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最后一部分鼎息锻造了。能不能超越天阶中品,就看这一步了。”

锻造场内,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

为了隐藏乾鼎,她选择了用普通的炼器鼎来炼制九龙吟,但如此一来,九龙吟的品质会差一些。

龙包包曾在她面前展示过五行熔灵之法。

叶凌月身上如今拥有了土、水、木、火四种灵,只需要在最后一步,融入几种灵,九龙吟的品质,必定会大大提升。

这也是叶凌月在炼九龙吟时,就做好了的打算。

叶凌月指尖凝聚起了一股水之灵,正欲融入九龙吟内。

就在这时,她眉心重重一跳。

有种怪异的感觉,在心底迅速滋长。

一种本能的危险感油然而生。

奇怪,邪鼎灵已经被消灭了,这种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

本能的危机感,让叶凌月不禁顿了顿。

这时,她前方的那一口炼器鼎发出了异动,就如包住似的,鼎轰的一声,一下子炸开了。

叶凌月脑中空白一片,猛然想起了什么。

在火光冲天的那一刹那,她仿佛看到了观众席上,洪明月的笑。

阴森森的,奸计得逞的笑。

“叶凌月,你们叶家的人,真是蠢死了。当年叶无名的失败,会在你身上再发生一次。”

当年叶无名炼器失败,根本不是因为炼器成分不对,而是因为,他的那一口五行之鼎被陈鸿儒动了手脚。

叶无名没有死,那是因为他达到了方尊级别的修为,才躲过了一劫。

可叶无名的右手,却被当时炸开的锋利鼎片刺穿了手筋,这也是为什么,叶无名自那一次天下第一锻之后,就在大陆上销声匿迹的缘故了。

当年方尊级别的叶无名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叶凌月了,她充其量不过是一名九鼎方士,而且她近距离站在了鼎旁,鼎一炸开,她就算是不死,大量的鼎片碎片也必将让她容颜尽毁,变成了不人不鬼的鬼模样。

洪明月的眼中,满是疯狂之色。

她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早在她得知叶凌月也会参加天下第一锻时,洪明月就已经生出了毒计。

她勾引了烈旭阳,也是因为知道烈旭阳要代表烈阳宗参加这一次的天下第一锻。

在合欢功的作用下,加上洪明月的花言巧语,烈旭阳很快就被洪明月迷得晕头转向,对她言听计从。

她又和龙四玄勾结,在秦总管的帮助下,让烈旭阳在锻造场的炼器鼎上动了手脚。

只不过,会出问题的并非是叶凌月的那一口炼器鼎!

叶凌月害她失去了这么多,她要让叶凌月十倍百倍的奉还。

场内,顿时一片喧哗。

叶凌月只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电石火光之间,她第一反应就是躲入鸿蒙天。

可就在那一刻,她的左右手同时被抓住。

叶凌月睁眼看去。

眼前满是火光和烟雾,她只能勉勉强强看到有两道人影。

从手感上看,抓住她的是两个男人。

右边那只手,微凉,很熟悉。

“放开。”

她听到了凤莘的的声音。

抓着她左手的那只手松开了。

就在左边那只手松开的一刹那,又是数声轰鸣声。

数朵蕴含着可怕威力的蘑菇云,腾了起来,浓浓的黑烟伴随着亮彻整个天空的火光,

下一刻,叶凌月的身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一股熟悉的气息,将她护在了身下。

尖叫声,哭声,各种声音在耳边,汇聚在一切,让叶凌月的脑子嗡嗡乱想。

更响亮的爆炸声传来,周围还有数个炼器鼎炸开了。

一阵闷哼声,湿湿热热的液体,流到了她的脸上。

“凤莘!”

叶凌月这才看清了自己身前的人。

她脑子一懵,凤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背后?叶凌月手一摸,想要去凤莘的后背,却被他按住了手。

“别动,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凤莘的脸色不大好看。

叶凌月身前的炼器鼎炸开的一刹那,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拼了全力,冲了过来。

他的护体罡气,挡住了第一个炸开的炼器鼎,可是没想到会有多个炼器鼎同时炸开。

这些炼器鼎里都还有即将炼化完成的灵器,同时炸开,灵器也悉数炸开了。

加上精神火种,那威力可想而知。

凤莘僵硬的身体和不断滴落的血腥味,弥红了叶凌月的眼,她的心钝钝地疼着。

不用看,她也猜得到,凤莘的背后,一定满是爆炸开的碎裂鼎片。

凤莘的背后,有一个紫色的身影闪过。

“灭火。”

那声音,是紫堂宿。

方才出手救她的另外一个人,是紫堂宿?

“发生了什么事!灭火!”

四方城主和南九和尚以及岳梅也受了这场爆炸的波及,只是三人距离锻造场的距离稍远些,反应也没有凤莘和紫堂宿快,意识到似乎,城内已经是混乱不堪。

“先救人。”

紫堂宿在叶凌月的方向迅速看了一眼,确认了她没有大碍后,说道。

四方城主老脸一红,遇到了这种事,他一时也昏了脑。

这时候,应该先疏散人群,抢救伤员。

距离锻造场较近的观众席上也有多人受伤,慌乱的人群没有秩序,践踏中,不少人都受了伤,场面混乱一片。

四方城主迅速命令四方使,疏散人群。

就在四方城主准备将人员全都疏导出去时。

叶凌月扶着凤莘,眸光一厉,喝了一声。

“所有人都不能走,这场事故是有人蓄意的。”

“月姐姐!你没事吧?”

龙包包和小乌丫等人,也冲了上来。

“我没事,凤莘受了重伤。”叶凌月看清了凤莘身后的伤势,这一看,心底一疼,一股怒气腾腾冲上了脑门。

凤莘的背后,血肉模糊,衣裳早已烂开,密密麻麻的鼎片,嵌在了肉里,甚至有几处,已经看到了骨头。

这么重的伤,凤莘竟然一声都没吭?

那小贱人居然没死?

洪明月和洛三生等人,也从观众席上走了下来。看到叶凌月非但没有死,连轻伤都没有,洪明月咬了咬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