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得到了允许可以开馆,可能进入老社长的坟墓的人,却被控制在了三人之内,分别是叶凌月、薄情和昙素。

群英社老社长的尸体陈列在棺木内,打开棺木时,一股腐败的气息,散发出来。

“开棺验尸,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验出什么来。”

一旁的昙素冷嘲热讽着。

棺木里,老社长的尸体早已腐烂不堪,唯一还算完好的就是他的骨头,但是凭一具骨头能看出什么来?

“这你就错了,有时候,尸体被活人更诚实。”

叶凌月取出了“龙爪手”手套,再蒙住了口鼻,一双美目炯炯,落到了那一具尸体上。

由于时间过久,老社长的死因初步判断为他腹下的一处伤口,从骨头的颜色看,老社长没有中毒,身上的骨头也都很完好,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

趁着查看尸体的过程,叶凌月将一部分白色鼎息注入老社长的头骨附近。

一般而言,寻常的医者或者方士看病,只能是判断外伤或者是内伤,但精神方便的疾病例如战争综合心理症是没法子判断的。

这也是为什么老城主和袁星的病,群医束手无策。

可鼎息不同,它是能判断出精神类乃至心理方面疾病的。

外伤内伤一般在鼎息的作用下,会呈出黑色或者灰色的斑点,精神类或者心理类的疾病则是红色。

这一点,叶凌月早前在老城主和袁星身上都得到了验证。

“?”

用鼎息检查了一遍后,叶凌月发现,老社长的头骨附近,没有任何病变的斑点。

所以,老社长的发疯,并非是因为心理病?

这和老城主等人有些不同啊,叶凌月微微蹙眉,她不动声色地收回了鼎息。

“怎么样,可是有所发现?”

薄情询问。

“没有任何线索,时间过去太久了,只能进入秋林遗迹。”

叶凌月有些惋惜地说道,她留意到,当她说这番话时,一旁的昙素很明显松了一口气。

三人将老社长的棺木重新下葬,三人走了出来。

刚走出了坟墓,就见了一名群英社的社员等在外头,满脸的焦色,他见了薄情,在薄情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薄情听罢,眉头皱了皱。

“金会长找****了,还带了九洲盟的人过来,说是要就地下擂台赛的事,讨个公道。”

九洲盟?

叶凌月还不知道九洲盟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看薄情和昙素瞬间变化的神情,猜得出对方必不简单,还有那金会长又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匆匆回到了地下钱庄,只见金会长带着两人,坐在了会客厅里。

他的身后,赫然站着秦东。

看到了秦东那个叛徒时,薄情和昙素都面露不悦,心中已经明白,为何金会长今日会找****来。

“诸位,不知今日到群英社来,所谓何事?”

见了薄情时,场内的几人都不由动容,很难将群英社那个雷厉风行的社长和眼前这位英俊的青年联系在一起。

“社长,我今日来,是为了早几日的擂台赛而。群英社徇私舞弊,勾结参赛选手,迫害其他参赛选手,篡改擂台赛的赛果,这分明是在坑人,我请了九洲盟的穆大人,来给我做主,秦东是我的证人,他可以证明,五五组合利用不法手段,残害其他选手。我要求群英社退回全部的赌注,还要把五五组合交出来,听候我们发落。”

金会长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原来,那一日秦东见薄情和叶凌月态度亲昵,已知不妙,连忙就逃出了黄泉城。

只是群英社的势力不小,薄情下令通缉秦东,秦东被逼得走投无路,就想到了金会长。

他也知道,金会长在这次的地下擂台赛中,损失惨重,又一直想和群英社抢地盘,就趁机投奔了金万年商会,将他知道的事,全都抖了出来,还诬陷叶凌月和司小春是薄情的爪牙,五五组合和群英社里应外合,作弊欺骗所有的观众。

“薄社长,我今日就是奉了九洲盟的命令,来调查此事的。若是事情真的像金会长和秦东所说的那样,你必须交出这一次地下擂台赛的所有收入,还有,交出五五组合。”

和金会长一起来的,还有名四旬上下的中年妇人,此人修为不浅,脸色傲慢,张了对冲天鼻,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叶凌月在古关口时,就听挽云师姐说过九洲盟。

九洲盟似乎是古九洲最大的组织,是由多个超级宗门以及一些超级强者组建而成的联盟。

联盟的势力几乎囊括了中原地区以外的所有古九洲地域,除了各大城的城主之外,古九洲的各大社团,也全都听命于九洲盟。

早前挽云师姐也提醒过,在古九洲时,尽量不要得罪九洲盟的人。

叶凌月也没想到,她居然误打误撞还是惹上了。

九洲盟的人亲自****,这要是换了其他社团的社长,都会好话好说,解释一番。

可偏薄情不同,他原本在青洲大陆时,就是个无法无天的性格,什么人的话,都不放在心上。

到了古九洲后,虽是好了一些,但那也是一时的,今日这事,又涉及到叶凌月,他一听就不乐意了。

“那我若是不交呢?”

薄情桃花眼中,危光一闪而逝。

“社长,有话好说。”

昙素听了,冲着薄情拼命使眼色。

那中年妇人一听,也不由动了怒气。

“若是不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带九洲盟的人,踏平群英社!”

“穆大人,有话好说,群英社一定会给你个交代,所谓的冤有头就债有主。”

昙素看了眼叶凌月,心中暗骂她是惹祸精。

“穆大人,她就是五五组合的叶凌月。”

秦东唯恐天下不乱,跳了出来,指着叶凌月。

众人这才发现,和薄情等人一起进来的,除了昙素外,还有个人,只因为叶凌月皮肤发黑,貌不起眼,所以两人都以为她只是群英社的一个小社员。

穆大人和金会长两双眼,一起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

~大寒潮将至,手指发僵,需要月票推荐票温暖,另,公众号昨晚好像被人黑了,一些读者收到了垃圾广告,很抱歉,已经在处理了,嘤嘤~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