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一真君和萧管事俱是一愣,两人齐齐回过了头去。

只见浣衣坊外,踱进来了一个人。

来人打扮很是随意,戴着个破旧的斗笠,穿着件蓑衣,穿着双破旧的草履,腰上挂了个淌着水的草篓,背上还背着根鱼竿,晃晃悠悠就走了进来。

看来人的打扮,俨然像个乞丐。

直到来人摘下了斗笠,露出了脸来,叶凌月才人了出来,此人不正是银河瀑下的钓鱼叟嘛?

叶凌月和钓鱼叟总共也就见过了两次,第一次是刚来时,第二次却是参加最终选拔时。

说起来,两人唯一的交集,恐怕就是小帝莘弄坏了钓鱼叟的钓鱼竿,除此,再无交情。

今日,他怎么上门来了?

哪知檀一真君和萧管事见了钓鱼叟后,一改早前箭弩拔张的模样。

两人快步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总管”。

这钓鱼叟,竟是外门的总管?

别说是其他杂役,就连叶凌月也吓了一跳。

外门的总管,可是负责海星岛总务的,若是说风长老是海星岛名义上的管理者,那总管可就是实际上的掌权者。

毕竟风长老也不是经常都在海星岛的,他还要管理自己的主峰呢。

“呵呵,我听浣衣坊里这么热闹,就过来看看。檀一,你方才对萧敏说的话,老夫都听到了,你说的没错。你资历比萧敏老,是中级管事,是可以随意调动浣衣坊的人。不过啊,老夫的资历比你老,老夫刚好也看中了她,你说这可怎么办?”钓鱼叟一脸的和气,老脸笑的跟朵儿花似的,只是老眼里闪动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了。

檀一真君面皮青一阵白一阵。

他就是再长一个胆,也不敢跟总管抢人不是嘛。

“总管,您老看中了,自然是您老先选。”

“只是总管,你打算把叶凌月调到哪里去?”萧敏在旁听了,松了口气,可又有些好奇,钓鱼叟要将叶凌月调到哪里去。

“这个嘛,老夫自有安排。”钓鱼叟呵呵笑了两声。“小丫头,你还愣着干嘛,随老夫走吧。”

叶凌月还听得浑浑噩噩,也不知钓鱼叟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好歹这小老头替她解了围,姑且先跟着他去看看,再差,也总好过留在浣衣坊吧。

“总管,这小丫头对我下了毒,不交出解药,她绝不能走。”檀一真君一听,叶凌月居然要拍拍屁股就走人,气得脸都要绿了。

就方才那会儿功夫,檀一真君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都已经腐烂得见了骨,这还是檀一真君服用了大量解毒丹的结果。

叶凌月的毒,毒性极其猛烈,乃是檀一真君生平罕见的,他也知道,自己今日若是没有解药,只怕明天就只剩一具骷髅了。

“小丫头,看在老夫的面子上,你就帮檀一解了这毒吧。”钓鱼叟看看檀一真君的手,白眉抖了抖,显然也看出了那毒极其厉害。

“总管大人,不是我不解毒,而是这毒本就没有解药。”叶凌月耸肩,她的毒术是师承自玉手毒尊。

玉手毒尊此人,喜怒无常,手段极为毒辣,她用毒,秉承的是不留活口。

既然不留活口,要解药干什么。

所以叶凌月当初炼制出冰凝毒时,也理所当然地不配解药。

“小贱人,你好歹毒!”檀一真君一听没有解药,肝胆欲裂,扑上前去,就要与叶凌月拼命。

“哎,檀一真君,我虽说没解药,但是我有一个根治此毒的法子。”叶凌月灵敏地一个躲闪,跳到了钓鱼叟的身后。

她这么说后,钓鱼叟和檀一真君面上一喜。

“哦,居然有根治之法,那就快快实施,拖得越久,这毒扩散的越厉害。”钓鱼叟忙催到。

“这法子是有的,只不过嘛……”叶凌月的小脸上,满是为难。

“还不过什么啊,你只管治,只要能治好,一切后果,老夫帮你担着。”钓鱼叟也想快些息事宁人。

檀一真君人品是不怎么的,但对于孤月海而言,他还是有些用处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檀一真君,你且过来。”叶凌月得了钓鱼叟的允诺后,这才退了几步,让檀一真君靠近。

檀一真君瞪了叶凌月一眼,可耐着手上的毒,只能是踱到了叶凌月的面前,恶狠狠道。

“小丫头,你最好不要是耍花样,否则,总管都保不住你。”

“尽管放心,我说到做到,保证你药到病除,把你的手拿出来吧。”叶凌月胸有成足着。

檀一真君的手才刚伸出来,叶凌月忽的手腕一震。

但见一道剑光挟带着锐不可当的杀意,闪出了一道华丽的剑光。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

风驰电掣一般,地上多了一滩血迹。

血迹之中,两根白骨惨惨,一根血肉模糊,

“啊!”

檀一真君惨呼一声,抱着手疼的死去活来,他的右手已经是空了三截,叶凌月竟是一剑斩下了他的手指。

钓鱼叟和的萧管事也是一脸震惊。

“我杀了你!”

檀一真君痛到极点,面目扭曲,他抬起了还完好的左手,掌上紫红相间火焰,像是要爆炸开似的,就要朝着叶凌月的天灵盖劈去。

“慢着。”

钓鱼叟那根钓鱼竿微微一晃,一根毫毛粗细的钓鱼丝线划过,缠住了檀一真君的左手。

“檀一真君,你这是公然忤逆总管的意思不成。方才总管也说了,只要能治好你,一切责任他来承担。你的毒,只有剁去手指,防止扩散,才能根治。”叶凌月一溜烟,又躲到了钓鱼叟的身后。“总管大人,我说的没错吧?”

檀一真君一听,更郁闷了。

他又岂会不知道,根治的最好法子就是剁手指,可是就算是只剩这一个法子,剁去两根中毒的手指就好,叶凌月方才剑走偏锋,却是生生多砍了他一根完好的无名指!

钓鱼叟一脸的无语,心中暗道,这小丫头,委实狡猾,敢情她早就挖好了坑,等他老头子去跳了。

小小年纪,剁人手指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这小丫头,也是个狠角色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