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不及回头,近乎是本能的,往旁闪去。

一道爪风,从她脸颊旁擦过。

刺入了山洞一侧的山石上,足有数寸深,乱石炸开。

昙素赤目欲裂,站在了叶凌月的身后。

她神情慌乱,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失常。

“叶凌月,你已经抢走了薄情,你休想再抢走我的秋林遗迹。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

她喘着粗气,就如一头斗红了眼的疯牛。

见了昙素如此反应,叶凌月已然明白,这山洞的确有古怪。

秘宝,真的就藏在这里。

为什么昙素没有随身携带,或者说,她根本没法子随身携带。

“昙素,你到底在怕什么?”

昙素已经呈现出疯狂之态,山洞很窄,昙素已经阻住了山洞的入口。

叶凌月即便是想逃出去,也是图然。

“你胡说,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你没有半点元力,还受了重伤,没有男人保护,叶凌月,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昙素眼中有恨也有憎,但也有一抹不及掩饰的慌乱。

她强自镇定着,可她的眼珠子,还是下意识地往叶凌月身后的山壁瞟。

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

“你去死吧!”

昙素一招连着一招,她的十指,就如刀刃般,刺向了叶凌月。

招招都攻向了叶凌月的身体死穴要害处。

叶凌月咬紧了牙关,山洞空间很小,近身肉搏,对她越发不利。

但是确认了秘宝就藏在那一面光滑的山壁上之后,叶凌月灵机一动,她靠着身体的灵活性,躲避攻击的同时,不断地往那面山壁靠近。

果不其然,叶凌月每每躲到了那面山壁上,昙素的攻击,就被迫慢了下来。

很显然,她对那面山壁很是避讳,生怕一不小心就伤了它。

叶凌月一见,越发有恃无恐,她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人就如抹了油的泥鳅般,在狭隘的山洞里躲下了昙素近百招。

越到后头,昙素越急,一双眼珠子都已经熬成了通红色。

“贱人,今日你非死不可。”

昙素咬了咬牙,眼中凶光一闪,一只手上,突然钻出了一团火焰来。

那火焰,化为了五六条火蛇,呈四面八方之势,袭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眼看退无可退,昙素左手狠狠掐住了叶凌月的脖颈。

“死去吧!”昙素右手抬起,疯狂地大笑了起来,一拳就要轰向叶凌月。

可就在这时,昙素的动作一滞,

她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右手上,右手上,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昙素的右手手腕处,多了一团红色的东西。

那红色犹如血液般的东西,缠上了昙素的手腕。

忽然间,右手一阵剧疼。

昙素尖叫了一声。

她的右手,就如被刀削般,断成了两截。

鲜血如箭般喷洒了一地,断手落到了地上,微微颤动着。

一个冰冷的,犹如地狱飘来的身影,伴随着一道鬼魅办的人影出现在昙素的眼前。

“放开她。”

帝莘面若冰霜,微微上扬的凤眼里,噙着暗光。

他视线微微移动,落到了叶凌月的脸上,眸光泛开了一抹如晴日光阳般的柔色涟漪。

他淡樱色的薄唇,微微动了动,无声地说了句。

“洗妇儿,抱歉,我来晚了。”

“我的手,竟敢砍断我的手,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昙素眼眶欲裂,她的右手,被帝莘用了妖祖之血活生生砍了下来。

“我就先杀了这个女人,再收拾你。”

昙素的左手一紧,就要拧下叶凌月的脖子。

铿,又是一道重击。

昙素的左肩上,多了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在帝莘出手之前,又有一个人影,赶到了。

“昙素,放开凌月。”

刚刚突破了神通境大圆满的薄情,一身元力氤氲,整个人就如战神附体,锐不可当。

他的眸光,冷冷地从的昙素的脸上掠过,看到了叶凌月时,他的嘴角微微动了动,露出了担忧之色。

“居然突破了?你倒是比我想得要强点。”

帝莘冷眼瞥了眼薄情,言语间,难得有了些欣赏之意。

“你也不错,好在没有丢我们男人的脸。英雄救美这种事,也不能次次都让你占了先。”

薄情也酷酷地回了一句,看帝莘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意味。

昙素抱着自己的右臂,左肩鲜血流淌不止。

可这一切,都比不上她心中的伤痕。

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个都为了其他人,伤害她?

为什么,唯独她不能得到幸福。

在看到了薄情之后,昙素最后的一丝理智,也崩溃了。

亲情,是骗人的。

父亲为了秘宝,不惜泯灭人性,连亲生父母的尸体都要啃噬。

友情,是虚伪的。

她将秋林遗迹的秘密告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可对方却在秋林遗迹里,为了生存,想要杀她。

爱情,也是假的。

薄情根本不爱她,无论她多么努力,多么委曲求全,他的眼中,只有一个叶凌月。

这些人,所有的人,都是来抢夺她的东西的。

她什么都没有,这些人,谁也不许再把秘宝从她手中抢走。

昙素就如发了狂的兽,完全丧失了理性。

她的嘴里,念出了一个个古怪的字符。

伴随着那些字符的出现,昙素的身体,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原本和常人无异的皮肤下,出现了一道道暗红色的纹路。

昙素美艳的脸上,也随之生出了一道道怪异的裂缝,就如干涸的土地,龟裂开,她的身上,浮现成了一个个字符。

伴随着那些怪异的字符出现,昙素的身体不断膨胀开,周身喷出了一团团的火焰热气,就如一个从火山口里钻出来的火焰巨人。

她咆哮了一声,冲向了两人。

“不好,这女人又是要搞什么鬼?”

见昙素忽的变身,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竟是比刚突破了神通境大圆满的薄情还要可怕。

帝莘和薄情都是一惊。

两人神情都肃穆了起来。

砰砰,左右开弓,两人攻势连连,可无论是拳攻还是剑袭,那攻击落在了昙素的身上,竟是没有半点变化。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