上一面。

如今看来,不愧是她相中的男人,五灵涅槃体这种体质就足以逆天了,又能在月余时间内成为猎妖者,这样的记录,在整个古九洲都是屈一指的。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老城主和章全,目光一定,不约而同,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帝莘在五灵城时,险些冲冠一怒为红颜,他们都很好奇,叶凌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倾城倾国的佳人,引得帝莘如此疯狂。

可如今一看,两人都有种……大失所望之感。

章全更是心里直冒嘀咕。

“帝莘这小子,实力强,天赋高,可审美观似乎有点问题,这女人貌不起眼,还黑不溜秋的,怎么看怎么都比不上罗千澈少城主吧?”

老城主则是留意到了叶凌月的一双眼。

他心中微微一动,这少女,虽是貌不惊人,可那双眼,眼眸虽是清澈但不见底,女子嘴角含笑,待人看似亲切,却又不卑不亢。

方才面对罗千澈的挑衅时,其余众人都是火冒三丈,唯独那少女气息不乱,稳如泰山,这个年龄,就有如此的心性,此女若非迟钝的过了头,就是少年睿智,气度惊人。

想到了这里,老城主的神情和善了许多。

“这位应该就是帝莘信中提起过的叶城主吧?”

“老城主有礼了,在下正是叶凌月。”

眼前的长者,最初时对她有几分轻慢,可只是几眼,就态度生了变化,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九大新手城中,资历最老的城主。

电石火光之间,叶凌月心中明白,要想拿下这一次的城主会晤,她势必要把五灵城主也拉到自己的阵营来。

“两位城主,还请随千澈进城,家父已经在城中等待。”

罗千澈见五灵城主都对叶凌月如此看重,心中更加不快。

她暗暗冷笑了两声,心道。

“粗鄙的女人,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法子得到了这个黄泉城城主之位,但水之城,绝不承认这么废物的城主。你以为,进了卫城,就一定能进入水之城,那你就错了。水之城,不容许任何废物的存在。”

罗千澈做了个请的动作,旋即前方让开了一条道,叶凌月和帝莘等人这才循着老城主,一起进入了城中。

见危机已经解除,秦小川不由往身后看了几眼。

让他失望的是,早前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子,已经不见了。

他有些遗憾,只得是跟着队伍,往前走。

人一走光,城门口的秩序也恢复如常。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走过了卫城,就见前方出现了一条宽敞的运河。

“诸位,进入主城需要经水路。船只狭窄,还请诸位每五个人一艘船。”

说着,罗千澈就自顾自地开始划分队伍,不出所料的,叶凌月和帝莘被分开了搭乘不同的船,至于帝莘则是和五灵城主、罗千澈搭乘一艘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