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反应,依旧是没有反应。

这算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有种被坑的感觉,她忍不住想要用手去悄悄那块五元燧玉碑,该不会是坏了吧?

她虽然不是多重轮回境的高手,可好歹也是轮回四道好吧。

这石碑大哥,一点反应也没有,也太坑人了吧。

“居然是个连基本的轮回之力都没有的废材?”

中年男子也满脸的难以置信。

毕竟早前小帝莘的表现太惊艳了,作为姐姐的叶凌月,竟然连轮回之力都没有,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中年男子走上前,扣住了叶凌月的手腕,审查了一番。

他面色越来越沉,看叶凌月眼神,就好像她是什么不明物种似的。

“你体内没有一丝轮回之力,这样的资质,你还敢到孤月海参加选拔?”

“噗,真好笑,居然没有轮回之力。我要是你,根本不敢踏上孤月海的地盘。”

洪明月为首的那伙人,趁机挑衅了起来。

洪明月露出了“早知如此”的神情来。

洪明月早前和叶凌月交手时,就已经注意到,叶凌月体内根本就没有轮回之力。

只是不知为何,没有突破轮回境的叶凌月,竟然早前能打败她。

洪明月怀疑,叶凌月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即便是有秘密又如何,没有多重的轮回之力,就没法子加入孤月海。

等待叶凌月的,只有当一辈子杂役的命运,除非她有朝一日,能够修炼出轮回之力来。

但是以叶凌月的年龄来看,她都已经十五岁了,没法子突破就是没法子突破,一辈子都是如此。

没有轮回之力?

叶凌月也怔了怔,忽然想到了一点,她根本没有冲击过轮回劫,体内自然没有轮回之力。

可是她体内,有比轮回之力更高一筹的天地混沌之力。

个有眼无珠的家伙,什么叫做废材?

有他这么说话的嘛?

叶凌月正欲发作,可是她旋即又想了起来。

她是因为拥有了混沌天地阵才拥有了天地之力。

天地阵中的七十二层地煞狱和三十六座天罡殿,都是至宝,若是为此露白,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的觊觎。

况且,孤月海中,还有暗害她和小帝莘的幕后黑手在,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她不宜暴露太多。

再说了,就算是孤月海中有人认得天地之力,可她体内的灵力很杂,未必就能入选。

迟疑了一阵后,叶凌月决定保持沉默。

可如此一来,等待她的,就是前去充当杂役。

当杂役,那不就意味着必须和小帝莘分开?

眼看叶凌月要被遣走,一旁的小帝莘不干了。

他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哭喊声,大大的眼睛里,泪珠跟断线的珍珠似的,冲着叶凌月又喊又叫。

“风长老,这怎么办?小家伙好像不愿意和他的姐姐分开。”罗衣也很担心,叶凌月当杂役会被人欺负。

风长老,看了眼小帝莘,再看看叶凌月,眉心跳了跳。

看上去,这对姐弟,的确感情很深。

小家伙年龄那么小,的确也需要一个人照顾。

“您先留下来,待到一会儿,选拔结束后,我再将事情上报上去。”

风长老说罢,让叶凌月等候在旁,继续进行选拔。

到了傍晚前后,一共有四十五名弟子入选海星岛弟子,五名弟子入选碧月崖弟子。

让叶凌月诧异的是,那名黄衣女子(事后得知叫做绯月)竟然是一名四重轮回水劫的武者,她和小帝莘一样,都成功入选了碧月崖,也就是孤月海的内门。

四重轮回水劫的修为?

叶凌月隐约觉得如此的修为,有些熟悉,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究竟有哪里不对。

最终选拔的名单确定后,罗衣在内的一干外门弟子,都被分配了新的住处。

早前的一干小伙伴,也都各奔东西了。

叶凌月的事,很快也被上报了上去。

中年男子和上头商量之后,最终决定,让叶凌月每天夜晚可以前去照料小帝莘,至于白天,她还必须和其他杂役一起干活。

这已经是孤月海创派多年以来,唯一的破例了,还是看在了小帝莘体质特殊的面子上。

叶凌月也只没其他法子了,她好不容易安抚了下小帝莘,这才依依不舍地看着小帝莘被抱走。

进入碧月崖的五名弟子,还需要去拜见掌门在内一干长老,拜师成功后,确定住处,叶凌月才能去照看小帝莘。

待到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被送走后,余下的一百多人,因为天赋不够,都成了杂役,会被派遣到孤月海外岛的各处服役。

叶凌月因为是女子,个头又小,又是所有落选者中,唯一的一个没有轮回之力的,所以被分配到了浣衣坊,也就是通常说的洗衣服的地方。

“凌月,我被分配到了炼铁屋,听说那里和浣衣坊的位置不远,你要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

黄俊虽然还有些垂头丧气,但终究是年轻人,很快就适应了身份上的转变。

他一副老大哥的口气,安慰着叶凌月。

在他看来,叶凌月虽然很机灵,可个头小,又没有轮回之力,在浣衣坊很容易受欺负。

“谢谢你,我会留神的。”

叶凌月笑了笑。

相同的话,罗衣在离开前,也曾叮嘱过。

这些暖心的话,让叶凌月落选最终选拔的沮丧感,淡了许多。

到了路口时,她就黄俊等人分开了,和其他二十名修为最弱,体型瘦小的少年男女一起前往了浣衣坊。

浣衣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落,居住条件比起早前的临时帐篷来,也好不了多少。

尽管已经是黄昏了,看一进浣衣坊,眼前依旧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整个孤月海的脏衣,脏被褥,全都堆在了浣衣坊里。

院落里,有大约七八十人。

这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声。

“有新人过来了。”

本在埋头洗衣服的那些杂役们,全都抬起了头来。

看到了那些面黄肌瘦,神情惶恐的新人时,那些杂役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怪异的神情来。

叶凌月的心底,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