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医者只觉得手如被捆绑住似的,动弹不得。

一回头,却见一个黑炭似的人,正站在他身后。

“哪来的不长眼的小乞子,敢抢本大爷的东西,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本神医可是连……”

那医师在黄泉城也算是有些身份地位,自恃医术了的,认识些猎妖者,就叫嚣了起来。

可哪知他没说完,就嗷嗷叫了起来。

手骨更是发出了噼啪是响声,原来叶凌月一用劲,竟直接将那医师的手腕给弄脱臼了。

“把你的脏手,从凰令上拿开。”

叶凌月目光灼灼,盯着医师那只肥腻腻的手上的那块玉佩。

凰令,终于找到了。

叶凌月不禁有些懊恼,她也真是百密一疏。

怎么就忘记了,那叫做獐子的贼匪,被她用冰封天下和黑色鼎息所伤,伤势极其严重。

这种伤,根本没法子自救,只能找人救治,但是整个黄泉城,又哪来什么人,能治疗她出手造成的伤害。

她早前只是在酒楼和茶馆这些热闹处查找,怎么就忽略了医馆。

“想抢东西,找死。”

那肥猪似的医师,疼得只想骂娘,他强忍痛意,冲着自己的手下,喊了一声。

那几名正打算将那名伤员丢出去的医馆打手,一见如此情形,丢下了那伤者,恶狗般扑了上来。

医馆开在黄泉城了,免不得要碰上一些闹事的猎妖者,那医师也是有些门道,这些雇佣来的人,居然都是武者,个个修为都有轮回三道左右。

几人一扑而上,或拳或掌,元力撞击在一起,掀起了一股股气浪,朝着叶凌月招架而去。

叶凌月也不惊慌,将那肥猪医师往前一挡。

五指一拢,体内的天地之力迅速凝聚,指间瞬时就爆开了无数的指力。

那指力夹杂着鬼门十三针的阴寒之力,朝着那几名武者的眼鼻口多处要害袭去。

那几名武者只觉得眼鼻口骤疼。

须臾之间,那几处要命的部位,凡是凸在外面的,都凝聚起了寒冰来,冻得硬邦邦的,里面更有无数针扎般的天地之力,四处乱窜。

那些武者吓得掩住了眼鼻口,惨叫连连着。

“你!你!”

那医师在黄泉城里蛮横惯了,哪里见过这样诡异的手段,而且对方还是个看上去黑不溜秋的乞儿。

他吓得不轻,此时也顾不得凰令,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姑娘、大人饶命啊,小的错了,小的不是人。这东西,姑娘要是看得上眼,还请姑娘带走。那人的诊金,小的也不要了,只求姑娘留下小的一条狗命。”

见那医师哭得鼻涕眼泪一把,又是滑稽又是让人憎恨。

叶凌月嫌恶地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

这种人,有医术却不懂得行医济世,简直就是医者中的败类。

方才,她站在人群中围观时,还听有几人在议论。

着胖子医师很是可恶,早前有一名妇人临产,送到了他的医馆,他嫌弃对方没钱,不肯替对方接生,还让手下糟蹋了那名孕妇,害得孕妇最终一尸两命。

对于这种人,身为玉手毒尊的传人的她,既是见到了,又怎能轻易放过。

叶凌月眼眸一厉,脚下一用力,将那名足有两百斤重的医师掀翻在地。

她的脚在胖子的左右手上用力一碾。

那胖子惨叫两声,人就昏死了过去。

他那两只手骨,已经被叶凌月直接踩碎了,就算是重新接上去,也不可能恢复如初,以后想要正常的行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那块凰令,也落到了地上。

叶凌月将那块凰令捡了起来。

在其他人的手中,这块凰令只是块欣赏价值高的美玉,可对叶凌月而言,这是她和帝莘联系的唯一法子。

她没有音讯的这两天,帝莘一定是急坏了的。

找回了凰令,叶凌月再是目光一转,落到了一旁的那名贼匪身上。

“你,你不要过来,我可是‘群英社’的人,你若是伤了我,群英社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这名叫做獐子的贼匪,已经没有了双手,方才见叶凌月手段残忍,连伤数人,他也是吓得不轻。

“伤了你又如何,反正已经打断了你的手,再多一项罪名,反倒是我赚了。”

叶凌月恨极了眼前这贼匪,此人早前意图侮辱她,还害得她丢失了去全部行李。

如果换成了其他新人,只怕早已横死在黄泉城外了。

“你……是你!”

獐子这才看清了,眼前这黑乎乎的乞丐似的少女,居然就是早前自己遇到过的那个“频死”的大美人。

她的肤色不对,遮去了早前的绝色姿容,但那双璨若星辰的眼,却是让人过目难忘。

“看来,断手还不够,得让你再长长教训。”

叶凌月也不知道獐子口中所说的群英社是什么鬼东西,听上去,应该是某个社团。

但那又如何,连重伤的弟兄都能丢下,那社团,也绝不是什么好鸟。

叶凌月话音才毕,两道凛冽的鼎息钻入了獐子的双腿。

那种熟悉而又恐怖的撕裂感,再度传来。

獐子连惨叫都来不及,他的腿,就诡异地爆炸开了。

望着血肉模糊的双腿,獐子眼睛发黑,就要昏死过去。

可是叶凌月又岂会让他如愿,叶凌月一边断了他的腿,一边用白色鼎息吊住了他的一口气,让他意识保持清醒。

这样一来,接踵而来的痛疼,让獐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立时断气,还要痛苦百倍。

“你不是人,你杀了我吧。”

獐子已经奄奄一息,偏又死不得。

“杀了你?那怎么成,虽然杀人在黄泉城不算什么,但你要是死了,谁告诉我,我其他的东西在哪里?你那同伴如此待你,你到这会儿,还想袒护他?”

叶凌月明明使着世上最残酷的手段,可她的声音,却那般的甜美诱人。

獐子也知,自己今日是活不了了。

他想起了同伴丢弃自己,一个人潇洒快活去了,心底就生起了一股漫天的恨意。

“那小子叫秦东,他拿走了你其他的东西,你要找他,就去城中的群英社。”

他刚一说完,叶凌月就撤了掌。

獐子身子一歪,断了气。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