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听得一个头两个大,这种法子,听上去很容易,可是实际使用起来,绝对是难如登天。

恐怕也就只有帝莘才能这般轻松地说用就用。

的确,帝莘创成了乾坤手后,五灵城也掀起了一阵左右手互搏的武学热,可折腾了一阵子后,真正学会这种武学的,只有帝莘一个人。

个中的原因,叶凌月事后想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帝莘身怀凤莘和巫重两个人的魂魄和智慧。

那两人,本就是天资卓绝,这才能掌握乾坤手。

帝莘的方法是行不通了,可帝莘方才的某句话,却让叶凌月想到了什么。

她腾地一声,从床榻上跳了下来。

“帝莘,我想到了一个法子,也许可以和那人一拼。我不与你多说了,明晚等我的好消息。”

叶凌月说罢,就急巴巴地撤回了神识。

凤令那一边,帝莘还没回过神来,叶凌月就没了声。

他咋觉得,自己被自家洗妇儿冷落了。

帝莘突然对那个即将和洗妇儿对战的人感到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嫉妒。

夜凉如水。

叶凌月站在了老城主的花园里。

老城主被从假山里放了出来后,花园就恢复了昔日的模样。

叶凌月今晚的目标,却是眼前的一堆天剑麻。

她打算,用这一堆天剑麻,来炼制一批飞剑。

她修炼了鬼门十三针,如今已经到了第六针的鬼针,按照鬼门十三针没学会一针,能控制的针数就会以“三六九”的针数往上翻,这就意味着,叶凌月至少能同时控制三十六枚鬼针,同时攻击人。

鬼针的力量有限,但若是换成了威力更强的飞剑,那效果必定会更加强大。

帝莘方才说,若是能学会乾坤手,就等同于两个人攻击一个人。

她不可能学会乾坤手,但她也有自己的优势,那优势,就是帝莘也没有的。

那就是,她是大陆上极其罕见的武者和方士双修。

帝莘可以用两种武学对敌,她可以用精神力和天地之力同时对敌。

这样,即便对上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北境神尊,她也有底气,立于不败之地。

“好,就开始炼制。管他什么北境神尊,什么神界战神,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叶凌月的面上涌起了一股狠厉之色。

一夜过去了,在叶凌月终于顺利炼成了三十六口天剑麻炼制而成的飞剑。

天剑麻不愧是妖界曾经用来炼制妖剑的绝佳材料,加上城主府的这批天剑麻,被雕刻了灵纹的缘故,叶凌月修复灵纹后,只是稍稍用灰火淬炼,天剑麻就变得锋利无比。

“凌月,一大早,你在院子里干什么?”

司小春来送早膳,哪知才刚进门,就看到了院子里,浮动着三十六把灵剑。

听到了他的声音后,叶凌月一时顽皮,神识微微一动。

三十六口灵剑,风驰电掣,铿的一声,就朝着司小春掠去。

司小春惊出了一身冷汗,手中的膳盒差点没砸在了地上。

“这,这些是天剑麻?”

看着那些恶作剧似的,悬在了自己眼前的飞剑,司小春瞪圆了眼。

“不错,我见那些被砍掉的天剑麻放着也是浪费,就用了几十棵,炼成了灵剑,加持了灵纹之后,威力非同小可。”叶凌月说罢,又取出了一口新炼制而成的乾坤袋,将那些飞剑都收了起来。

她又告诉了司小春一声,她今日有事外出,让他看着老城主。

叶凌月走后,司小春盯着地上的那些天剑麻,眼底莫明的浮起了笑意。

天罡殿中。

奚九夜坐在了神座上,他的手中,有几颗铅红色的丹药。

他凝视着那几颗丹药,陷入了深思中。

“神尊大人,午时已到。”

天魁殿主走了进来,恰好看到了奚九夜的神情。

一刹那间,他似乎看到了神尊的脸上,有一抹难以抑制的哀伤之色。

可等天魁殿主,想要再看仔细时,奚九夜已经恢复了常态。

他将那几颗丹药,小心翼翼地收入了怀中,就好像,那几颗丹药是稀世珍宝般。

延绵不绝的天罡云海。

云海之巅,有大量的天罡之力不停地翻涌着。

尽管没有了金之种,但是这一带的天罡雷依旧威力不小。

叶凌月赶到时,奚九夜还没到。

“好大的架子,让女人等,半点风度都没有。”

叶凌月冷嗤了一声。

她是一人前来的,只带了自家的噩兔和小吱哟。

和北境神尊决斗的事,叶凌月没有和那些地煞君王们说。

否则,只怕一听到对方的威名,就已吓了个半死了吧。

小噩兔和小吱哟都是来凑热闹的,俩不怕死的,都想看看神界神尊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

只是在那位北境神尊来之前,小噩兔就有种自戳双眼的冲动。

“主人,你确定你就穿这样和人比试?”

“吱哟(就是,丑死了,把窝美美哒的老大还回来)”

“没法子,这玩意防御能力好,而且你家主人我也不想让对方发现,我是个人族。”

叶凌月今日的打扮,的确有些那啥。

她穿了上一任地煞大君主留下来的妖武盔甲。

这种妖武盔甲,连体设计,本就是为男人炼制的,叶凌月一穿,玲珑有致的身材,一下子被遮挡住了。

盔甲还配了个鬼面头盔,把人的容貌遮了个彻底,眼睛部位,只留了两个骷髅眼。

只要叶凌月不开口说话,只怕没有人会知道她是个女人。

事实上,叶凌月也不想在比试中,对方因为她是个女人,而有所顾忌。

她叶凌月要比试,就要和人堂堂正正的比。

“来了。”

叶凌月目光一厉,示意吱哟和噩兔退到一旁。

天罡雷海上,云雾弥漫,奚九夜的身影,在云海中,渐渐清晰。

他就是北境神尊?

和叶凌月相比,奚九夜的装扮几乎和他平日在北境时没什么两样。

在和奚九夜见面之前,叶凌月也曾想过,神界的神尊究竟是什么模样?

是人高马大,还是面目狰狞,只是想不到,看到的那一眼,叶凌月才知道,自己的所有猜想都是多余的。

那是个眉目冰冷到极点,但同时异常耀眼的男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