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镜音阵中,燃起了几点亮光。

最初,这亮光的出现,并没有引来昙素在内的众人的关注,毕竟秋林遗迹那么大。

可渐渐的亮光越来越多,就如燎原的星星之火,直到天明前后,秋林遗迹多处都冒起了火来。

火一片连着一片,最终连着了一块块。

到了晌午的时候,已经连绵不绝,蔓延成了一场火灾。

那两人,到底想搞什么鬼?

昙素发现时,火势已经到了很难扑灭的地步。

大半的秋林遗迹,都在火海之中。

没有水,就算是昙素用精神力,也无法扑灭那么多的火。

昙素的面色,越来越阴沉。

秋林遗迹的一切,都受她的精神力控制没错,可要想恢复里面的一草一木,也是需要耗损她的精神力的。

十天十夜的考验,持续时间越长,死亡人数越少,对昙素而言,精神力损耗也就越大。

这场无妄的火,若是蔓延下去,势必要烧毁整个秋林废墟,到时候要恢复里面的万物,她至少需要消耗三分之一的精神力。

若是扑灭,她也至少需要三分之一的精神力。

但如此一来,她就没有足够的精神力,支持十日十夜了。

会不会,那两人推测出了秋林废墟的秘密?

昙素心底一凛。

不可能,父亲已经死了,秋林废墟以前的历任及成人也都已经死了,没有人会知道那宝贝的存在。

他们一定是凑巧,才这么做的。

昙素犹豫了足足数个时辰,最终没有出手用精神力扑灭那场火。

她只能坐视着秋林废墟,连着烧了一天一夜,原本绿意满目的秋林废墟,愣是给烧成了一片荒原,满目疮痍。

昙素的心中,那叫一个恨啊,她恨不得将叶凌月她们大卸八块。

“烧吧,烧得越干净,你们越是没有活路。我倒是要看看,烧光了所有的东西。你们要靠什么支撑最后的四天四夜。”

昙素的牙缝里,挤出了一行字来。

终于到了第七天的清晨,火熄灭了。

叶凌月和帝莘也已经两天多没有进一滴水一点食物了。

两人的状态都很虚弱,但精神都很不错。

只因为他们知道,最后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帝莘,你往南走,我往北走,无论有没有发现,每隔半天,都要返回原地集合。”

叶凌月叮嘱着帝莘,为了节省体力,叶凌月决定和帝莘一北一南分头行事。

烧过的秋林遗迹,比原先更加空旷。

这一次,昙素没有用精神力恢复遗迹里的一草一木。

四处都是草木烟尘的味道。

叶凌月咧开嘴,冲着前方虚无的嘲讽味十足地笑了笑。

果然,就算是昙素,也没法子毫无节制地恢复空间里的草木万物。

有了上一次,叶凌月一点也不怀疑,昙素必定在某个地方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为了不让昙素过早地起疑心,叶凌月就如闲庭散步般,朝着北边行走。

她穿过了早前民舍密集的区域,朝着秋林县后方的小土坡走去。

一直走了半个上午,她走到了一条河道前。

这里的河水已经干涸了,叶凌月看了眼四周,烧得焦黑一片的鹅卵石散落在地。

这一带,看上去荒凉,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原始区域,不在这里。

叶凌月又往前走了一个时辰,已经晌午前后,距离她和帝莘约定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还是明日再来吧,叶凌月的肚子,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她折身正准备返回。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身后,一阵怪异的梭梭响声。

一头妖兽从旁变的溪涧里,闯了出来。

那是头金背螳螂,三角形的头颅,头颅的顶部,有一块类似于铜钱币的花纹。

金背螳螂浑身上下,最引人瞩目的,还要属那两条胳膊,它的两条胳膊就如两把大刀,横在胸前。

那双凸出来的眼中,闪动着摄人的光。

妖兽,而且看级别,应该是一头逼近大妖级别的妖兽。

若是以前,这种级别的妖兽,叶凌月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如今饥肠辘辘加上元力和精神力全无。

啧,这家伙,不用说,又是昙素送给她的一份大礼了。

虽然这份“礼物,”叶凌月实在说不上喜欢。

前路已经被金背螳螂给阻死了,至于背后……叶凌月迅速的往后看去。

她看清了后路时,不禁在心底叫苦。

背后,是早前那条干涸溪流的尽头,那里早前是一条瀑布。

河流干枯后,瀑布就成了一个落差不知几何的天然悬崖。

很显然,这金背螳螂狡猾的很,它一路上只怕都潜伏在叶凌月的身后,在叶凌月抵达“绝路”后,才杀了个措手不及。

金背螳螂挥舞着两把“大刀”,步步逼近叶凌月。

它的咽喉里,发出了咕咕的怪响。

哪知叶凌月忽的一转身,就朝着那一处悬崖跳去。

金背螳螂怔了怔,凸出的腹眼中,有赤色的光芒闪过,显然没料到,叶凌月在毫无挣扎的情况下,会选择“自杀”。

它晃了晃脑袋,有些不甘心地走到了瀑布旁,向下看去,想要确认自己的猎物,是不是真都已经死了。

可就在它的脑袋,探出的一瞬间。

倏的,一个黑影从瀑布下方一跃而起。

假装跳崖,实则却抓着了一块凸出的山石上的叶凌月犹如一张弓。

一个漂亮的倒挂金钩,躲开了金背螳螂的两只利刃,头朝地,双手犹如钢条般,扼住了金背螳螂的脖子,只听得“卡擦”一声。

叶凌月接着玉手毒尊所传授的穴道手法,一把折断了那金背螳螂的脖子,生怕对方没死透,叶凌月的双脚一勾,金背螳螂和成年人差不多体重的身子,高高地被抛了出去,跌下了悬崖。

借着金背螳螂身体的重量,叶凌月双手落地,一个鲤鱼打滚,又落回了悬崖上方。

这一连串的动作,叶凌月完成时,已经是气喘吁吁。

“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她惊魂未定,正欲喘上一口气。

肩上,骤然一疼,有利刃刺入了血肉的声响传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