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常双眼已瞎,第一组接下来的比试他也没法子参加了。

他原本有是公认的一组最强的,这样一来,无形中就减弱了一组的竞争力。

叶凌月一走下来,与她同组的唐离就笑容满面地走上来。

“凌月,你好厉害。这样看来我们组的第一一定是你了。待会我和你的比试,我弃权。”

唐离也没想到,木常居然那么快就会出局。

他看上去,对叶凌月很是钦佩,完全没有和叶凌月竞争的念头。

有了木常的珠玉在前,接下来的比试,叶凌月保持全胜,而且每次决出胜负,都是三招之内。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唐离的身手也不错,他在本组中,也保持了全胜的战绩。

唯独在面对叶凌月时,主动弃权,以九战八胜的战绩,获得了小组第二名。

叶凌月和唐离也成为了第一组晋级第三天的十强赛的人。

“洗妇儿,那个叫做唐离的你小心点。”

叶凌月一返回观众席,小帝莘就提醒了她。

“怎么?你看出他有什么不妥?”

叶凌月对于唐离,也没有多少信任,此人虽然这几日来,对她都是客客气气,但叶凌月对陌生人的戒备心素来很重,更谈不上有什么好感。

只是因为杂役里,顺利晋级的人实在太少,唐离若是朋友,那以后也许在进入古战场时,可以多个照应。

“倒是没什么不妥,只是觉得此人有些阴沉。”

小帝莘极快地瞥了唐离一眼。

也许是因为身上,还留有一丝巫重的烙印的缘故,小帝莘在叶凌月面前,偶尔会流露出与他的年龄和外貌截然不同的神情来。

对唐离的不信任,来源于小帝莘的本能。

在身为鬼帝时,巫重曾和各种有着暗黑背景的人打过交道。

好人与坏人,他几乎是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唐离的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气息。

“我会有分寸的。就快轮到你比试了,无需为这事分心。”

叶凌月若有所思道。

接下来的比试,几乎是没有多大的悬念,赛况和叶凌月早前预期的差不多。

小帝莘一上场,他的对手就吓破了胆,他轻轻松松就拿下了本组的小组第一。

秦小川也顺利以小组第一进阶。

至于舞悦那一组,有了叶凌月早前的叮嘱后,舞悦也是上了心,没有和雪萱硬碰硬。

她也在比试过程中,发现雪萱的确是服用了禁药,雪萱的实力突飞猛进,几轮比下来,都保持着不败的记录。

舞悦和她对了几招后,就假装不敌,退了下来。

最后雪萱获得了小组第一,舞悦以九战八胜一负的成绩以小组第二的身份进阶。

轮到洪明月时,也是报应不爽,她的运气有些不大好,遇到了几名看她不顺眼的外门女弟子。

那几名女弟子的实力也不俗,洪明月费了些功夫,竟是和其中一女战成了平手。

最后和那名女弟子并列第一,进入十强赛。

马昭在他那一组里,独占鳌头,一路高奏凯歌,获得了胜利。

唯一称得上有些悬乎的,就是黄俊,他和内门的几名高手碰在了一起,辛苦了几场比试之后,终于勉强保住了第二名,进入了十强赛。

第二日结束,越级赛最大的黑马无疑就是叶凌月,对此,雪峰众人还有洪明月都是愤恨的很。

比试结束后,洪明月正想离开,却被马昭拦了下来。

这两日比试,马昭就算是聋子,也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关于绯月的风言风语。

“宗门里这些日子有些传闻,是关于你的。绯月,我只问你一句,你和那些弟子有没有关系?”

马昭脸色有些难看。

他最喜绯月的,就是她虽有很多爱慕者,但从未恃宠而骄,一直保持着冰清玉洁的姿态。

可那些传闻,却粉碎了马昭的一切幻想,他只觉得,自己的头顶有朵绿云在飘,很是屈辱。

洪明月心情本就不快,再被马昭这么一喝斥,更加不快。

但她强忍着怒火,装成了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马昭,你胡说些什么,那些都是别人中伤我的话,你是我的双修伴侣,怎么能和他们一样,是非不分。”

马昭见她泪眼迷离,犹如被雨水打湿的娇花般,再想起了她平时和自己在一起时,循规蹈矩的模样,心又软了。

“绯月,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太爱你了,才会这般猜疑你。你放心,只要你没做过,我一定信你。那些人若是再敢污蔑你,我头一个不放过她们,哪怕她们是女人,我也绝不手软。”

马昭说罢,洪明月顿时破涕为笑。

她靠在了马昭的怀里。

“马昭,你放心,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一个人。为了不耽搁你的比试,我才一直没和你在一起。等到我们都进入了前十,我就和你圆房。”

说着,她在马昭耳边吐气若兰着,一双软绵无骨的小手轻轻抚着马昭。

马昭被弄得心猿意马,早已忘记了自己被戴绿帽子的事。

不远处,一双怨毒的眼,死死地盯着两人。

雪萱气得,粉脸含煞,恨不得上去撕烂了绯月那张虚伪的嘴脸。

“该死的贱人,到这时候还装,我倒是要看看,明日你还怎么装下去。”

雪萱跺了跺脚,含恨走开了。

马昭和洪明月亲热了一阵子后,一直到日暮西下,天色都暗了后,这才依依不舍和洪明月告了别,回了雪峰。

洪明月却没有立刻离开外门,只是眼中思量着,往了外门的某处走去。

走到了一条僻静的巷道处时,黑乎乎的巷道里,倏地伸出了只手来,将洪明月拉了进去。

洪明月刚要惊呼出声,双唇却被一张热乎乎的东西堵住了。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洪明月身子一软,嗔了一声。

“你想吓死我不成。”

“绯月师妹,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吓死了你,我可舍不得。”

男人沉沉地笑道,将洪明月压在了墙上,露出了脸来。

邪气之中,带了几分英挺的一张脸,却是早前和叶凌月同组的唐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