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级丹傀的确厉害。

但是再怎么厉害,也比不得吸收了五灵的乾鼎厉害。

原来,方才就在叶凌月一筹莫展之时,鼎灵忽然呛声,提醒叶凌月可以和乾鼎合二为一。

和乾鼎合二为一,叶凌月早前也经历过一次,只是那时候鼎灵还未形成。

叶凌月必须化成鼎形,才能帮助她抵御外敌,但是如此一来,叶凌月拥有实鼎的事,就会被曝光。

所以她迄今为止,只用乾鼎护体一次。

如今鼎灵已经成型,加之又突破成了鼎圣,这不败鼎身的效果,比起早前来,更胜一筹,只是持续的时间很是有限。

中级丹傀和鼎灵的不败鼎身一比,简直就是弱爆了。

中级丹傀竟是在一撞之下,直接被撞成了碎片。

丹娘子见自己的中级丹傀被毁,心底防线彻底崩溃,不得不认输投降,五五组合再下一城。

候赛区内,目睹了这一幕的那些选手们,也都是议论纷纷。

尤其是雌雄双煞,两人本是等着看好戏,哪知丹娘子会以认输告终。

“丹娘子这次还真是阴沟里翻船,居然输给了两个新人,她那什么丹傀未免也太不济事了。”

雌雄双煞轻蔑地说道。

早前听丹娘子吹嘘自己的丹傀有多么多么的厉害,哪知到了关键时候,简直就是纸糊的老虎,中看不中用。

不过丹娘子败了,对于雌雄双煞而言,倒也是个好消息。

他们并没有因为丹娘子的意外落败,而高看了五五组合,在他们看来,最多不过是叶凌月的那一身铠甲诡异了些。

但是如今他们的灵器都重新雕刻了灵纹,对付那身铠甲,是绰绰有余。

对于雌雄双煞而言,阻碍他们夺冠的一直都只有袁星和“沐火组合”

“沐,比赛都结束了,你还盯着那两人看什么?”

火灵紫嫣好奇地看了眼月沐白,她还从未见月沐白这么严肃过。

月沐白可不是雌雄双煞那般没眼力的,他早前和丹娘子比拼过精神力,大致能够察觉到丹娘子的实力,大致刚突破方尊没多久。

一个方尊级别的方士炼制出来的中级丹傀,是绝不可能在一撞之下,崩分离析的。

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个那个身着重铠的男子深藏不露,是个实力惊人的武者,身含怪力。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那件铠甲本身就是一件超越天阶的灵器,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瞬间秒杀一具中级丹傀。

但无论是哪一种,那五五组合的实力都远远超过了月沐白最早的预期。

因为和阴阳双煞一样,月沐白早前并没有将五五组合作为夺冠路上的假想敌,但如今看来,他需要加倍小心那名身着重铠的男子。

“那丹傀,是真正的中级丹傀。那个穿着铠甲的男子不简单。”月沐白面色凝重。

“不简单又如何,难道还能比你我联手还要强。就算是他那身铠甲很厉害,我可以直接用本源之火,将他烧死。”火灵紫嫣漫不经心道。

以她的修为,只要不遇到神通境的强者,都可以用本源之火,将对手秒杀。

不过,神通境的强者,是不可能出现在黄泉城这样的新手城里的。

想到了这茬,月沐白稍宽了几分心。

而在竞技场的贵宾区里,三大会长和群英社的正副会长的反应也是大相径庭。

三大会长诧异的事,半路杀出了黑马来,而且这黑马还是早前被他们彻底忽略了的。

三人的面子上,有些不好看,尤其是金万年商会的会长,更是拉长着脸。

要知道,他为了获得其他两位会长的灵石矿脉,这次也是下了血本的,他不惜重金雇佣了雌雄双煞从中原地区返回,还为收买了寒山居的管事,替雌雄双煞雕刻灵纹,更不惜破坏袁星的灵器上的灵纹。

本以为这样一来,雌雄双煞夺得第一就水到渠成了,哪知道这时候,却杀出了什么五五组合。

若是五五组合获胜了,那他岂非是血本无归,甚至连自己的灵石矿脉都要输出去了?

金会长心中暗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而在另一间贵宾室里,昙素也是面有尴尬之色。

“看来这次比试,你怕是要输了。”

群英社的社长那双桃花眼中,烁着戏谑之色。

“社长,没到最后一场比试,谁胜谁负,都是未知数。虽然五五组合的表现让我有些意外,但是我是认为沐火组合更胜一筹。而且,我还要加注,若是……若是最终沐火组合赢了,我希望,社长能给我一次机会。”

昙素忽的话锋一转,凝视着社长。

“什么机会?”社长看了昙素一眼。

“我希望,社长能够接受我,能让我当你的女人。”昙素火红的头发下,一双眸含情脉脉望着社长。

她第一眼看到社长时,就喜欢上了他。

只是社长一直对她无动于衷。

她不甘心,对方一直将自己当成了下属。

“抱歉,昙素,其他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一个条件,我不能答应。我有心上人了。”社长断然拒绝了昙素的要求。

“不可能,这两年,你明明一个女人都没有。”

昙素不相信。

她认识社长已经近两年多了,两人最初都是最普通的猎妖者,一起出生入死过,也是她推荐对方加入了群英社。

她在群英社中,一直如履薄冰,老社长对她意图不轨,也是他站了出来,设计除掉了老社长。

她一直以为,他对她也是有情的。

“我的心上人,确切地说,她并不在古九洲,她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没有能力保护她。我想把自己变得更强,这样才能保护她,有资格成为她的男人。”

谈起了心上人时,群英社社长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复杂情愫。

那种情愫,似是思念,有似怅然,又带有了几分柔情。

他的思绪也仿佛一下子飞到了遥远的彼方。

如此的社长,也是的昙素从不认识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