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这一闹脾气,奚九夜更加烦闷。

一直等到了傍晚时刻,他手头的事才告了一段落,他想起了兰楚楚和她的身子,还是决定去看看她。

到了兰楚楚的宫殿后,侍女连忙迎了上来。

“神妃怎么样了?还在闹小情绪?”

奚九夜已经有些好些日子没来神宫了。

“神妃娘娘回来后,就一直坐在那里抹眼泪,看到陛下来了,必定会很高兴。”

侍女忙迎了奚九夜进宫,兰楚楚一见了奚九夜,擦了擦发红的眼角,假装生气地转过了头去。

“兰儿,你不要再生气了,你想要赏梅,我陪你去就是了。”

奚九夜揉了揉眉心,走上前去,安抚着兰楚楚。

这些日子,他的心绪是有些不定,也不只是什么缘故,时不时就会想起以前的一些事。

听奚九夜一提起梅园,兰楚楚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惊慌。

“九夜哥哥,我不要去什么梅园,那地方阴森森的,我已经命人把它关闭了。”

“你不是很喜欢梅花嘛,也罢,你不喜欢,关了就是了。”奚九夜暗想着,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的很。

“九夜哥哥,你今晚要不要留下来,兰而已经好些日子,没伺候你了。”

兰楚楚咬了咬牙,将身子依偎在奚九夜的身上。

“你身子不便,我还是不留下来过夜了。”奚九夜拍了拍兰楚楚的手。

“方士看过了,我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了,胎儿已经稳定了,可以伺候你的。”

兰楚楚急切地说道。

“不用了,你身子弱,多调养一阵子,我还有些奏章要看,今晚就宿在御书房了。”

奚九夜说罢,陪着兰楚楚用了晚膳,这才起身离开了。

奚九夜一走,兰楚楚就睡下了。

这一夜,她睡得很不踏实。

梦中,时不时会出现早前夜凌月死时的场景以及巧玉惨死的模样。

再接着,兰楚楚又回到了小时候。

她记起了自己第一次看到奚九夜时的场景,她又梦到了夜凌月,临死前咬牙切齿的诅咒。

天亮后,兰楚楚一脸的憔悴,起身就往外走。

“娘娘,天寒地冻的,您这是要去哪里?陛下吩咐了,这几日雪天路滑,娘娘还是少出门的好。”

侍女见了,连忙跟了上来。

“多事,不要跟上来,否则,我就把你像巧玉一样,下放到战俘营去。”

兰楚楚瞪了那侍女一眼。

侍女吓得连忙退到了一旁,早前奚九夜进门时也没发现,兰楚楚的贴身侍女换了。

神妃早前回来,说是巧玉伺候的不周到,把她赏给流放地的战俘蹂躏去了,说白了,去那里的女人,下场都是凄惨无比。

兰楚楚走出了寝宫,直奔梅园,思绪一团混乱。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是她伪装的,孩子的事,兰楚楚思索之后,还是决定,瞒着奚九夜。

她看得出,奚九夜这阵子有些不对劲,他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冷不热,这时候,若是再遇上孩子的事,她和奚九夜的关系,一定会再添变数。

她回想起了方才在梅园的那一幕。

她发现了神魔胎自愈力惊人,不仅如此,它对自己还言听计从,那怪物虽丑陋无比,可毕竟是自己和奚九夜的孩子。

因为早前服用了神丹的缘故,那怪物似乎天生拥有神力。

兰楚楚决定将它悉心培养,为自己所用,所以暂时把它关押在梅园一个废弃的枯井里。

走到了枯井旁,兰楚楚嫌恶地往井下看了一眼。

井下一阵卡卡擦擦的响声传来,厚重的血腥味让兰楚楚不由掩住了嘴。

接着白雪的反光,兰楚楚看清了井下的那头怪物。

它正在啃食着巧玉的尸体,早前,兰楚楚杀了巧玉,又生下来了怪物,心烦意乱之下,她将巧玉的尸体和怪物丢到了井里。

那怪物饿了一天,生下来又没吃够奶水,兰楚楚也绝不会再喂养它。

它饥肠辘辘,也不吃人的食物,它和妖兽一样,只吃血肉。

可能正是因为生食血肉的缘故,怪物长得比一般的婴孩要快得多。

只是一天时间,怪物就已经有一岁孩童大小了。

它看到了兰楚楚,咧开了丑陋的嘴,冲着兰楚楚笑了起来,笑声很是难听。

兰楚楚一看,几觉得恶心。

“丑东西,不准对着我笑,你听着,乖乖给我呆在这里,我每隔一天,会给你抓个战俘过来供你食用。你若是好好听话,我可以留下你。”

兰楚楚狠狠地剜了怪物一眼。

怪物竟是听懂了兰楚楚的话,忙点头不止。

对于兰楚楚这个娘亲,怪物还是很依恋的。

兰楚楚这才盖上了井盖。

她眸广一闪,孩子没了,为今之计,是尽快想法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重新怀上神胎。

只是,奚九夜因为她怀孕的缘故,不肯碰她,这样下去,她怎样才能怀上神胎?

兰楚楚想了想,就找了了宫中的方士。

“神妃娘娘,您要虎狼丹,可娘娘你如今的身子……”

方士一听兰楚楚的话,大吃了一惊。

虎狼丹就是所谓的(春)药,这种下三滥的丹药,神界的方士一般是不炼制的。

“让你给我丹药,就给我丹药,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兰楚楚面露不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早就没了孩子,哪里的那么多忌讳。

奚九夜不肯碰她,她只能是自己想法子。

其实使用药这种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做。

当年,奚九夜和她第一次发生关系,也是她趁着奚九夜参加父神的宴席,在他的酒水中,放了微量的虎狼丹。

奚九夜将她当成了夜凌月,才和她有了夫妻之实,也是借着这件事,她才顺利成了神妃。

这件事,奚九夜直到今日,还不知道,他一直以为,是自己酒醉乱了性。

那方士不敢多问,只能是给了兰楚楚一瓶丹药。

兰楚楚得了丹药后,就即刻命人准备了一壶茶水,趁着夜色,前去奚九夜的御书房找他。

她先取出了一些催(情)的熏香燃上了。

奚九夜并不在书房内,兰楚楚将茶水刚放下,就听到了御书房的房门被推开了,隐约听到了说话声,她忙闪身躲在了屏风旁。

听到了外头,倒水的声音,已经被熏香弄得,一阵意乱情迷的兰楚楚在心中暗暗说道,她一定要再次怀上神嗣。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