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牛怒喝一声,余下的那一只残臂朝着叶凌月霹去。

弥漫着妖力的手臂,就如一把利刃,眼看就要破开了叶凌月的脑袋。

就是这时,叶凌月的手间,一道疾光射出。

卦牛吃了一惊,他虽是和叶凌月才第一次照面。

但叶凌月的狡猾,却已经让他深受其害,他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暗器,残臂往身前一挡。

“嗖”的一声。

却见一个蝇头大小的小鼎,滴溜溜在半空中打着转。

卦牛一惊,心道,这是什么新式的暗器?

小鼎里的鼎腹一个吞吐,鼎里吐出了一黑一白的两道鼎息,那两道鼎息快如疾闪,就如一黑一白的两条灵蛇,盘绕而上。

将卦牛的身子困得死死的。

卦牛被两道鼎息缠住,怒咆声阵阵,不绝于耳。

“唧唧歪歪的,吵死了,看鼎爷我不把你炼了。”

在叶凌月面前,鼎灵都跟个小媳妇儿似的,说有多龟孙子就有多龟孙子。

可那也仅限于在自家主人面前,一遇到了卦牛这种妖五,鼎灵这会儿可是牛气哄哄,小鼎内,爆射出一道灰色的光柱。

在光柱的笼罩下,卦牛的挣扎幅度越来越小,最终化为了一团光球,被乾鼎吞入了腹中。

在卦牛被吞下的那一刻,蝶魅以及其他多名地煞君主眼中的猩红光芒一下子消失了,早前的受控制状态也一下子解除了。

蝶魅如梦初醒,看清了眼前正和自己厮杀的混元老祖,她才知道,自己方才竟是被卦牛给蛊惑了。

“诸位,卦牛也被我所诛杀,从今往后,七十二层地煞狱归我叶凌月所有。”

就在地煞狱上下,浑浑噩噩,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时,只听得一声厉喝,从天而降。

众煞兵君王听罢,先是一阵死寂,再看看天空,哪里还有卦牛的踪影。

天空之上,凌空屹立着名娇小的女子,女子玉容黑发,她左手持着一把宝剑,右手托着一口黑魆魆的小鼎,声威一时无二。

“地煞大君主死了!”

“死了,真的死了?”

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地煞兵,还有地煞君王在意识到卦牛真的被杀了后,面色复杂。

一方面,卦牛生性残暴,它的手下,每年都要死伤无数。卦牛死了,它们终于不用每日担惊受怕了。

可另一方面,杀死卦牛的,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

这区区的人族,真的能够带领它们,守护住地煞狱?

就在地煞狱上下喜忧参半之时。

叶凌月忽听到了天空之上,发出了隆隆的响声。

那声响,犹如千军万马正朝着地煞狱涌来。

灰暗的天空中,云海翻滚,大量的煞气正在凝聚,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煞气云漩涡,那漩涡在半空中,凝聚成一股撕天裂地的龙卷风。

轰的一声,那龙卷风陡然炸开,整个天空都失了颜色。

在龙卷风形成的同时,天空异样再生。

呼啸的北风,携带着大量的冰雹而来,云海中,翻滚着犹如岩浆般的火之力,一座泰山般的山岳,砸向了叶凌月。

“天地劫第三重!”

蝶魅在内的所有地煞君王们全都惨白着脸。

它们都是地煞大君主的旧部,都认出了,这可怕的煞气云漩涡,不是其他,正是代表了叶凌月攻破了七十二层地煞狱,打败了地煞大君主后,地煞狱自发形成的最后一道考验。

只有突破了天地劫第三重,才能被公认为,是地煞狱真正的主人。

和普通武者渡轮回劫,每突破一道就要历练一次五灵劫(金、木、水、火、土任一)不同,天地劫第三重,却是在渡劫的基础上施加了三道劫,同时施加了水之冰雹、火之熔岩和土之山岳。

叶凌月看到了这一幕,险些没骂人。

这什么破天地劫,本以为就是攻破地煞狱,哪里知道会来了个三加一的轮回劫的加强版。

别说是那三重灵劫,光是那一股可怕的龙卷风,就已经将她的小身板撕成碎片了。

可偏叶凌月还不能躲,天地劫第三重,就好比是地煞狱本身给她的最后考核,若是她无法通过,她早前所做的一切,也就全功尽弃了。

那些地煞君王们,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对她心服口服。

豁出去,拼了!

叶凌月心思一定,手中的雌剑九龙吟攒出了一圈剑花,运起了九转凰身,刹那间,她体内的元力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整个人化成了一道虹光,竟是不退不避,径直朝着那一股黑色的地煞云漩涡冲去。

“给我破!”

叶凌月眼中,黑眸如夜,长发如钢丝般在的天空舞动、

她一剑刺去。

“疯了!那人类竟然要硬撼天地劫第三重!”

那简直就是蚍蜉撼树,找死的行为啊。

在无数地煞兵和帝煞君王的震撼目光下,只见叶凌月和元漩涡撞击在一起。

轰——

可怕的撞击声,让人心魂为之一震,人影和云漩涡狠狠地撞在一起。

叶凌月的虎口,骤然一疼,握着九龙吟的手,裂开了数道口子。

她太阳穴上的青筋猛地跳了跳。

那云漩涡被叶凌月一剑刺破,煞气只是稍溃散了些,旋即,就卷土重来,呼啸着,将犹如一片落叶般的叶凌月卷入了其中。

“哗!”

地面上,发出了一片失望的哗声,所有地煞兵就连蝶魅都不禁心生恐惧,认为叶凌月这一次非死不可了。

叶凌月一被卷入了漩涡中,云漩涡里的土、水、火三灵之力力,狠狠地砸在向了叶凌月。

“鼎灵!”

叶凌月目光一缩,不假思索,乾鼎却是化成了一个落地大鼎,突的将叶凌月吸入了其中,和叶凌月融为了一体。

咣咣咣,冰雹、山岳、熔岩,一波接着一波而来,

尽管有乾鼎护体,可每一次冰雹砸下,熔岩胶管,山岳碾压,都犹如加诸在叶凌月的身上般,痛苦难当。

可叶凌月同时也发现,伴随着每一次袭击,她的筋脉,四肢百骸里就会多一丝丝醇厚的天地之力。

意识到这一点时,叶凌月一一咬牙,将每一次袭击,都生受了下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