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钟后,上一场比试结束。

群英社的一名社员走了进来。

“金十,星芒组合对雌雄双煞。”

星芒组合,正是袁星和他的搭档的组合。

袁星睁开了眼,一双眼底,波澜不惊,他拿起了自己的那把灵器,和他的女搭档,一起走出了候赛区。

雌雄双煞,紧随其后。

比赛进行到了今日,次轮比赛的多名选手,只剩了不足五六十对。

作为地下擂台赛战绩最佳的两对组合,袁星和阴阳双煞一上场,就引来了最高的关注度。

贵宾室内,金会长一看到阴阳双煞出场,精神为之一振,早前因为担忧五五组合崛起,也消了许多。

袁星的灵器,已经被他暗中命人用了钝化粉,这一场比试,他非输不可。

擂台上,袁星和他的女搭档和雌雄双煞相持而立。

“袁星,不知是你倒霉还是幸运,遇上了我们俩。幸运的是,你终于可以摆脱千年老二的称呼。倒霉的是,你眼前只有死路一条。”

雌雄双煞发出了难听的笑声。

尽管在笑,可雌雄双煞的目光冰寒,两人默契十足,同时出手。

两人一掠而起,就如两头鹰隼,破空而来。

那雌煞身形高挑瘦长,她的修为不弱,一下手就是杀招,一股凶悍的元力,席卷向了那名女武者。

袁星的女搭档,也是早就有所防备,运起了一部刀法,就准备御敌。

哪知才一运刀,那女搭档的面色就是微微一变。

刀身没有半分灵器,刀法更是威力大减。

“我的刀!”那女武者意识到不对头时,已经是太迟了。

她的刀被雌煞一把夺下,折成了两段。

被用了钝化粉的灵刀,就连砍柴刀都不如。

“嘎嘎,纳命来吧。”

雌煞眼中,凶光迭起,犹如鸡爪般的手掌,刺入了那女搭档的咽喉中,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袁星被雄煞挡住,意识到不对头时,女搭档已经被雌煞制住了。

“把她放开,你们太卑鄙了,竟然在灵器上动手脚。”袁星目光一凛。

他看了眼断裂成了两半的灵刀,大抵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袁星,我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死在眼前的滋味如何?这就是得罪我雌雄双煞的结果。”雌雄双煞得意洋洋着。

钝化粉果然作用不俗,袁星的女搭档的灵器损毁,袁星的灵器,想来也已经被毁坏。

雌雄双煞心中再无顾忌。

两人一人一手,抓住了那名气息奄奄的女武者的身体,猛地一用力。

只听得一阵骨骼肌肉撕裂的响声,那名女武者惨叫了一声,身体被活生生撕裂成了两半。

雌雄双煞将女武者的尸体一丢,就如垃圾般,砸落在竞技场上。

群兽一闻到血腥味,群起而动,不过须臾之间,就将那女武者的尸体,啃了个精光。

浓重的血腥味和满目的红色,深深地刺激了袁星,他心底的最深处,只听得咯噔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比释放了出来。

袁星的瞳重重一缩。

他的双手,不由握紧成拳,将那根尺子灵器拽得死死的,就连尺刃割破了他的手,都浑然不知。

鲜血,袁星的鲜血,渗入了那把尺子中。

候赛区内,司小春不由惊呼。

“糟糕,袁星的灵器不会是被人动了手脚吧。那雌雄双煞太卑鄙了。”

“先不要太紧张,事情也许会有转机。”

叶凌月凝视着音镜阵里袁星,袁星的神情,让她有些不安。

“怎么,袁星,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的灵器也已经废了,你根本没可能打败我们。若是这时候,你丢掉武器,跪下来向我们俩求饶,我们也许会大发慈悲,留你一个全尸。”

雌雄双煞还在大放厥词。

可忽然间,他们顿住了话。

只因为他们感觉到,袁星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戾气。

袁星手上那杆灵器尺子,沾了血后,竟浑身发红,如同烧红的烙铁般。

一股股风力,盘旋在尺子旁。

袁星的这杆灵尺,叫做风魔尺,本身就是一把天阶下品的灵器。

但雕刻了灵纹之后,风魔尺的品阶提升了到了天阶中品。

雌雄双煞原本打算利用让钝化粉,让风魔尺的品阶大跌,可以轻轻松松拿下了袁星。

可如今看来,那灵尺上,灵力突然大盛,非但品阶没有下降,看样子,品阶反倒上升了。

“怎么会这样?”

雌雄双煞目睹这一幕,大为惊骇。

眼前的袁星,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他的眼底,红光闪动。

犹如一头怒红了眼的狂狮,猛扑而上。

手中的风魔尺上,大量的风力凝聚,他的身法,一下子加快了数倍。

身影如同鬼魅般,冲向了两人齐齐抽出了自己的灵器。

可让他们崩溃的事,两人的灵器才一沾上对方的灵器,灵器就齐齐发出了一阵裂响,灵器上的灵纹一下子炸裂开。

雌雄双煞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怎么会,他们的灵器,不是被灵纹强化过了嘛。

可不等他们发出质疑声,袁星忽然怒吼一声,手中的风魔尺上,无数的风刃暴涌而出。

“死,统统都死去吧。”

风魔尺上的灵纹灵光迭起,可怕的灵力扭曲了空气。

那风刃硬生生击爆了雌雄双煞的脑袋,两人的尸体,笔直落地。

在击杀了雌雄双煞后,袁星并没有立刻罢手,他赤红着眼,猛然冲向了其他几个擂台。

手持着风魔尺的袁星,眼中没有半分人性。

他见人就杀,气势惊人,在几个呼吸之间,竟将另外几个擂台上对阵的选手们,全都斩杀一空。

他浑身浴血,身影一逝,就如流星般,冲入了观众区。

“不好,袁星疯了。”

叶凌月看到了如此的袁星,立刻联想到了老城主,袁星此时此刻的神情和举止,完全失控,和当初发病时的老城主一模一样。

她没有想到,雌雄双煞的挑衅,会在这种时候,激发了袁星体内隐藏了许久的心疾。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