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帝莘却是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仰起了头来,满脸期盼地问道。

“洗妇儿,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小家伙有些紧张的凝视着叶凌月。

旁人的目光,他全然不在意,在小帝莘的眼中,所有溢美之词都比不上叶凌月的一句赞赏。

他的眼中,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

叶凌月笑道。

“我们家的小帝莘,自然无论在哪里都是最出色的。”

“过去的两年,一直是洗妇儿你在保护我,以后,换我来保护你可好?”

小帝莘满脸的期盼,他伸出了手来。

看着小帝莘那张日趋长开的脸,叶凌月心中一暖,重重地点了点头,她将手放在了小帝莘的手里,轻声说道。

“好。”

眼眶湿漉了几分,今日的擂台上,她仿佛看到了昔日的巫重,那个用气势,就足以震慑万千敌人的鬼帝。

她的小帝莘,真的长大了。

首日的同级赛,就此拉下了序幕。

小帝莘震塌擂台,横扫雪峰的事迹,让孤月海上下为之震动。

尤其是早前,一直对无涯峰很不屑的其他弟子,都立时开始私下议论,小帝莘最终能取得第几名,小帝莘已然成了一匹黑马,让其他几峰的高手都不敢小觑。

当夜,无涯峰内。

无涯掌教面色沉凝。

“小五,你真的相信,一个杂役能给你治疗?”

首日座下三名弟子旗开得胜,原本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可这时候,舞悦忽然提出,她想让叶凌月替她治疗。

舞悦的伤,无涯掌教再了解不过,整个孤月海的人,包括尊上都没法子治疗的病,一个杂役竟然说能治。

若是此人是丹庐的杂役,无涯掌教还能接受,可偏叶凌月是冶炼堂的杂役。

说白点,叶凌月就是一个打铁的。

无涯掌教接受无能了。

尤其是,明日舞悦等三人,还要进行门派大比的第二日的越级赛的比试,这场比试的难度,可比今日的同级赛难多了。

舞悦若是稍有个差池,很可能导致她第二天无法比试,那样,她就失去了这一次难得的门派大比的机会了。

“师父,我相信凌月。”舞悦虽然只和叶凌月见过两次面,可直觉告诉她,叶凌月就是那个能帮助她的人。

无涯掌教也知道,舞悦看似是他所有弟子中,性子最柔和的,可实则,却是最顽固的,她即使坚持了,谁也没法子动摇她。

无涯掌教再看了眼叶凌月,对于小六的这位未婚妻,无涯掌教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钓鱼叟对她的评价很高。

“既是如此,就开始治疗吧,若是中途有变,立刻停止治疗,记住小五若是有个闪失……”

“师父,五师姐若是有闪失,弟子愿意全权负责。”

小帝莘蹿到了自家洗妇儿面前,他个头还不如叶凌月高,可那样子,却是如护崽的母鸡似的。

“你这小子!眼里就只有你洗妇儿。”无涯掌教哭笑不得。

小帝莘这么一说,就算是舞悦真的有什么,无涯掌教也不好怪罪叶凌月,他总不能责罚小帝莘吧。

如今整个孤月海,都知道无涯掌教收了个好徒弟。

今日的比试之后,他更舍不得责备自己的这个宝贝徒弟了。

无涯掌教虽然没去观赛,但听说小帝莘一人横扫雪峰数十人,也觉得倍儿有面子。

“师父,您老别吃醋,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徒儿可是一直把师父供在了心里的。”小帝莘嘴甜着,冲着叶凌月使眼色。

叶凌月就和舞悦一起走入了舞悦的居室。

叶凌月随即就开始替舞悦开始治疗,为了防止舞悦感到异样,叶凌月准备了丹药,让舞悦暂时进入了闭气状态。,这才开始将白色鼎息输入舞悦的身体。

自从鼎灵出现,又进阶成了鼎圣后,白色鼎息也变得雄浑有力了许多,从最初的丝发大小,再到后来的拇指粗细再到灵蛇一般,钻入了舞悦的丹田里。

叶凌月脑海中,浮现出舞悦的丹田结构来。

很快,叶凌月就看清了丹田里,浮着一团团黑色的煞气如同淤泥般。

这么厚重的煞气,就算是再好的灵丹妙药也不可能消除。

可当白色鼎息一进入丹田,就大刀阔斧开始吞噬那些煞气,很快,煞气就被吞噬了七七八八,余下的煞气根深蒂固,叶凌月一时之间也没法子清除。

这部分煞气,应该就是舞悦早前所说的,必须用灵魄丹解除的部分了。

在白色鼎息撤离舞悦的身体时,叶凌月顺带用白色鼎息将舞悦体内,残留了多年的一些体内杂质,以及筋络了的浑浊之气,也一并清理了一遍。

半个时辰过去了。

当舞悦苏醒过来时,只觉得自己的体表黏答答的,一股恶臭味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

她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表面,居然浮现出一层恶心的污垢。

“五师姐,不用担心,这些只是你体内多年残留下的污浊之物,你梳洗后就没事了。”叶凌月说罢,舞悦就按耐不住,梳洗了一番。

等到舞悦梳洗完后,她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浑身上下,好像连毛孔都在舒畅地呼吸。

大量灵力,犹如泉涌一般,进入了她的身体,她那干涸了多年的丹田,瞬间满满溢溢的,体内的筋脉里,也犹如奔流般,涌入了一股股的元力,这种感觉,舞悦以前从未有过。

不仅仅如此,在舞悦居住的木屋上方,一股股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

天空,犹如被火燃烧起来了般,红彤彤了一大片。

一直等候在屋外的小帝莘、无涯掌教见状,忙冲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五师姐(小五)怎么样了?”

“我……我好像要突破了。”

舞悦的脸一下子涨得红红的。

她万万没想到,叶凌月的治疗,居然还有这样的效果。

她早前,只是希望叶凌月能够让她丹田元气流失的情况稍微好转一些而已,可治疗的效果,却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突破?这种时候?”

一干无涯峰的人都瞠目结舌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