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眼看血水从自己的双脚间流出来,越来越多,心底又惊又恐。

她不能没有这个孩子,她和奚九夜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奚九夜肯拿出神丹,证明他对这个孩子很是重视。

他终究可以丢开夜凌月那贱人了。

她也好不容易,要成为了神后。

她终于不用再顶着私生女的头衔,成为北之境最尊重鬼的女主人了。

这种时候,她怎能功亏一篑。

这个孩子,一定要保住。

兰楚楚呼喊了几声,可侍女也不知死哪里去了。

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一阵强烈的搐动,有什么东西,正要从她体内滑落。

“不,孩子,你一定要挺住。娘需要你。”

兰楚楚捂住了肚子,想要勉力站起来。

她的肚子还只有四个多月,若是这时候孩子生下来,一定活不了。

她必须去找人,无论是用什么法子,也要保住孩子。

可是腹下的声响,越来越大。

兰楚楚感觉,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肚子里爬出来那样。

她甚至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跳声。

难道说,她的孩子,已经成活了?

这怎么可能?

才只有四个多月啊,兰楚楚惊恐地望着自己的腹下。

血水流了一地,染红了雪,汗水不断地从兰楚楚的额头攀爬下来,她忍着剧疼,看着一个什么东西,正从自己的腹部,努力地爬出来。

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婴孩头颅的东西。

可紧接着,兰楚楚的咽喉一窒,惊恐地瞪大了眼。

她的腹下,钻出来的,并非是一个婴孩,而是一个怪物。

它有着人一样的四肢,但是不是人,它的浑身上下,都披着鳞甲,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穿山甲。

它的身子,也比一般的婴孩大很多。

她生出了一个怪物!

这个念头一闪过兰楚楚的脑海,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就昏死了过去。

足足是一刻钟后,兰楚楚才醒了过来。

她幽幽睁开了眼,回想起了昏迷前的那一幕,兰楚楚倒抽了口冷气。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哪知这时,却觉得身上有些沉甸甸的,胸口又痒又疼,她低头看去。

哪知这一看,兰楚楚尖叫了一声。

因为早前服用了奚九夜的神丹的缘故,她腹下已经停止了流血。

可她这时,衣衫不整,上身是****的,一头怪物正趴在她的胸前,不停地吸着奶水。

那怪物,正是早前从兰楚楚生下来的“婴孩”。

兰楚楚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将那怪物一把甩开了。

“神妃,神妃您怎么了?”

听到了声音,赶过来的侍女一跑进梅园,就就看到了这一幕。

神妃惨白着脸,花容失色,她的下身满是血渍,上身****着,胸前还流淌汁水。

不远处的地上,一头不明形状的怪物,正发出了婴孩般的哭声。

“怪……怪物。”那侍女吓得不轻。

她转身就要跑出去呼救,就是这时,侍女忽觉得头皮一疼,她的头发,被什么东西扯住了。

侍女回头一看,却见兰楚楚扭曲着脸,手上握着一根发簪。

“神妃……”

侍女还未来得及呼救,兰楚楚狠狠将发簪扎进了她的后脑勺。

“死,去死吧,谁让你看到了不该看的。”

兰楚楚心知,若是侍女跑了出去,将她看到的一切告诉其他人,她就完了。

整个神宫的人都知道,她兰楚楚生了个怪物。

那些人会怎么看她,她绝不能让这件事,有第三人知道。

兰楚楚发狠似的一阵猛刺,鲜血如雨点般喷洒在她的脸上。

等到她脱力,跌坐在地上。

早前被兰楚楚丢出去的那怪物,瑟缩着爬了过来,它张开了爪子,想要抱住兰楚楚。

“滚开!”

兰楚楚一簪子刺向了那怪物的心口,她已经杀红了眼,直至手中的发簪没入了那怪物的心脏。

她恨极了眼前这个丑陋的东西,她和奚九夜都是天人之姿,怎么会生出眼前这么个怪物。

兰楚楚哪里知道,她之所以会生下这怪物,完全是咎由自取。

她和奚九夜成婚多年,一直没有子嗣,她心中很是焦急,就求了不少丹药,想要早一日怀上神子。

那些丹药,吃多了本就伤身。

她早前又移植了几棵天罡竹到自己的卧室,那些天罡竹,却是叶凌月特殊处理过的,那些天罡竹,在地煞狱种植过一阵子,吸收了不少地煞之气,不仅如此,叶凌月还在天罡竹里,融入了一丝黑色的鼎息。

如此一来,兰楚楚房中的那些天罡竹就成了至阴之物。

这种至阴之物,神族最是忌讳。

叶凌月的本意是报当初兰楚楚派混元老祖追杀自己的一箭之仇,哪知兰楚楚会将那些天罡竹当成了宝贝似的,摆放在房中。

兰楚楚有了身孕后,****夜夜对着,不知不觉中,腹中的胎儿就已经被煞气入体,渐渐成了神魔之胎。

这种神魔之胎,生命力极其惊人,所以不过四个月,就已经成了形。

兰楚楚肚子里的这玩意,除了医佛云笙能利用神农瞳一眼看出来之外,其余神界的方士们可是一个都看不出来的。

兰楚楚这一次早产,却是让这神魔胎提早出了世。

那神魔胎被兰楚楚一簪刺中了心脏,哀鸣了一声,它那双兽眼,盯着兰楚楚,泪水不停地滚落,它年纪尚幼,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娘亲,会一心要自己的命,它的爪子,抓住了那根发簪,一点点拔了出来。

兰楚楚盯着那双眼,心中又恨又悲。

可当她看到心脏被刺中,却奇迹般地没有死的怪物,尤其是那怪物的伤口,还很快就自动愈合了。

兰楚楚大吃了一惊。

那怪物发出了刺耳的哭声,嘴里模模糊糊喊着“娘”。

它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兰楚楚的面前,想要抱住兰楚楚。

兰楚楚厌恶地望了那怪物一眼,那怪物依旧是哭着,它的兽眼里,带着乞求和亲近之意。

“你……怎么没死?”

兰楚楚见它的伤口已经彻底愈合,再看看倒在血泊里的侍女,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怪物虽然丑陋,可是它似乎有很强的神力。

兰楚楚眼眸一深,也许这怪物还有些用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