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门垮塌的那一瞬。

安若松只觉得眼前一花,巫重那张冰冷的金面,在他面前晃过。

他的拳猛击在安若松胸口,安若松的护体罡气,在巫重的面前,完全没用,竟是直接被撕裂开了。

只听得体内,骨头嘎嘎作响。

一股腥甜涌了上来,安若松神情剧变。

他脸色一惨,心知自己根本不是巫重的对手,这男人的实力,强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就只有这么点能耐?三宗九派,不过如此。”

巫重冰冷的声音,如尖锥般刺入了安若松的耳膜。

下一刻,巫重嘭的一脚,将安若松重重从空中击落。

安若松的身子,笔直落地,在地面上,砸成了一个数丈宽的大坑。

巫重的视线,移到了陈沐身旁,再慢慢落到了一旁的叶凌月身上。

“陈沐,带叶凌月去禁地,找老祖。”

安若松心知,今日若是陈沐再不逃脱,混元宗多年的基业将毁于一旦。

他朝着高喝一声,悲愤欲绝,拼尽了全身的元力,直冲向巫重。

“冥顽不灵。”

巫重手中,那把雄剑九龙银抖了抖,在暗夜中,划出了一条漆黑的光芒。

安若松的身影掠来,巫重眼眸眯起,一剑刺出,黑光闪动,眼看就要贯穿安若松的身体。

可就在这时,安若松突的咬断了舌头,一道血箭喷出。

那血在半空中化为了一个人形。

“血幻神通?想不到,这老家伙还炼成了神通来。”

原来安若松好歹也是一步神通境的强者,他突破神通境后,领悟出来的神通,就是这一个保命的血幻神通。

用自身精血幻化出来的“安若松”挡住了巫重致命的一击,和真安若松一起,迎击上了巫重。

陈沐趁着巫重交战之时,收起了光符球,就往混元宗禁地逃去。

无论是陈沐还是安若松都很明白,今日若是不能请的混元老祖出山,混元宗真会被屠门。

鬼帝巫重,太可怕了。

眼看着陈沐带着光符球离开,巫重的眼眸更加暗沉。

眼中的杀机更盛,金面之下,俊逸的五官也露出了几分狞色来。

“帝御九天。”

巫重剑影重重,磅礴剑气犹如一头遨游于空的巨龙,穿透了那“安若松”的胸膛。

那神通分身嘭的在空中炸开。

安若松见状,身形急退,想要躲开那一剑。

“哪里去。”巫重一剑斩向安若松时。

只听得嗖嗖数声,几个人影出现在了混元宗的上空。

“手下留人。”

一道紫光闪过,巫重面色微凝,原本挥向了安若松的剑不得不改变了方向。

只听得叮的一声,剑和那道紫光撞击在一起。

雄剑九龙吟发出了一道高亢的吟声,剑身旁,大量黑色的煞气氤氲盘踞。

那紫光破碎开,露出了原貌来,竟是一片紫色的树叶。

巫重眉头一拧,却见紫堂宿已然赶到。

他的身后不远出,还跟着四方城主、南九和尚和岳梅。

三宗之人,竟然齐聚一堂。

“紫堂尊上,城主,大师,岳姑娘,你们来了就好。鬼帝巫重杀了我混元宗三千多条人命,你们一定要为我声张正义啊。”安若松本还以为,自己今日非死不可,想不到绝处逢生,会遇到三宗的人。

“好你个巫重,你居然敢杀了混元宗满门?”岳梅见了满地的尸体,又找不到陈沐的行踪,心底又惊又怒。

上一次,因为巫重闯入瑶池仙榭,还破坏了瑶池仙榭的守山大阵,岳梅身为护阵弟子,还因此被师傅狠狠责骂了一通。

她对巫重,更是恨之入骨,再看巫重很可能杀了自己的爱郎陈沐,悲愤交加。

衣裳前,盛怒之下,使出了瀚月剑。

岳梅催动着元力,一轮新月自她身后冉冉升起。

刹那间,天空中,数十道剑气如无数的流光,如星梭般,朝着巫重掠去。

巫重手中九龙吟呼啸一声。

凛冽的气破空而出,犹如一道黑瀑,将岳梅的瀚月剑震得七零八落。

“那是煞兵?”四方城主目光一缩,难以置信地盯着巫重手中的剑。

但见巫重手中的剑,通体漆黑,随着他挥剑,剑身上有两股如溪流般的灵力涌动。

剑气所到之处,生灵涂炭,结出寒冰。

那是一把死亡之剑,煞兵!

所谓的煞兵,却是和灵器相对的存在。

灵器灵气氤氲,煞兵却是煞气十足,常人根本没法子使用,只有厉害的妖,才能使用。

地下阎殿的鬼帝巫重在大陆上纵横数年,威名赫赫,想不到,他竟是妖族。

“妖”字才落,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

“你是妖族?”

“把那老家伙交出来,否则,我不介意在那三千多条人命上,再增加几条。”

巫重留意到,叶凌月的言语和行动,都被那个古怪的光符禁制遏制住了。

他要想救她,必须先破除那个光符禁制。

陈沐带着叶凌月前往了所谓的混元宗禁地,必须在他赶到禁地前,把叶凌月救回来。

“阿弥陀佛,鬼帝,你莫要太放肆了。我三宗,并不惧怕地下阎殿。”

南九和尚淡淡说道。

他虽是不争世事,但三宗和邪恶势力素来水火不容,更不用说,巫重还很可能是妖。

三宗素来以惩恶扬善为己任,身为三宗弟子,他虽不喜安若松的为人处世,但却不能让安若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巫重所杀。

“我又何曾怕过三宗,别废话。不交人,那就交命。”

巫重声如惊雷落地。

一声喝下,手中的九龙吟已经唰唰几剑,却是使成了帝王武学,帝御九天。

那几剑剑气凌云,剑气在天空中,竟是成了犹如银河般璀璨的剑河。

剑河剑威浩荡,将整个天地都刹那间照亮了。

剑气笼罩之下,让人浑身难以动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了那几道剑河时,饶是紫堂宿都不由眸光一变。

他在心中不由暗暗说道,想不到邪气凛然的鬼帝巫重,使用的剑法竟是如此磅礴大气,他的剑术造诣,造诣超脱了神通境高手的境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