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组的比试,还在继续着。

叶凌月拿下了和秦小川比试的第一局后,余下的几场,更是气势如虹。

由于见识到了叶凌月的黑色巨蟒的厉害,不少选手更是在遇到叶凌月后,就直接认了输。

秦小川首战告败,但很快也调整了心态,余下的几场后,保持稳健的发挥。

两人齐头并进,最终在一个时辰内,第三组的全部比试,全部结束。

叶凌月五战全胜,小组第一,秦小川四胜一负,列第二位。

叶凌月成了第三位直接进入十强的选手。

但和前两者相比,叶凌月获胜的意义,无疑更大。

只因为,她是一名杂役。

两年来,连系统武学都没学习过的女杂役。

结果一出,全场雷动,可有一人的面色,却是惨淡如白纸。

那就是雪长老。

赢了?

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杂役,居然在真的赢了?

先是马昭被自己的女儿打败,雪峰窝里斗,再是叶凌月获胜,一天之内,两次打击,雪长老有些站不住了。

其他选手,都已经垂头丧气地走下了擂台。

叶凌月却没有立刻返回无涯峰的席位,她目光如炬,直视向雪长老。

“雪长老,比赛结果已出,数日之前,你我立下赌约。我若是获胜进入前十,你就要辞去雪峰长老一职,也该你履行了赌约了。”

雪长老辞去雪峰之位?

场内顿时骚动了起来,除了无涯掌教之外,其余几峰的长老震惊不已。

“叶凌月,你不要逼人太甚。你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你进入了十强,也改变不了你是一个杂役的事实,你敢逼迫本长老退位,分明就是以下犯上。”

雪长老恼羞成怒。

“雪长老,你的意思是不愿意辞去长老之位了?掌教,当日我俩立下赌约时,掌教也在场,还请掌教为我做主。”叶凌月说罢,朝着无涯掌教躬身一拜。

她早就知道,雪长老这样的人,必定会言而无信。

无涯掌教也面露为难之色。

赌约他是亲耳听到的,绝不会假,可若是真的逼雪长老退位,也的确是太过了些,他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代替雪长老的人。

寻思了片刻,无涯掌教好言劝道。

“雪长老,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既是立了赌约,就该信守承诺。但我念在你身为雪峰长老多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凌月,雪长老终究是门派长辈,你身为晚辈,也不可咄咄逼人。不如这样吧,由本座出面,替雪长老求个情,只要你不逼雪长老辞去长老之位,你可随意提出一个要求。”

“好,我就给掌教这个面子。”

叶凌月沉吟着答应了下来。

无涯掌教脸色稍缓,雪长老也转怒为喜,心中暗道,就知道那小贱人只是逞一时之口快,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他。

“我可以放过雪长老,但是我要马昭一命偿一命,亲自在木爽的墓前以死谢罪。”

叶凌月厉喝道。

“什么!要让我给那个女杂役抵命,你做梦!”

马昭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叶凌月,你不要太过分了。马师兄是什么身份,那个木爽又是什么身份。”洪明月也出言拦阻。

“绯月,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和马昭都是害死木爽的罪魁祸首。你们栽赃嫁祸,逼死了木爽,全都有罪。马昭不死也行,但必须将你们两人驱逐出孤月海。”

叶凌月冷嗤了一声。

她在木爽的幕前,曾经说过,一定会让那些栽赃她的人,血债血偿。

“放肆,你一个女杂役,哪来的权力编排起我月峰的核心弟子。再说了,那木爽偷东西证据确凿,她已经亲口承认了,孤月海事后也收殓了她尸体,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月长老怒斥道。

“撒谎,绯月和马昭都在撒谎,当初木爽根本就没有偷她的耳环。我早就听雪峰的几位师兄说了,那耳环是绯月不要后,马昭在冶炼堂时,送给木爽的。”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雪萱,忽然说道。

她这一番话,就如一块小石头,落入了平静的湖面,顿时兴起了轩然大波。

无涯掌教和花长老等人,面色凝重了起来。

月长老也是瞠目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

“雪萱,你说的可是真的?”

无涯掌教当时亲眼看着木爽惨死,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

“雪萱,你给我闭嘴。”

雪长老一听,脑子轰的一响。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在这种时候说出事实来。

“我偏要说,是不是事实,你问几位师兄就知道了,他们当初是得了马昭的好处,才会篡改口供。他们的良心可不安了,说是连做梦都梦到了木爽来索命。”雪萱越说越是激动。

“混账。你还说。”雪长老情急之下,一巴掌扇向了雪萱。

啪的一声,雪萱捧住了脸,她惨笑道。

“爹爹,连你都要打我,你为了你的宝贝弟子,连你的女儿都要打。”

雪长老嘴唇抖了抖,却是一个多余的字都说不出来了。

再看看雪峰的那几名弟子,个个面色发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掌教饶命,几位长老饶命,我们……我们也是被逼的。”

这些人,早前都怕马昭会报复他们,只能是昧着良心,说了假话。

可今日马昭败于雪萱之手,无疑是跌落了神坛,加之雪萱当众说破,他们哪里还敢隐瞒,一五一十,将当日冶炼堂的情况,全都如实说了出来。

他们越说,马昭和洪明月的脸色越难看。

围观的孤月海的弟子们,看向他们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冷冽。

“马昭,绯月,你们可知罪。”

无涯掌教气得不轻,怒喝之下,绯月和马昭忙跪了下来。

绯月更是狠狠地瞪了眼雪萱。

这女人一定是疯了,她因爱生恨,嫉恨马昭也就罢了,这会儿还指证他们。

真是个疯子。

诬陷同门,还逼死了人,这种罪行,比杀人还要惹人憎恶几分。

“掌教,马昭和绯月都还年轻,一时冲动,才会做出这般不智的事来,还请掌教看在我们的份上,放过他们,不要将他们驱逐出孤月海。”

月长老和雪长老恳求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