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被叫住的侍卫,一看对方脏兮兮的,衣衫褴褛,横了蛟松一眼,无暇理会,随手就是一甩。

“哪来的不长眼的,也不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幽帝可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可刚训斥完,那名侍卫的神色突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被那中年男子死死握住,怎么也摆脱不了。

天妖?

这位看上去和乞丐没什么两样的男子,竟然是一名拥有天妖实力的强者?

可天妖不是个个都出身高贵,身后有天妖世家支持嘛,怎么会像眼前这位,这般落魄。

感觉到了中年男子身上,浑厚的妖力时,那名侍卫面上的不敬之色,顿时烟消云散。

南幽帝之所以能成为妖界两大妖帝,只因为他为人,最重人才。

每年都有大量的妖族大能,会前来南幽都投靠南幽帝。

“这位大人,小的只是一名侍卫,你要见妖帝,还需通告上头,若是上头允许了,才能代为引荐。”

蛟松这才放了手。

那侍卫抹了抹汗,立刻将蛟松引入了城内。

约是半日之后,蛟松被传入了南幽宫。

妖界素有南幽都和北狱司之称,说的就是最为富裕的两大妖帝领域。

蛟松在妖醒之门外面徘徊多年,见惯了荒芜的妖界景象,一进南幽都,顿时被这里的繁华景象吸引住了。

只见宫中,化为人形的大妖们,女的妩媚性感,男的英挺俊俏。

南幽宫里,更是地上铺着黄金地砖,墙柱用象牙骨雕琢而成,让人目不暇接。

蛟松正看得目不暇接,忽见前方出现了一片明黄色的影子。

他还不急看清楚,就觉得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再看周身,一股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妖帝帝威浩荡,哪怕是蛟松吸收了一部分的夕颜王妖力,此时也难以抵挡。

整个南幽宫中,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两大妖帝之一的南幽帝本人。

“嗯?你身上的气息?”

蛟松只觉得脖子一紧,一只手扼住了他的脖颈。

蛟松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只手里散发出来的妖力,让他根本没法子动弹。

“幽帝饶命,小的是为了夕颜王和妖祖而来。”蛟松吓得口齿不清,脸也因为窒息,变得又青又紫。

忽的,他脖子上的力消失了。

那一抹明黄色,消失了。

前方的帝位上,坐着一名男子。

蛟松这才缓过了一口气,偷偷抬头,看了眼传说中的南幽帝。

那是一名年青的帝王,他蜜蜡色的肌肤,鼻挺眉浓,眼若刀锋,全身散发着孤傲狂妄之意。

此人就是妖界之中,两大妖帝之意的南幽帝战痕。

“说,你身上的夕颜王气息,从何而来?”

一声厉喝,犹如惊雷般,在蛟松耳边炸开。

“小的蛟松,原本是妖临渊一带的大妖。”

蛟松哪敢隐瞒,磕磕巴巴,将自己三兄弟的身世,以及妖醒之门、夕颜王的事,大致说一遍。

原来这蛟松本体,乃是生长在妖临渊一带的树妖。

他和他的另外两个兄弟,蛟柏、蛟柳因为吸收了大量的妖力,有了灵识。

可某一次机缘巧合,三兄弟得了一头历劫失败的妖蛟的血,具备了妖力,成了半树半兽的存在。

只是它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在妖界横行,它们就一直盘踞在妖临渊一带,仗着自己身为大妖的实力,占地为王。

可三兄弟野心勃勃,一直不甘心,想要进入妖界。

直至夕颜王出现,三兄弟才能有了翻身之日。

却没料到,人心不足蛇吞象,因贪心,险些被妖祖击杀。

蛟松战战兢兢说完这些,帝位上,南幽帝战痕不发一语,面上亦不悲不怒。

“你说你遇到了妖祖?还吞食了妖祖的心脏,获得了夕颜王,才晋阶成为了天妖。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曾经是妖祖手下的妖神卫。”

战痕的话,让蛟松膝盖又是一阵发软。

关于妖神卫和妖祖的关系,几乎是每个妖都耳熟能详。

传闻上一任的妖祖,天赋惊人,他与同样出身天妖世家的其他九名天妖,一起打造了妖神卫。

妖祖既是十大妖神卫之首,同时也是妖祖。

南幽帝当时就在妖神卫中,排名第二,而如今贵为南幽后的夕颜,则排名第三。

妖神卫纵横妖界百余年,几乎是称霸了整个妖界,甚至一度,让神界都要避讳再三。

可就在那时,妖神卫首领妖族忽然陨落,妖神卫解散,当时妖界还有传说,妖祖之死,和南幽帝和南幽后有关,据说这三人,当年还是三角关系。

当然这些事,蛟松也是道听途说,他根本不敢在南幽帝面前说起。

不过,若是传言是假的,南幽帝得知自己吞噬了夕颜王和妖祖的心脏后,又怎会这般平静,这也间接证明了,妖祖之死,真的和帝位上的这位有关系。

蛟松心中暗暗庆幸,他来投奔南幽帝果然是下对了棋。

“你上前来。”

蛟松听罢,忙走上前去。

哪知刚一走劲,南幽帝伸出了指来。

那是一双白玉无瑕,比女人的手还要美丽几分的手,若不是方才这只手险些夺去了自己的性命,蛟松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男人的手。

南幽帝的一根手指,落在了蛟松的眉心。

一指落下时,蛟松只觉得自己神魂一震,一股森冷的气息,犹如冬日的霜雪,一下子席卷它的全身。

蛟松脑海中的一切记忆,刹那间,被查看得一清二楚。

在蛟松的体内,南幽帝果然发现了一部分的妖祖之力。

蛟松呆若木鸡,生怕南幽帝一个不高兴,就要将他体内的妖祖之力,抽得一干二净。

哪知就在这时,南幽帝撤了手。

“从今往后,你就留在南幽都,作我的近身侍卫。”

蛟松欣喜若狂,忙磕头谢恩。

待到蛟松走后,南幽帝眸光微敛。

他身旁的近侍有些不明。

“圣上,为何要留下那人?就算是他修为不错,可他身上的血统,始终是卑劣的。”

“妖祖狡诈,一个小小的四方封魔阵,又岂能真的让他魂飞魄散。他若是复活,必定会返回妖界寻找血肉精血,恢复修为。留下此人,就好比多了一个诱饵。”南幽帝淡然说道,他的眼底,却是服浮起了一抹风雨欲来的霾色。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