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正午一直等到了黄昏。

终于轮到了叶凌月和小帝莘。

“姓名,年龄。”

老妪干巴巴的声音传来。

“帝莘,男,三个月大。叶凌月,女,十三岁。”

叶凌月镇定自若地说道。

“他也来参加选拔?”

老妪身旁,一个看着很是和蔼的年轻男弟子纳闷着,看了眼竹筐里的小帝莘。

虽说孤月海的选拔,只要求十三岁以下,往年也有比较年幼的师弟师妹进门,可最小的也已经有四五岁了。

像是小帝莘这样,连爬都不会的小家伙要入门,还是很稀罕的。

一旁的那些男女弟子瞬时都来了兴致,瞅着小帝莘。

“多事!”

老妪相比之下,就沉得住气多了。

她横了那些弟子一眼,弟子们立马噤声不敢多说。

“你们俩上前来。”

老妪示意叶凌月和小帝莘一起上来,叶凌月硬着头皮,走上前去,直视着老妪那双鹰隼般的眼。

叶凌月眼下只期望,拥有高级精神火种的老妪,是个炼器师,对炼丹不熟悉,这样她才能安全过关。

可是她心底,也没多少把握,一时之间,心里就如揣了一只兔子,七上八下的。

老妪打量她时,叶凌月觉得周身一紧,仿佛有无形的力量,锁定了她,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她可以肯定,这老妪的修为,比当年的陈鸿儒还要高,至少也是个经验老道的方尊级别的老怪物。

“嗯,你过关了。把那孩子交给我。”

见自己顺利过关,叶凌月松了口气。

实则,叶凌月的担心是多余的。

要知道,能被记载入鸿蒙手札的,要么就是鸿蒙方仙个人的独门丹药,要么就是大陆上失传很久的丹方,就算是孤月海的人,也未必知道。

更不用说,眼前的这位白发老妪,她只是个炼器师,对于炼丹,知道的并不多。

封骨丹,她就更不认识了。

与叶凌月接受考核的方式不同,小帝莘年纪太小,老妪也不好用精神力直接测探他的骨龄,只能是通过摸骨的法子,测算凤莘的骨龄了。

生怕小帝莘离了自己后哭闹,叶凌月还小心翼翼地守在一旁。

哪知道,她的担心再一次多余了。

小家伙被交到了老妪手中,先是天真无邪地望着老妪,再是个个笑了起来,一双金色的眼眸犹如带电似的,看得心如死水般的老妪乃至一旁的女弟子,全都红了脸。

老妪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极其罕见地露出了笑容来。

“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

说着,只是随意摸了摸小帝莘的脑袋,就算是过关了。

叶凌月一雷,暗中唾弃。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小家伙,摆明了延续了凤莘上至八个月,下至八十岁通杀的万人迷特质。

小帝莘你个马屁精,没节操的!才这么丁点大,就会讨好老女人,长大了还得了!

唾弃归唾弃,两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关了。

当暮色漫天,整个海平面被夕阳染成了金红色时,一条大船从海平面上驶来。

大船就是来接今日通过了初次考核的少年少女们,前往孤月海参加二次选拔的。

叶凌月暗中将小乌丫和小吱哟放进了鸿蒙天,这才背着小帝莘,坐上了船,朝着海的深处驶去。

那些送着子女上船的双亲们,则是簇拥在了海边。

面对着即将离开的儿子女儿们,大部分人都是痛哭流涕,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

叶凌月看得古怪,心想不过是参加个选拔,犯得着这样嘛。

和叶凌月、小帝莘在同一日被选中的少年男女,大概有一百多号人。

和叶凌月登船时,满脸的放松不同,那些少年男女们个个都是面色凝重。

“怎么大家都愁眉苦脸的,不是已经通过初次选拔了嘛?”叶凌月随口询问着身旁的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女。

少女长得和叶凌月的表姐叶银霜有些神似,都是憨憨的圆脸,看着衣着打扮,应该是中等人家出身。

不过她一身的武学修为不俗,竟然是个轮回二道。

“通过了又如何,这才只是开始而已。难道你没听说,真正的选拔才刚开始,每年,能进入孤月海的弟子,最多不超过五十人。这你看看我们船上就有一百多人,听说过去二十几天里,每天被送往孤月海的人都不下今晚的人数。”

那名少女眼皮子翻了翻,忧心忡忡道。

这就意味着,二月到三月,通过初次考核的人,至少也有三四千人,可能留下来的,只有六七十分之一的人。

这五十人中,大多数还是外门弟子,只有十分之一不到的人,最终才能成为内门也就是碧月岛的弟子。

“那余下来的那些人呢?”

叶凌月听罢,面色也稍沉了几分。

她想过了,能够修炼元神的功法,那至少也得是一二流,甚至是更高的武学。

这种武学,只有内门才能有,这就意味着,小帝莘必须成为内门弟子。

退一步讲,就是成不了内门弟子,也必须成为五十人之一的外门弟子,毕竟小帝莘还小,叶凌月也确定不了,他是否沿袭了巫重那样妖孽的学武天赋。

“谁知道呢,有些人通不过二次考核,生死不明,还有一些人,幸运的通过了二次考核,却没有通过最终考核。进入孤月海后,又不能擅自外出,以免泄露了孤月海的秘密,最终的结果,八成是成了孤月海的杂役。”

少女说着,眼底有些发红。

她自小学武,一直想出人头地,这才会离乡背井,前来孤月海拜师。

可真到踏上了前往孤月海的这艘船,少女又有些彷徨了。

踏上了这条船,前方可能是大陆巅峰的武学之路,可也可能是一条不归路,意味着抛弃过去的盛名和繁荣,成为一名卑贱的杂役。

叶凌月听得眉头一皱,很显然,这件事,她早前也是知情的。

“不说这些了,我们俩既然有缘分一起通过了初次考核,以后就相互关照吧。我叫做罗衣,你叫什么?”

圆脸少女抹了抹眼角挤出了一抹牵强的笑来,伸出了手来。

“我叫做叶凌月,这是我的弟弟,小帝莘。”

叶凌月也伸出了手来,两人算是彼此认识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