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莘的猜测,只是对了一半。

叶凌月熔入的四灵,本就有相生相克之意,加上了凤莘的血,神奇地让九龙吟一分为二。

凤莘眸间微沉,手中握着的那把黑色九龙吟微微发颤。

黑色的雄剑上,刻有两道剑槽,槽里涌动着土火两灵。

只听得“嗤”的一声,叶凌月已经拔起了那一把雌剑。

与雄剑不同,那把雌剑对叶凌月没有半分排斥之感,它就像是为叶凌月量身定做的般,轻盈纤薄,握在手间,恍若无物。

叶凌月再细细一看,雌剑上有两条筋络似的剑槽,是水木两灵。

火生土,水生木恰好是两两相生的属性,恰如一动一静,融在了两把剑内。

“好歹也炼成了一把我能用的,凤莘,你方才说你手中的煞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你方才替我输送元力……凤莘,你是不是有什么要告诉我?”

叶凌月顿了顿,望着凤莘。

这番话,叶凌月很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拖拉着没有问。

只是凤莘既然已经亲自开口向她求亲,她觉得,有些事,已经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了。

凤莘手中的雄剑,握得更紧了。

过了今晚,他也知道,很多事,已经瞒不住了。

“凌月……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我……我其实是……”凤莘艰难地说道,就在凤莘准备将埋藏在心底的那些话,全都一股脑说出来时。

“凤莘,你先不要说。其实我也有些事要告诉你。”叶凌月看成了凤莘的为难。

她心底微微一疼,似是已经猜到了凤莘接下里要说的话。

她决定,将鸿蒙天和乾鼎的事,也告诉凤莘。

既然两人要结成夫妻,那就要坦诚相告。

她想告诉凤莘,无论他……是谁,她都会接受他,她会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

不等叶凌月开口,凤莘眉间闪过了一道霾色,身形一蹿,落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可是就在这时,客栈轰隆一声巨响。

设了禁制的屋顶,一下子炸开了。

哈哈哈哈——

天空爆发成了一阵大笑声。

凤莘已然碰触到了叶凌月的衣角,可忽然间一道光柱,从天而降。

叶凌月的身体,被光柱笼罩,从他眼前一下子消失了。

凤莘的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琥珀色。

他一跃而起,不顾身上的伤势,一跃而起。

暴动不安的元力,在他体内疯狂蹿动。

只听得一阵阵炸裂声,凤莘的骨骼迅速发生变化。

身后的伤口上,妖冶的黑色图腾,如荆棘般迅速生长开,在他的胸前,形成了一个狰狞的鬼面。

男人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头孤鹰,傲视苍穹。

可怕的元力波动,在天空中扩散开,形成一层层的元力波浪,震撼着方圆数里的天空。

那一刻,连天地都要震上一震。

巫重的愤怒,风卷残云,吓得月亮都藏入了云层之后。

天空中,早已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踪影。

就在方才,叶凌月被那一道古怪的光柱卷走时,他感觉到了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在附近。

极目远眺,有几道身影,正迅速往四方城外掠去。

混账,都怪他太疏忽大意了。

连有人接近了客栈都不知道。

“凌月!”巫重怒喝一声,身做残影,人已经如流星般驰过了天际。

巫重那一声怒喝,以及在空中炸裂般爆发出来的元力波动,立时就惊动了深处四方城城主府内的众人。

本还在庆祝龙氏爷孙俩团聚的四方城主,神情骤变。

南九和尚和岳梅也同时放下了手中的杯盏。

“这股威压?”

如此的暴戾,杀机四溢。

三人齐齐变色,几乎是没有丝毫迟疑,三人齐身,身影一逝,凌空而且,朝着那股波动传来的方向,迅速赶去。

客栈已经消失了。

只留下了一片禁制粉碎后的废墟。

只是当三人抵达时,才发现,紫堂宿已经凌空站在了客栈的上空,他平日波澜不惊的脸上,覆上了冰寒之气。

“紫堂尊上,那股元力波动,可是鬼帝巫重?”

能让四方城主在内的三人,同时为之色变的邪恶力量,除了鬼帝,还有什么人。

想起了早前安七娘暴毙在客栈,如今又有一间客栈在瞬息间毁于一旦。

四方城主的老脸阴沉,几欲要拧出水来了。

“岂有此理,这鬼帝巫重真是欺人太甚。这家客栈?难道,是叶凌月和凤家主栖身的那家客栈?”

四方城主定睛一看,猛然想起,这家客栈,正是早前叶凌月和龙包包等人住宿的那一家。

客栈如今已经成了废墟,城主府的人正陆续赶来,抢救伤员。

四方城主甚至还在人群中,看到了龙包包和小乌丫等人,龙包包更是不管龙槐的劝阻,执意要闯入废墟里找人。

“混元宗。”

紫堂宿凝视着废墟,眼底聚起了一层冰冷。

他倏然消失在三人的面前。

四方城主等人先是一愕,旋即南九和尚拍了拍脑门。

“不好,这件事只怕不仅仅和鬼帝有关,还涉及到混元宗。叶小友只怕是被混元宗的人给抓走了。”

安七娘死了,混元宗的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他们必定是来寻仇,错将叶凌月当成了杀害安七娘的凶手,给掠走了。

看方才的声势,这次来的人,只怕就是混元宗的宗主安若松。

安若松此人,心胸狭窄,有仇必报,只怕不会放过叶凌月。

四方城主一听,这才明白了过来。

这次的天下第一锻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三生谷和烈阳宗都牵涉其中,这还不止,连混元宗也卷了进来。

只是让四方城主不明白的是,为何鬼帝巫重会突然出现。

“哎,这件事说来也是因为老夫而起,两位,我们还是速速赶上去,把误会解释清楚。免得那安若松误伤了叶姑娘的性命。”四方城主心中愧疚。

“也好,我让虫宝追踪叶小友的气息。”南九和尚也面露焦色,三人一道,在虫宝的指引下,循着叶凌月残留下来的气息,一路往了四方城外追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