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所有人都呆愣在场。

群英社等人诧然的,却是那男子近乎妖孽的容貌,而且那人的身上,穿着的不正是社长的衣服嘛。

而秦小川看到了来人怀中的叶凌月时,先是一喜,可旋即又苦着一张脸。

死了死了,要是让六弟知道了,六弟妹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了怀里,还态度亲昵,他这个四师兄还要不要活了。

漫天的火,无尽的青烟,可是对于此刻的薄情而言,这一切都恍若无物。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怀里的人儿身上。

哪怕刚才那一刻,从叶凌月的身上爆发出来的一股神秘力量,险些伤到了薄情,他依旧不顾一切,冲上前去。

是她,真的是她。

两年不见,伊人无恙,虽然顶着焦炭似的肤色,但是那鼻那唇那眉,一颦一笑之间,愈发出尘。

只是,为什么她会孤身出现在地下擂台赛这种地方。

该死的巫重,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来到这种虎狼之地。

一个个的疑问,接踵而来。

还有方才,凌月是怎了?

她好像魔怔了似的,而且嘴里还念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九夜?

那又是什么人?

薄情满腹疑惑,恨不得找到巫重,狠狠质问一番。

可这一切不满的情绪,在看到了怀里那张微微皱着眉的睡脸时,迅速散去了。

他试着揉开她的眉心,却怎么也拂不去她眉宇间的愁色。

不论如何,这次,是老天都在帮他。

既然让他与她再遇,这一次,他绝不再轻易放手。

“社长,你没事就好,这一位……还是把她交给我吧。”

昙素看到了薄情那张脸时,也有一瞬间的呆滞。

和群英社的其他社员不同,她早就猜到了,社长平日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面目,是乔装打扮过的。

常人,又怎会有那样一双祸国倾城的眸眼。

可她也没想到,社长的真容,竟然如此出类拔萃,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

红晕攀上了昙素的脸颊,可她再看到薄情怀里的女子时,眼底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女子,尽管已经昏迷,脸庞也被烟雾熏染了,可她出众的五官,微皱的眉头,无不昭示着她是个绝代佳人。

更重要的事,社长抱着她时,脸上洋溢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柔情。

那种情绪,昙素只见到过一次,就是那一次,社长提起来他的心上人时。

难道,这女子就是社长的心上人。

昙素警铃大作。

“男女授受不亲,社长还是把这位姑娘交给我来照顾吧。”

昙素的心一沉,嫉妒之意不言而喻。

她假装关心地伸出了手,

“不用了,她不是外人。立刻命人,去找黄泉城最好的医者过来。”

薄情断然拒绝了昙素,怀中的人,对他而言,比生命还重要,他又怎么会把自己的生命交付于他人。

不顾昙素尴尬地悬在了半空的手,薄情抱着叶凌月,大踏步离开,只留给了昙素个绝然的背影。

“喂,小白脸,你先把我六弟妹放下来。”

秦小川一看,不干了,上前就要阻拦薄情。

“你疯了,那是群英社的社长。”

袁星拉了拉秦小川。

一排群英社的社员虎视眈眈地瞪着秦小川。

那一边,秦东在看到了叶凌月的真容时,面色也是一片惨淡。

是那个女人,五五组合的那名神秘盔甲人,竟然就是早前被他和獐子洗劫一空的新手。

看社长和她的关系,非比寻常,这一次,他可真是阴沟里在翻船,全完了。

竞技场内,一干人很快就走空了。

三大会长也走出了竞技场。

金会长面色阴沉。

五五组合的两人,竟然都没有死。

而且其中一人,还是群英社社长的老相识,看来相对那两人下手一竟是不可能了。

他的身旁,一名护卫在他耳边极快地说了一句什么。

金会长颔首,走上了自己的马车。

马车内,躺着个人。

那人浑身都是伤,奄奄一息,面目全非,却是孤月海的月沐白。

原来,方才火场之中,被叶凌月吞噬了火灵的月沐白,被金会长埋伏在暗中的人救了下来。

“把人送回去,这小子还有点利用价值。”

金会长满脸的算计,带着月沐白匆匆离去。

得知叶凌月在地下擂台赛上身受重伤后,黄泉城主以及老城主也闻讯赶了过来。

只是他们都没法子见到叶凌月,除了请来的医者之外,就只有群英社的社长一人,可以照顾叶凌月。

就连昙素等人想要面见,却被薄情一句,“谁敢进来,我就杀了谁”,给赶了出来。

房间内,叶凌月脸上的泥污和易容膏药都已经被擦干净了,露出了一张白玉般无瑕的脸来。

她的面色通红,身上的温度热得吓人。

长长的睫毛如扇动的蝶翅般,银牙紧紧咬住了唇,鼻翼微微扇动着,嘴里犹如梦呓般,含糊着念叨着什么。

薄情守在了她的身旁,一次次替她擦拭着汗水。

“凌月,你究竟是怎么了,我该拿你怎么办?”

薄情的神色很是紧张。

连医者都看不出叶凌月究竟是怎么了,她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中毒,亦没有内伤。

医者无奈之下,给叶凌月用了些退烧的药,薄情也试着将自己的一部分元力输入叶凌月的体内,但是这些法子,统统都没有用,她就是不醒。

薄情并不知道,叶凌月因为吞噬了火灵紫嫣的缘故,体内充满了暴戾的火灵。

那位看病的医者也说了,若是叶凌月过了今晚还不醒,高烧不退,只怕会有危险。

看着烧得厉害的叶凌月,再看看她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薄情咬了咬牙,俯下身去,伸手去脱叶凌月湿透了的衣服。

姣好的曲线和柔软的触感,让薄情的长指微微颤了颤。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俊脸发红,他想别开头去,可眼睛却犹如被磁石吸引般,舍不得移开。

“凌月,我会娶你的。”

薄情下定了决心,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就在薄情解开叶凌月的外衣时,她的衣襟里,滑出了一块令牌。

令牌滑落时,一股璀璨的光色从令牌的表面闪出。

一个略带焦虑的声音,陡然传出。

“凌月,你怎么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