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了那绒球兔的眼眸时,叶凌月和小吱哟都愣住了。

寻常的兔子,都是双眼发红,可这头兔子,一只眼是火红色,就如颗上好的红玉玛瑙,但是另外一只眼,却是黑色的,犹如墨玉。

一红一黑的双眼,看上去很是诡异。

在看到那头绒球兔的眼睛时,叶凌月和小吱哟只觉得浑身一麻,像是有什么神秘的力量,一下子将她们的身子定住了。

绒球兔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妖冶的凶光。

“不好!”

叶凌月发现不好时,已经是迟了。

那兔子定住了叶凌月和小吱哟后,拔腿就往后跑。

“哈哈哈,叶凌月,你总算是栽在了本长老的手中了。”

嚣张至极的大笑声,从前方传来。

雪长老手一挥,那头绒球般的白兔,就落到了雪长老的手中,温驯无比的模样,让叶凌月立刻意识到,雪长老就是那头怪兔的主人。

看清了雪长老的模样时,叶凌月不禁有些吃惊。

不过是短短几日,雪长老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他衣服凌乱,双目布满了血丝,原本还中气十足的面庞,干巴巴的,皱纹丛生,犹如一夜苍老了数十岁。

雪萱重伤,成了废人,雪长老悲痛欲绝。

他本还想指望马昭能够顺利晋级,为雪峰保留最后的一丝颜面。

可他的期望再一次破灭了。

马昭被抬回来时,惨不忍睹,全身连一块完好的骨头都没有。

就连雪长老在外门的爪牙,檀一真君也莫名其妙地死了。

雪长老的身份地位,也跟着一落千丈。

就连门派里的弟子们,也开始以各种借口,想要投奔到其他峰里去。

雪长老从风光无限,一下子变成了如今的落魄模样的,都是因为叶凌月和帝莘。

他做梦都想杀了两人。

好不容易,他才从月沐白那,打听到了消息,说是叶凌月和帝莘今日回来琅琊天洞。

雪长老得知消息后,当真觉得是连天都要帮他。

孤月海里,知道琅琊天洞开启的秘法的只有四大长老和掌教而已。

他就先掌教一步,藏在了洞穴的深处。

雪长老也早就料到了,以早前几名进洞的弟子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踏足洞的深处。

算准了叶凌月进来的时辰后,他放出了自己的妖兽,果然就引来了叶凌月。

“雪长老,你敢琅琊天洞里行凶,就不怕掌教处罚”

叶凌月算了算时辰,她进入洞穴才一刻多钟。

那绒球兔也不知是什么兽,只是它竟有定身的作用。

可有一点,叶凌月是可以肯定的,那是一头妖兽,而且其级别绝不是普通的妖兽,至少也是大妖级别,比起当初叶凌月在妖临渊遇到的那三妖兄弟,也是相差无几。

身为三宗之一的孤月海的长老,雪长老居然养了妖兽,而且还利用妖兽行凶,这个罪名,足以让雪长老被处死。

但叶凌月眼下,却无心想那么多,她如今要做的,是想法子怎样逃脱。

她只能尽量拖延着时间,另一方面,尝试着用鼎息迅速恢复自己受制的身子。

“叶凌月,为了杀你,本长老有什么不敢做。你害惨了萱儿,你的小男人还让马昭成了废人。老夫一定要杀了你们,才能泄愤。”

雪长老对自己的妖兽,显然很有信心,根本不惧怕叶凌月使诈。

你放心,你只是早走一步,很快,你的男人就回来了陪你了。”

雪长老凝聚起浑身的元力,化为了一道掌刃。

元力之强,竟是让周遭的空气也扭曲了起来。

快些,就快成了。

“死吧!”雪长老因仇恨而变得恶鬼般的脸已经靠近。

叶凌月疯狂地控制着鼎息,在自己体内游走着。

手脚还未完全恢复知觉,她的鼻尖冒出了冷汗来。

来不及了,只能是躲入鸿蒙天了,叶凌月在心底迅速做出了决定。

就在她神识一动,打算三十六计走位上计时,这时,她的手腕上,忽的宝光一闪。

只见早前紫堂宿送给她的那一对天地镯,发出了蜂般的响声。

犹如白玉手镯似的天地镯,脱手而出。

那天地镯骤然加速,就犹如有了灵识般,狠狠地砸向了雪长老。

那一砸之下,威力惊人,雪长老脸色一红,身子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就在天地镯砸下的同一时刻,叶凌月的手脚,一下子恢复如初。

“蚀元魂蛇。”

叶凌月的手掌上,黑色的鼎息迅速腾起,和她体内的天地之力,相互融合。

只见一头黑色的巨蟒破空而出。

它犹如水桶粗细的蛇身,缠上了雪长老。

雪长老受了天地镯一击,已经是重伤,在被蚀元魂链这么一绞,全身顿时就如拧麻花般拧成了一团。

骨头寸寸碎裂开,大量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裳。

不过是半刻钟,他就断了气。

他至死,还张着眼,浑浊不清的眼白里,仿佛透露出了不甘和仇恨。

雪长老一死,那头白色的绒球兔一看大事不好,前腿一蹬,就要逃跑。

这可是惹怒了小吱哟,它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身形成倍地变大。

飞身一跃,强壮有力的前肢横扫而过。

那头绒球兔被小吱哟一脚踩在了地下。

那头妖兽那还双红黑相间的眼,诡异地盯着叶凌月。

“还想使诈。”叶凌月一次上了当,第二次哪里还会再上当。

想也不想,立刻闭上眼,命令着蚀元魂蛇杀了这诡异的妖物击杀。

见叶凌月如此凶悍,那绒毛兔的眼里,涌出了惊恐之色。

“饶命,大人饶命啊。我也是被雪长老抓来的,若是你们能放过我,我可以带您找到天洞里的宝贝。”

那妖兔见了,连忙求饶。

它可是看出来了,叶凌月不是个好惹的主。

“居然能说人话,你究竟是什么妖兽,又怎么会知道琅琊天洞里的宝贝所在?”叶凌月一听,不由有些诧异。

再看看那头绒球兔,它双眼妖光已消,也就不恐它使诈。

那妖兔这才告诉了叶凌月,它叫做噩兔,是一种妖兽,大妖级别,最擅长的就是利用眼睛,激发各种禁咒之术。

早前叶凌月和小吱哟中的,就是一种叫做定身咒的古咒语。

叶凌月一问噩兔的来历,才知道它竟和早前的鬼谷蛾一样,原本都是关押在式神炼药鼎里的妖兽。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