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月迟疑着。

她的心底,反复挣扎着,心底有两个声音,在不断相互质问着。

“洪明月,你还迟疑什么。”

“那张妖符,一定有问题,它可能会导致整个水之城,沦为妖族所有。”

“那又关你什么事,你连人都吃了,你还以为,你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洪公主,侯府千金嘛。别忘了,你连尘芥都不如,紫堂宿甚至都不屑看你一眼。”

“不错,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人的死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活下来,哪怕是受万人唾弃,以妖的身份,也要活下来。”

不得不说,影姬的条件很有诱惑力。

只要摆脱了鬼谷蛾,再杀了月沐白,那她就彻底恢复自由身了。

洪明月的心中,那个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弱。

她最终伸出了手,收下了那张妖符。

“这里还有一封推荐信,你将以侍女的身份混入城主府,三天之内,一定要将事情办妥,我静候你的佳音。事成之后,我会带着城中的其他妖人,混入城主府,你所要做的,就是配合我们,里应外合。”

妖人在水之城,数目为数不少。

但是因为水之城的城主府外,设有灵兽,那灵兽只听从水之城城主的命令,灵兽能够辨别出妖族身上的气息,就算是影姬的人都很难混入城主府。

但洪明月不同,她虽身怀了妖胎,但依旧是人。

加之,她年轻貌美,又出身名门正派,完全符合城主府侍女的招募要求。

所以影姬当初才会看上她。

影姬说罢,声音一逝,影子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在房中。

洪明月收起了妖符,第二日,带着推荐信,混入了城主府内。

按照影姬的命令,洪明月顺利将那个妖符放置在了城主的居室内,余下来的,她就是等待城主会晤的进行,以及按照影姬的下一步指示,秘密接应从金之城来的那一位妖族同伴,想法子让他也混入了城主府。

次日,叶凌月一行人在辗转多日后,顺利抵达了水之城。

众人前脚才踏出传送阵,就听到了一阵整耳欲聋的水花声。

“哗,这就是水之城,简直是太壮观了。”

即便是见识过了金之城的金属磅礴气势,在乍看到水之城时,除了曾经到过水之城的挽云师姐以外,所有人都流露出了惊艳之色。

水之城,城若其名,与其他新手城不同,水之城是一座水上城池。

整座城,位于一座庞大的瀑布水系之中,城墙就是一座高大的水上堤坝。

整个城,从高到低,按照瀑布的落差,从里到外,分别是主城、城区、卫城。

整个水之城,除了冬季流水结冰之外,常年瀑布流水响声不绝于耳。

在水之城中,基本的交通工具就是船舶。

就连离开传送阵后,从郊区进入为卫城,都是船只。

进入卫城时,所有的人都需检查后,才能进入城中,叶凌月等人也按照规矩,下了船,接受检查。

“水之城防守,可比我早前来时严格多了,不知这次到水之城,有没有可能现关于太虚墓境的新消息。”

挽云师姐看着前方缓慢移动的队伍,咕哝着,摆弄了下手中那根天狼棍。

自从上一次,叶凌月在雁门镇用精神力控制天狼棍,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后,之后的行程,天狼棍没有半点异动。

若是在水之城再没有任何现,那她们想要找到太虚墓境的法子,就只剩一个,找到月沐白的下落。

叶凌月也是在抓到了金会长后才知道,月沐白没有死,他被金会长所在的金家的人接走了。

至于具体去了什么地方,金会长也不知道。

“可能是城主会晤召开在即,所以防守特别森严,毕竟九大新手城的城主一起参加会晤,也算是一次盛会了。”

叶凌月也是神情慎重。

尽管,黄泉城城主这个位置,她是硬着头皮接下来的,但是一旦成了城主,黄泉城的命运就肩负在她身上,这次的城主会晤,她必须说服另外几大新手城的城主。

叶凌月的身旁,帝莘也是若有所思着。

他抬起了头来,看了眼水之城水天一色的晴空,那双墨玉似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霾色。

妖气,水之城的上空,盘踞着肉眼看不见的浓郁的妖气。

五行之中,水属阴,对于妖而言,水灵充沛的地域,本就是极好的修炼之地,所以盘踞在水之城的各种妖,数量也很是惊人。

帝莘看了眼被跟在抱在了叶凌月手里的小噩兔,小噩兔的那双异色的瞳里,也有丝丝的不安。

“你也现了?”

帝莘和小噩兔无声地交流着。

小噩兔愕了愕,对于帝莘,它本能地感到敬畏。

这个男人,与主人截然不同。

主人的身上,有一种让人向往的,温暖而又阳光的感觉,就像是生命的本源。

可那男人的身上,有时候,会生出一股让小噩兔既渴望,又惊恐的力量,他就好像是一个深渊,足以吞没一切。

这种感觉,这些日子在日益加深。

但是,有时候,那种压抑的感觉又会彻底消失。

这种反复的状况,小噩兔并没有告诉主人,因为敏感的小噩兔可以感觉到,那个男人,不想让主人知道这件事。

小噩兔也是很矛盾的。

它一方面,服从自己的主人,可是另一方面,出于妖兽的本能,它对于妖祖转世的帝莘,也有一种,先天血统上的敬畏。

“帝莘,该进城了。”

叶凌月回过头来,恰好迎上了帝莘若有所思的眼神,

男人慵懒地扯了扯嘴角,大步走了上去,与叶凌月并肩而立,他一伸手,将小噩兔从凌月的怀里,扯了下来,随手一丢,丢到了一旁。

可怜的小噩兔顿时摔了个满头包。

“帝莘,你干什么?”叶凌月不满着。

“它是公的。”帝莘瞥了眼小噩兔。

叶凌月顿时无语,又来了,帝莘又巫重上身了。

以前是小吱哟,现在是小噩兔。

这男人,吃起醋来,无论是男人,还是公兽,一视同仁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