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组第四局比赛刚刚完成,洪明月正准备下台,准备在其他几名选手比试的空隙里,稍作休息时。

忽的,擂台下,有数女冲了出来,指着洪明月,大骂了起来。

“绯月,你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贱人,勾引我男人,不得好死!”

“绯月,你个骚狐狸,没有资格站在擂台上,滚下来。”

洪明月劈手一挡,鸡蛋裂开了,黏糊糊的蛋液沾满了她整只手。

她也不以为意,随手擦了擦。

虽然没被砸中,可是被当着众人的面辱骂,洪明月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是谁指使你们在此胡言乱语。”

洪明月恼红了脸,她目光一睃,首先怀疑到了叶凌月身上。

叶凌月却是哼笑了一声。

她是有意为难洪明月,只是这场闹剧,却不是她主使的,至多,她也只算是推波助澜而已。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绯月,你真是下贱的可以,你明知道我和张师兄是双修伴侣,你还勾引他,害得他要抛弃我。”

一名正要和洪明月比试的女弟子,蹿了上来,伸手就要去打洪明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滚开,你们若是再胡说,别怪我不客气。”

洪明月怔了怔,慌乱着抬手一掌,拍向了那名女弟子。

“绯月,不用找了,是我找来了这几位师姐。”雪萱冷笑着,闪身跳上了擂台。

若是雪萱之前还有所顾忌,可刚才雪长老那一巴掌,已经将雪萱最后一丝犹豫也给打消了。

雪萱红着眼,眼中满是偏执之色。

她体内,元力如脱缰的野马,游走在全身。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正在被那一颗小乌丫给她的丹药侵蚀掉。

雪萱盯着绯月,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造成她父女翻脸,痛失爱人的元凶。

她玉掌一扬,却是和洪明月结结实实地对了一掌。

两女同时往后一退。

洪明月心底一惊,没料到雪萱的实力,竟强到了如此地步。

“是你!雪萱,马昭不要你,是他的事,你这般陷害我,有何居心?”

“你还真不要脸,你和张师兄在荒山山洞里苟合,还有花峰的秦长武、李凯、叶常冰……这里有张名单,是你过去几个月里勾搭上的男人的名字。绯月,你还真是贱到了极致,你还和那些师兄说,让他们替你在”

雪萱如数家珍,把一个个和绯月有染的男人的名字都报了出来。

每听到一个名字,台下的马昭的脸色就要黑上几分。

这些人,马昭全都认识,其中更甚于还有几个是马昭的朋友。

马昭难以置信着,看向了那几人,那些人不敢直视马昭,心虚地低下了头。

此情此景,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是怎么一回事。

马昭不由想起了,当初雪萱告诉他,绯月出轨的事,他还呵斥雪萱胡言乱语。

雪萱因此与他失和,这才会有了今日的举动。

他马昭在雪峰,也算是数得上的人物,在门派中,也是风流倜傥,有无数的爱慕者,谁知道,为了一个绯月,会落到这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身为男人,最耻辱的莫过于头戴绿帽子。

更不用说,马昭这种不知道戴了多少绿帽子的。

马昭只觉得一股热血,往脑门冲去,身子几个踉跄,怆然失声。

“绯月,你负我!”

洪明月哑口无言,她只觉得,擂台下,无数目光看向了她。

她成了众矢之的,洪明月咬紧了牙,怒视着雪萱。

“雪萱,你好歹毒的心肠,我今日就算是不要十强的资格,也一定要取你的性命。”

洪明月怒极,长发犹如钢丝般,根根倒竖。

十指如勾,她的指甲,竟是凝聚起了一片诡异的光色,锋利无比,探向了雪萱的咽喉。

雪萱嗤了一声,丝毫不将洪明月的攻击看在眼中。

只听得她双拳犹如猛虎下山,携带起了惊人的冰雾,迎头和洪明月对战了起来。

只听得轰的一声。

洪明月的嘴角沁成了一抹血丝,身子犹如秋风扫落叶般,被雪萱体内狂暴的元力击溃,摔倒在擂台上,显然是不敌。

雪萱脸上得意非凡。

“哈哈哈哈,马师兄,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一心念着的绯月。你一直说她比我强,这就是你说的强。”

雪萱大笑着,在擂台上旁若无人的大笑了起来。

她疯狂的模样,落在了洪明月的眼中。

洪明月阴毒地笑了笑,衣袖间,陡然滑成了一把绿色的翠玉匕首。

那匕首,正是洪明月早前被折断的那把沧海三生笛改造后所得。

断裂的笛身,已经被打磨成了利刃。

洪明月趁着雪萱得意忘形之际,扑身上前,手中的匕首,朝着雪萱的腹部刺去。

那一匕还未扎下,雪萱却觉得丹田剧烈疼痛不止,像是要炸开般。

丹田内,元力疯狂乱窜着。

“住手!”

雪长老虽也气愤雪萱丢尽了雪峰的脸,但雪萱终究是她唯一的女儿,看到绯月的举动时,雪长老身形化为了黑影,直袭向了擂台。

可电闪雷鸣之间,一人落到了雪萱和洪明月身前。

“慢着,她中了毒。”

说话的却是月沐白。

月沐白很是巧妙地挡住了洪明月的那一匕。

这一句中毒,让洪明月乃至雪长老都是一愣。

洪明月一听,连忙收起了匕首,月沐白再替雪萱把脉。

雪萱早前元力忽然大涨,月沐白就已经看成了端倪。

只是月沐白为人,素来冷血无情,雪峰的事,与他何干。

他之所以选择在最后一刻出手,也是因为事关绯月的比试结果。

姐姐月长老既是要一力提拔绯月,他就会保住绯月,更何况,他还在绯月身上,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对即将返回古战场的他而言,恰好有用。

“有人给雪萱吃了禁药,雪长老,你可知那人是谁?必须快点找出他,否则雪萱只怕是凶多吉少。”

月沐白查看之后,面色凝重,以他多年行医炼丹的经验,一时之间,竟也看不出对方到底对雪萱用了什么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